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892 2013-02-20 11:24:59

  【那面纱女子认识鬼面大帝,那法力应该不低。】

罗佛青玉若有所思的对繁梨说道。

他们三人先将桃花公子抓回了荔枝岛,想以此引来想救他的妖魔。

幽夜玄负责盯着他。

【毒娘……貌似看过她的记载,只是太久了……不过,去到囚困洞里,通常不是进去前功力会被削减大半,就是进去后会慢慢消磨退化的,不过弱肉强食,太弱的话估计早就死在里面了。】

繁梨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什么眉目。

【对了,那李锦?】

他们貌似忘记去找了,繁梨突然想到这个。

【他应该在赌坊。】

罗佛青玉起身出门,想要进城里把李锦带回来。

【玉将,你看,那前面……】

大门即开,繁梨忙生喊他。

【相公,相公,你去哪里呀!】

前面,风然连滚带爬的扑在地上,抓着李锦的衣摆。

【滚开,烂糟糠!】

李锦反身一脚就踢去风然身上。

后面几个人进了李家进进出出,锁上大门。

【相公……相公,那是我们家的房契啊……相公!】

【滚!】

李锦抓住风然的头发,一把将她摔了出去,自己匆匆离去。

【罗相公,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家相公呀!】

风然转而看见青玉和繁梨,跑上前来‘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您先快快请起。】

青玉一面扶起风然,一面看繁梨追了出去。

【他已经走了。】

繁梨去而复回。

【他把我们的房子也赌了……】

风然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

【李嫂不如先住在这里,然后我们从长计议。】

【嗯。】

风然只得含泪点头。

一转身,罗佛青玉跟繁梨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人似乎有点问题。

繁梨会意的点点头。

入夜,罗佛桑焰迟迟没有回来。

罗佛青玉不住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

良久,陡然而消。

他会很快回来的。

他要把那个不听话的丫头,丢回天界。

正至天涯海角阁,桑焰也刚刚从云笑角出来。

婆娑泪那一壶量不多,只斟了一杯多一点,但鬼留下的半壶浊静,也全被她喝光了。

她摇摇摆摆的走出来,什么滋味也忘了,只留得满嘴的苦涩。

【桑焰。】

远远的,罗佛青玉就站在那里喊。

【你怎了?】

一念至身前,满身的酒气扑面而来。

【你跑到这来喝酒?】

罗佛青玉险些气极,还以为她不听话的乱跑,来找先师有什么事,哪晓得!

罗佛桑焰不为所动,她以为是幻觉,只是自顾自的扶住天涯海角阁那块漆黑的石碑,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怀着悲伤的心情饮下婆娑泪,内心泛起无尽的绝望,而她喝下的浊静,让她很是冷静一般,与婆娑泪产生的绝望相交合,却演变成一种难以言说的心灰意冷,压抑的她无法呼吸。

等到罗佛青玉真的到了面前她也只是觉得半真半假。

【桑焰!】

青玉的手抚上其滚烫的面。

一触其清凉,眼泪就落了下来。

一张口,懵了罗佛青玉。

【你爱不爱我!】

愣了一会儿,青玉才蹙眉缓道。

【桑焰,你醉了。】

醉的都不知道在问谁。

【罗佛青玉!你爱不爱我!】

狭眸瞪大,想努力看清眼前交错的人影,滚烫的急迫的抓紧他的衣襟,想求一个答案。

平地起惊雷,罗佛青玉真切的感受到这震惊。

良久,启口。

【爱。】

这丫头哪知道什么是爱。

但他想起当时在边界,自己要隔空和她死别时的那种感觉。

爱有很多种,他只是说得其中之一。

【是火与水的那种爱,还是鬼与面的那种爱?】

那丫头却是极为认真的抬起狭眸,瞳孔内漆黑已无,满是流转的殷红,彷佛要将他的心底看穿。

【什么?】

罗佛青玉挑挑眉,满是不解,关于水火虽耳有传闻但他不甚清楚,关于鬼面大帝与玉面修罗他就更不明了了。

【是情人的那种爱,嗝……还是兄长的爱!】

罗佛桑焰拽住青玉的衣袖,打着酒嗝,问的明清细详。

罗佛青玉缄口不言,只是盯着她的眼眸,想看清她到底是清醒还是糊涂。

【桑焰,我生养了你。】

青玉一字一字吐的清楚,圆眸紧盯着桑焰,心跳如雷。

【我醉了。】

罗佛桑焰,忽而甜甜的笑着,冒出这么一句。

【那回去吧,我送你回天界。】

青玉暗松一口气,这丫头。

【我醉了,也还欺骗我。】

哪知桑焰却是低落的又接壤上一句。

【桑焰……】

【我住在这里!】

桑焰右手松开他的衣襟,伸得一指狠狠戳着青玉左侧的胸膛。

【这是我的地方!我住在这里!不是你生养了我!是我本来就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是一体的!你懂吗!你懂吗!】

咆哮声起。

【我懂,你不懂。】

罗佛青玉无奈的看着她,下次一定得看紧点儿,可不能再让她喝酒了。

【我懂,你怕……你怕被万人耻笑,你怕背上千古的骂名。但我告诉你,太晚了,你错失了除掉我的唯一机会。你居然曾经想要抹杀我!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下一瞬儿,桑焰的脸就变换成了阴戾,前面说得还算深沉,后面又想起那愤然的过往,字一板一眼吐出来全然变成了狠绝,恨不能将牙齿咬碎。

【桑焰,你看清楚,我是你……】

这丫头,还记仇呢。

青玉一面摇头,一面低身看着她。

【从此以后,休得再听我叫你一次兄长。】

目,刹那严谨起来,一副天地唯我的气派。

‘扑哧’。

【那你想叫我什么。】

罗佛青玉猛地笑出声来,被桑焰的表情逗笑了。

【玉。】

一句温婉,四肢齐上,简直酥麻人心。

这一脚天上,一脚地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