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火爆丫头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2116 2013-01-25 20:42:59

  【知士,你可知青玉去何方征战?】

火煌走后,泠叮一直默默不语,罗佛桑焰找了个借口,便逃了出来。

【主人有所不知,历次战事为避免伤及无辜都隐于边界幻境之中,而边界涉面极广即使只有一掌之地,即可生幻境无数,错综复杂,且时刻变幻,即使历届征战之将也难以仅凭回报的战事消息判断大体方位。】

知士面露难色的启口。

【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

罗佛桑焰撇着嘴紧盯着知士。

【这个……属下仅是推测,火煌可能会有办法,但他对主人您似乎有一定戒心,怕是……火煌来了。属下先告退。】

正说着,前面梨花宫一侧显现出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先一步就晃到罗佛桑焰面前。

【你在跟谁说话?】

火煌挑挑眉看着罗佛桑焰。

【天座,您能否不要这般神出鬼没……自言自语下也能被您逮到。】

罗佛桑焰长松一口气,却有惊吓后的舒缓之像。

【油腔滑调,本座不管,水神的事你可欠我一个答案,直到现在你都只字不语!】

火煌像想起什么,暗自叹息了一声。

【这个,很多事情尚不明确,等小仙查明之后,自会禀报。】

风知士和风戮士之前有去陀螺海探寻,海娘安然,但水神是同蕓央一起消失的,蕓央不知去向,只能从水神本身下手,现下水神正烦事缠身……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本座要把那丫鬓赐给你!】

说罢,暗使了个眼色,罗佛桑焰不用看也只几丈之外,站着的是谁。

【天座不是特地向水神要来的么,小仙可不敢奢要!】

罗佛桑焰婉言相拒,她可实在不愿再参与其中。

【本座宫中从不需要女眷!再者是赠予你,你惧何!】

火煌眯着眼睛散发着要火大的信号。

【小仙也是寄住在别人宫中,怎好擅自附带丫鬓。】

说罢,也不待火煌回答,便闪进梨花宫,火煌气极,紧随之。

【桑……天座怎有空莅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繁梨正坐在梨花宫正厅梨壤殿看桑焰回来,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定睛一看,后面还跟着一个火煌。

【咳咳,无妨,无妨,本座偶得一水系丫鬓,繁梨兄也该知,本座宫中不需女眷,况且是水属,赠予梨花宫,再好不过。】

火煌双手附在身后极具气派的将话尽量说得婉转,余光瞥见繁梨,一双精灵的桃花眼跟罗佛桑焰紧对着什么暗语。

罗佛桑焰看着繁梨的眼色就知在问自己怎么回事。

火煌在桑焰也不便开口,只是传述跟自己无关,免滩浑水。

火煌猛地回头,火气‘噌噌噌’破壳而出!

【罗佛桑焰!我忍你一天了!现下不就个丫鬓!有那么难收吗!】

火煌就是火煌,火气一出,周围的温度霎时都高了起来!

【既然不难,你为什自己不要!】

罗佛桑焰也不甘示弱,语气如岩浆喷裂,就顶了上去。

【若我能收!还赠予你作甚!】

火煌一掌拍上厅内的万年古梨木桌的一角,仅凭掌力五个清晰的指印‘咵’的深嵌成了印章。

【既然不能,干嘛逞能,抓不到狐狸自己还惹一身骚!】

罗佛桑焰毫无怯色,站在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的古木桌前,‘咵’一抬手,一个小巧的手掌交错附上火煌的,‘啪’几尺厚的桌角应声碎裂而落。

【你说什么!】

火煌猛地抬起手掌,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仅及自己腰身的小丫头,毒言厉语,一脸的倔强!

【怎么!你以为我怕你啊!】

罗佛桑焰狭目厉瞪,两手暗自晕上力道,随时准备承接。

【我收……】

眼看着桑焰这丫头就要吃亏,而大厅里,栽放的一圈新鲜的插水梨花,已泛上了火烧一样枯黄的卷边,院内的梨花古树也有岌岌可危的险情,繁梨深吸一口气一声示弱的轻诉,让两边战火赫然而止。

【你收什么!家里都是小童,收个丫鬓回来,作甚!】

罗佛桑焰仅停顿了一会,紧接着侧脸冲着繁梨就吼了出去。

繁梨一脸委屈的样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繁梨,你最近很不正常啊!?】

火煌突然一转脸也更移了战点,微眯着深邃眼眸紧盯着繁梨,步子段段紧逼一副要将其看穿的模样。

罗佛桑焰一看火煌狡猾的想要转向从繁梨下手,‘噌’的蹦到火煌面前,使着小小的蛮力拼命将火煌推离繁梨,但火煌几乎不为所动。

【如此这般,不如,赠予小神幽夜!】

就在这时,一团黑色的影子飘至而来,幽夜玄悄然立在门厅一侧,沉着的开口。

【你怎么会在这!】

只见先开口的是隔在火煌和繁梨之间的双手掐腰面向幽夜玄的罗佛桑焰。

【玄少也在天座门下修炼,这段时间会暂住在梨花宫。】

繁梨一面将双手搭在罗佛桑焰肩上暗压着她张牙舞爪,一面自然地点头笑看着火煌,心里却是在头疼的叹思:这丫头,莫不是想与天下为敌。

【玄儿,既然如此,劳心了。】

火煌蓦地闪去幽夜玄的面前,低声细语。

【你这小子,几次三番的跑来袒护那小丫头片子!】

说完意味深长的与幽夜玄的漆眸相对,没再往下说,却果不其然的看到,这个一向冷漠无情地小魔头,白皙的脸居然泛起一丝红晕。

【事毕,本座告辞,罗佛桑焰,下次本座再领教你的刁蛮。】

话罢,身消。

火煌脾性火爆,但贵为天座,从无仙神敢与之争执。

直到罗佛桑焰的出现,虽然与这小丫头历次争端最后都是火煌吃哑巴气,但是气焰有出有入,心里却很是舒坦。

火煌走后,罗佛桑焰可气坏了,都是这个!!

什么??

对!幽夜玄!

【你你你!从哪冒出来的!他跟你窃窃私语什么!啊?……唔……】

罗佛桑焰一头晕红的头发几近炸开了花,满脸戾气的闪到幽夜玄的面前,望着这个比自己高一头的冰冷美少年,毫不客气的指手画脚。

繁梨见状,倾身上前,一把捂住桑焰喋喋不休的小嘴儿,谁人都知,幽夜玄嗜血如魔,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莫不是想连这个也惹爆?

且这丫头平时看起来不是挺淡漠清风的,一爆发起来居然完全不受掌控,现下看来真是不好伺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