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婆娑泪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030 2012-03-26 12:12:58

  吉祥在这方与梨花神君纠缠,没觉察到他的异样。

看到他转身,以为是想让她跟上。

梨花神君站在他后面,紧拥着她,头埋去她的发里,吸取她体上淡淡的清香,然后慢慢的凭空消失。

连同那神算子的桌台,仿佛是从来都没有的人人事事。

吉祥小跑上前,掀起他的右臂,搭在自己肩上,仰起头,目光盈盈的看着堂溪绝。

堂溪绝轻阖眼帘,遮住了无尽的忧伤,再睁开眼时却换上了满目柔情。

[祥儿,回家吧,晚上好出来赏花灯。]

堂溪绝隐忍着嗓音的颤动,垂在一旁的手,握得骨节泛白。

吉祥愣了愣,他从没有这样叫过自己,好像不太对劲,但又。。而且,不是才出来么。

暮色无边,朝霞满天。

夕阳,甚是唯美。

屋里,吉祥已经隐约听到有爆竹声开。

她躺在床上迷糊了一会儿又一会儿也没见到堂溪绝的人影。

终于,夜的纯黑笼罩了大地,吉祥翻身下榻,决定去找他。

偌大的庭院今日格外安静,一个仆从都没看到。

他的厢房,没有。。

书房,没有。。

泌雪厅。。

泌雪厅外的园里,红白交错,傲骨梅香的树下,半躺着一个红襺裹身的颓废男子,他的发有些凌乱,遮住了他漂亮的眼眸,他的唇鲜红欲滴,引人迷醉,他的左下颌,一道若有似无的刀痕,有丝暗淡,又夹杂着狂野。

他的右手上提着一坛酒,身体两边一侧是满地空坛的狼藉,另一侧摆满还未开封的佳酿。

吉祥皱了皱眉,移步走过去。

[谁?。。不是都让你们滚出去赏灯么,天不亮不准回来!]

迟钝的听觉觉察到脚步声,恼怒的吼出去。

醉了。。醉了么。。。

他从来不知道醉酒的感觉是这样,欲倒还醒。

他从未喝醉过,可是此时他觉得很悲伤,心口像是插了把拔不掉的匕首,沉胸没骨,撕心裂肺,越喝越多,居然就渐渐醺醉了。

脚步却没停止,沉重的眼皮想睁开来,一抬头,下巴居然被一只小手扣住,一口还未咽下的酒被迎面印上的唇,如数吸走。

这种酒色都能喝醉,什么时候这么差劲了。

吉祥暗自摇了摇头。

曾经,他和她都是三界冠名的千杯不倒。

什么琼浆玉露,千年陈酿,都如白水下咽,索然无味。

除了,天涯海角关的婆娑泪。

据说婆娑泪是用天下间痴情者的眼泪酿制的,有喜泪,怒泪,哀泪,悔泪,痛泪。。。

你怀着什么心情喝,那泪里的同种感情就会加倍释放。

喜会更喜,怒会更怒。。

如果是平静的去品尝,你就可以尝出那里面千般万感的滋味,让人沉溺其中,回味无穷。

一杯,一杯足以微醺。

而且这酒很珍贵,角崖很宝贝,讨一杯甚是不易。

青玉不喜欢她喝酒,每次都藏的很隐蔽。

偶尔自己却拿出来独品,一次一杯,很是享受。

而每次,还未及咽,也都会被眼尖的狭眸瞄到,她会以极快的速度巴到他身上,撬开他的嘴巴,揩半杯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