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鬼,面之情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2364 2013-02-19 21:21:15

  【鬼……】

玉面小声翼翼的叫道。

【罗儿……】

鬼面无奈的叹了口气,一瞥其身后,却是多年前那张厌人的桃花脸。

【哈,又是他,又是他,看来你还真是动了心!】

鬼脸色急转一声自嘲的讪笑,眼内的毒利直令人心惊胆战。

【我……我……】

玉面暗思还是回家解释比较好。

【罢了,罢了,是我不该来,你走吧。】

鬼面低头垂手,一丝无奈不知包裹了多少的惆怅难舍。

【走?】

不会吧,这就放过他了?

玉面不明所以,似乎鬼从未用这番语气跟他说过话。

【你自由了,从此以后,无需再在我的身侧。若有朝一日,你倦了外面的自在,想回魔域,我必拱手相让。】

浊静的气息流转鼻息,彷佛世间都沉静了下来,说出的话变得尤为冷淡。

【鬼,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出来看看,没想到会遇到……】

玉面一下慌了神儿,鬼向来是说什么是什么的,他包容他,忍让他,说出来的话却从不开玩笑。

【没想到?你敢说,他的脸不是你医好的?】

浊静不是可以让人沉静么,罢了,只要是遇到罗儿的事,什么时候在理所当然的预料中过。

【我只是……】

告诉他去哪里找药医。

玉面正欲扑身上前,解释清楚。

【我成全你们!】

鬼面却怒喝着一拂袖就要离去,却见毒娘,青玉,繁梨如数落在身后。

【鬼面?】

毒娘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以及他身后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玉面?你们……你们居然还活着?还可以出入的如此自在?】

面纱后的眼眸几乎想要脱眶而出,颤抖的手伸出一指狠狠的指向他们。

【哈,哈哈哈哈,她为了你们居然不惜欺骗天下人,却因为,却因为你们把我变成这样!把我们困禁在无底囚洞里,永无自由!!!】

毒娘一把扯下面纱,狰狞的脸,穷凶极恶,尤其那左颊上深露白骨的一道,格外的阴森。

【毒娘,莫要忘,你利用你姐姐回到过去私探我与玉面所为,害你姐姐被罚永困于妖群,你牙毒嘴利,胡言乱语,挑拨离间,险些令天权失衡,永毁你面颜,将你丢去魔界你却不自足。困你于囚洞,你却忘是为了什么!?】

鬼面一声冷哼,豪不避忌的看着毒娘疤痕纵横的脸,话下不留一丝情面。

【你!】

【你脸上的伤痕及那脱骨的一刀,都是我给的,有什么怨气就来魔域找我!】

鬼面自报家门,有胆的就过去!

【他撒谎!你脸上的伤痕在你受罚昏死后是我划的!】

身后的玉面却争嚷了起来。

【罗儿,闭嘴!】

一时情急,鬼似乎忘记了刚才已经跟面划清界限的事情,又一脸护宝的姿态,挡住别人看面的眼光。

【魔域,魔域!原来她把你们藏在了那里!哈哈哈,只可惜,她都死了,你们还这么袒护她!这么久以来,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在里面得知,她死啦!哈哈哈!死啦!哈哈……】

毒娘仿似听了什么难以消耗的玩笑,一直不停的仰天长笑,只是那笑声却比哭还要凄厉。

【是吗?如果你这样想,还是力求自保吧。】

鬼冷冷的看着毒娘,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

笑声骤停,破碎的眼皮强撑着眼眸瞪向鬼。

【鬼,你给我说清楚!】

鬼却却不理不睬,腾空而去。

毒娘一抚面纱,将脸遮住,力随其步。

【鬼,你等等我呀!】

玉面一蹙眉也没来的及跟桃花公子打招呼,也紧逐而去!

【桃硕!】

【……繁梨?】

留下呆若木鸡的桃花公子,双手还保持在紧握玉面的姿势,刚刚长松一口气,听到有人直呼其名,立马又紧张起来。

居然是!

【原来你们是天界派来的……】

桃硕低头扫了一眼幽夜玄,正对上一双漆黑难测的眼目。

幽夜玄在鬼面出现的时候已经醒了,只是眼前也没有什么跟他有关的人,一直假寐不动。

青玉则趁繁梨桃硕‘叙旧’的机会,私下打开鬼面留下的幻囊,短短一瞬,只闻:她在天涯海角阁。

毕竟,毒娘被囚禁太久,功力大退,连在后面的玉面也早就从她面前一闪而过,没多久就追丢了。

鬼即落,已到魔域深处。

【鬼!】

面追的气喘吁吁,上前一步险些撕破嗓音。

【不是已经给你自由了,走吧。】

鬼连看也不看身后,一头扎入了隐形幻殿。

【你怎么了嘛!】

面抓狂的一跺脚也跟了进去。

【至少曾经你绝不会为了一个人背弃我两次……但如今你做到了,我也终是明了,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鬼硬生硬气道。

【我……我只是出去玩一会儿……】

不想撒谎,但为了先哄好他的鬼,只好先这样,免得越解释越糟。

【玩一会儿,玩一会儿手就跑到别人脸上去了!】

不说还好,一说就想起他跟那张厌人的桃花脸,手把手,手贴脸的暧昧。

【好了嘛!你不是答应过我,生气不许超过半天,我都追了你一路了……】

面拽着鬼的袍角,一摇一摆。

【你我已无瓜葛,我答应你的,也不再为真。】

鬼字字清晰的说道。

【什么?】

面这下是彻底乱了分寸。

【走!】

鬼面厉声出言,除却最开始对这段感情的不认知,鬼从未跟玉面用过这般语气。

【你……你不要我了……】

面长眸圆瞪,一副吓坏的表情,跟个小孩子一样,眼泪聚满眼海,慌乱的跑去鬼的面前。

【你不要我了!】

眼泪倾盆而下。

鬼别过脸去,紧蹙英眉。

【我下次不敢了!鬼宝宝……我下次不敢了……】

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到鬼的身上,摇着鬼黑色的衣襟,可怜巴巴的叫着最亲昵的称呼,抬头看着跟自己几乎一样的脸,却是冷峻无比。

【哭什么哭!你的心在外面!再哭也是在外面!】

鬼连声吼道,藏起的却是满满的心疼。

【鬼宝宝……宝宝……宝宝……】

魔音穿耳……

那么生冷的心,怎么就栽给比自己还小的这张脸蛋儿上。

一伸手,攫住面的下颌,张口吻住他颤颤的唇,手也顺其探进衣袍。

【宝宝……】

面闷闷的叫着。

【怎么,不是要我要你吗?】

鬼面不改色的断章取义。

【昨天……昨天……还疼……】

面咽咽嗓子不舍的挣脱鬼的怀抱,步步后退。

【昨天?昨天你那么卖力的讨好我,我还心疼你累,原来是我不够体贴,才让你带着不满又去找别人,今天,可不会像昨天那么容易。】

鬼面满脸幽怨步步紧逼,说出的话却是咬牙切齿。

【不要!】

面转身要逃,却被鬼拦腰抱住。

面欲哭无泪……

昨天……昨天面拼命地讨好,忍着酸痛想要今天偷偷跑去看看桃硕谁知道……却是这个结果……

(口味有点稍重……别嫌弃,别嫌弃……这几章可能会觉得有点乱,因为答案基本在卷四……日后每章会多敲几个字,可能更一或二,建议隔几天刷文,感恩月月,亲一个。感恩薰薰,抱一个。感恩忍辱负重的麦兜,握手,握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