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猫起的祸端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154 2013-01-28 20:08:47

  他不出声,她也尽为沉默。

只是她很是温暖的小小肩头,渐渐湿濡了起来。

她甚至能感觉到大颗大颗的泪滴,滑落下来。

像冰凉的珠子,敲打着她温热的皮肤。

她有些不知所措。

娘亲,多陌生的词,她都没有过,她只有兄长。

青玉不会这样,如若真是要哭也是她哭,趴在罗佛青玉清凉的怀里。

繁梨也不会这样,繁梨最悲痛欲绝的时候她见过,像朵快要枯萎的花朵般憔悴,颓然,即使面如死灰,但最起码伤心也是种表情。

幽夜玄不同,如果不是冰珠儿一颗一颗的落下,她会以为他是不存在的,就像他的悲伤一样。他会笑着绝望,还会痛着枨触最痛之处,就像个不会爱自己的孩子。

【都过去了。】

岑寂的夜,梨花如雨落的树下,一个黑衣少年伏在一个头发古怪小丫头肩头。

原本只披在罗佛桑焰身上的墨色的斗篷,不知何时将他们都包裹了起来。

静默中,罗佛桑焰短促的道出这么一句。

幽夜玄极为自然地往桑焰身侧靠了靠,黑绸缎一样的光亮的发丝单束着荡去桑焰的肩后,冰一样的珠子还是不断地滑落她的肩头,但少年的心却俶尔饱满起来,他伸出被墨袍遮掩住的白皙的手臂,轻轻环上她瘦小的身子,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附其身上,冰凉的灵魂贪恋的汲取着身畔着源源不断的温暖。

繁梨远远看着,脸上复杂的表情泛滥。

【小姐!小姐!】

一大早,正用着早膳,玉石宫的一直照顾罗佛桑焰的丫鬓浅如就慌慌张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

罗佛桑焰看了看繁梨和幽夜玄,示意浅如先别出声,待两人行至门外才开口询问。

【那个……那个冰魄仙子……来找她的冰玉猫……】

浅如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尽力清晰的说着。

【在我们宫里?那还给她好了。】

冰?玉猫?似乎有点耳熟,反正自己不喜欢猫,谁爱拿拿。

【猫……猫……】

浅如缓了缓,能好好的说时,嘴却不知怎么迟钝了起来。

罗佛桑焰看了看浅如,也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是不是被我弄死了?】

桑焰突然想起什么似乎,询问似的看着浅如,浅如低下头,看样子是默认了。

【她在哪?】

罗佛桑焰径直先往梨花宫宫外走去,一面等着浅如的答案。

【小姐,小婢要不要……跟梨花神君说一下。】

毕竟,毕竟玉石宫现在连个能拿主意的主子都没有,浅如暗暗叹息。

【她在哪?事情经过细细道来。】

正在神思乱飞的丫鬓,原本急急跟在罗佛桑焰小小身子后面的步伐,冷不丁的没注意到桑焰突然地停住,险些就撞上了前。

罗佛桑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浅如兀的不敢再有任何想法和多言。

【是……原本那冰玉猫是冰魄仙子赠予玉少,今日不知为何突然前来索要,说是宫中无主怕无心照应,欲接回,直待玉少归来。管事看事情包裹不住,便言说是他照顾不周,猫已不知踪迹,冰魄仙子恼而成怒,重伤管事,殃及众多仆从,说是生要见体死要见尸……】

浅如亦步亦趋的跟在罗佛桑焰身后,低声实诉。

【那猫……】

正想问,罗佛桑焰突然记起,那猫的尸体被她私下当成红煞的初试,早就烧成了灰。

不能怪她记性不好,是这些她不在意的琐事,根本不会往心里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