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冰焰之战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286 2013-01-29 21:17:02

  【好,很好!】

冰魄仙子讪讪而笑,肩头一耸,四面碗口一般粗细的冰凌错综而生,长而锐的冰尖儿张扬着似要穿透一具具血肉之躯,环水殿前俨然似同一方潦草的冰阵!仅将三者圈入阵中。

【冰……冰魄仙子,您息怒啊,小姐她还小不懂事,您……您……】

阵外,浅如慌乱的颤音高声尖叫着。

【废话少说!】

冰魄仙子迎手一扬,一道似水似冰的动体像富有生命般灵巧的穿梭奔向阵外浅如的方向。

【哇……】

罗佛桑焰十指叠交做利指拆分状,周边什么都没有多出,冰魄刚想冷笑,却发现自己发出的那道富有生命力的动体,彷佛更鲜活了,化成雪花一样的冰星,在冰阵内外交接的地方洋洋洒洒的落下来!

浅如抑制不住的小小的惊叹着,真美啊,她从来不知晓,小姐会这般厉害,玉少总是那么护着小姐,小姐不是很弱的嘛?

这声若不可闻的惊叹却是惹恼了冰魄,老虎不发威,还真以为自己和冰玉猫般好欺负!

冰魄仙子缓缓将两手从天空抚向大地,一道无形的寒气及厉风霎时笼罩了玉石宫,仿佛落入极致的严冬。

只是单形成的风就如无情的利器般能瞬时刺透阵外已全力抵御的浅如,皮肤如针扎似的痛疼。

刚才只是因冰仙子惩戒浅如不可还手,若真是可还,十几个冰掌粉碎九成还是没问题的,现下却几乎像个束手无措的凡人……更何况是阵内了。

阵内,冰冻灵力的寒气更甚三分,就连罗佛桑焰这天生火一样的体温,饱满的唇珠都被生生沥恹成冰结,卷翘的睫毛及羽毛般粗细适中的眉毛也毫无预兆的附上一层白霜,更有冰箭冰刀冰剑如雨般密集的从上下相夹而出。

紧接着,冰魄双指横向做切割状,两柄长宽几丈的冰刀从两侧毫不留情的削了过来。

以此循环往复,只是每次纵横相交的冰刀是会寻找对方最弱的地方下手的。

这漫天漫地的全是穿梭如纸,削铁如泥的万年寒冰,要么速显原形,可能逃过一劫,要么,就等着变成冰川肉泥。

不过,如果若真被削插成泥,冰界也还有方法,再将成泥者冰塑回来。

【那边怎么了?】

繁梨正从梨花宫膳食门口探视罗佛桑焰去了哪里,就看见远处的一方碧落满是冰色从天而降。

【那是……玉石宫!焰!】

幽夜玄也不经意的一瞥,目光却在刹那定格,刚才来的不正是玉石宫几个月都不曾来一次的丫鬓,且这么久不见桑焰的踪影,定是出了什么差错!

来不及再想,幽夜玄一拍桌子,不见了踪迹。

繁梨也慌乱即随而去。

这边罗佛桑焰煲起透色的真气层,直直的反弹开利器,层中,罗佛桑焰双目紧闭,气息渐渐开始不稳。

冰魄仙子冷冷看着,深觉她已支撑不住多久。

‘啪’!

果然,薄似糖衣的白色真气应声而破。

‘啪啦啪啦啪啦’……

却不曾想一道血色的新层紧裹着罗佛桑焰的身形周密泛起,所有带着灵气的冰器,不是反弹,不是掉落,而是惊然的被那血层吃掉一般。

不多时,冰魄仙子反复的手,就开始抑制不住的抖颤,脸色也逐步苍白起来,思绪一顿,欲先收回灵力,却不曾想!自己的灵力也僾同有了自己的生命般,毫不受约束的持续反向飞散。

那血层缓缓落至地面,从顶面如花绽放般云烟而开,罗佛桑焰站在其中,在散尽的血雾里,一头妖红的头发,光彩夺目!

【还不快动手!】

冰魄的面已泛青,指嵌掌心,竭力的喊出。

刚刚好。

真的刚刚好。

这一刻,确是罗佛桑焰最弱的时分!

只见罗佛桑焰身后不远,一个清纯可人的身影带着几分水深的小家碧玉之感肃杀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