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花开满世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609 2013-02-24 14:57:34

  【杀无赦!】

话音落下之时,临空的湖水也应声而落。

湖底已然空无一人。

荔枝岛上,三人正见湖水稳落,罗佛桑焰不知怎的会在湖水之上遥遥从天坠落。

罗佛青玉精准的捕捉到她,倾身而出,稳稳将桑焰接住。

桑焰满面欣喜的趴在罗佛青玉身上。

【你怎从湖里出来?】

还不待完全看清怀里这丫头,青玉劈头盖脸的责备就砸了下来。

话落,青玉及身后的繁梨幽夜却是惊异无比。

她本该暗红的发色演变成了清雅的淡紫,流转的瞳孔却真的成了诡秘的黑色。

不,罗佛青玉却一眼觉察到,那瞳孔,分明似几百年前他看到的红极致深的泛黑。

脸蛋儿也更是如蝴蝶脱蛹,更是昳丽多姿,美而不可方物。

怎的无缘故又长大了些?

青玉转而将她放下,又惊觉她已由高至自己的胸膛及达到了肩膀。

【抱我嘛!】

桑焰满声撒娇的祈求。

身侧,青玉深感繁梨与幽夜冷飕飕的目光,还有,还有,昨晚的一番的……实在让他弯不下腰身。

【繁梨兄。】

青玉却看向繁梨。

不待繁梨作答,幽夜玄上前一低首将其抱起。

【木头你变矮了唷!】

桑眼不忘先调侃一下幽夜玄,确实,现在她可是比幽夜高出了半头。

【木头,我好痛啊。】

桑焰顺然的揽住幽夜玄的脖颈,却手捂着胸口委屈的看着罗佛青玉。

她刚才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而此刻除了那些似有似无的记忆,只落的满身的疼痛。

絮莽那一掌,毒娘不管不顾发出的灵力,还有那味奇毒。

一翻目,双手一垂。

【桑焰,桑焰!】

青玉霎时惊慌起来。

【焰焰,焰焰……】

繁梨还未从脱离的失落也转成了心痛。

【焰,焰!】

幽夜玄低身将她半放下,不知是何种情况。

却见罗佛桑焰只是嘴角泌出血丝,昏迷不醒。。

罗佛青玉一把夺过桑焰,轻身往屋里闪去!

【这下肯抱我了吧。】

刚一进屋,罗佛桑焰就笑意盈盈的睁开眼,细嫩的手毫不在意的擦擦嘴边的血迹,满目的得意。

【你!怎这般顽劣!】

青玉猛地将她放下,一脸对自己的心软的懊恼。

后面紧随而来的繁梨与幽夜见桑焰又无事,正想说点什么,桑焰却瞬化成凡人冲着外面叫喊起来:

【风然!】

风然一脸倦色,后面亦步亦趋的是恹恹的李锦。

【桑。】

风然勉强笑了笑,没有一点儿往日的神色。

【怎了?】

桑焰不解的看着她。

风然颤抖的从衣袖里掏出一张纸,一眼先看见上面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

抵押。

抵押:

本人热李锦愿抵押荔枝岛荔枝园及所有房屋,甘愿将娘子风然卖入赌场。

下面是签字画押。

这……

【娘子,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锦哑着嗓子,看似已经不知道解释了多少遍。

【风然……】

桑焰正想说几句好话,就被风然打断。

【我不会原谅他的,他把房子,果园卖了,我忍,他把我也卖了,就永远别想再做我风然的男人!】

风然一声决绝,眼泪却卷着无尽的失望和悲伤潸然而下。

【风然风然……】

风然谁都不睬,转身就走。

李锦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痛苦纠结的踌躇了半天又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你想帮她吗?】

随后而来的繁梨轻声问她。

【当然了,你有办法?】

桑焰欣喜的看着繁梨,他一定不会无故这个问。

【是你有办法。】

繁梨肯定的说道。

【我?】

难不成帮李锦换副皮囊,再续前缘,还是让风然失忆!?

【难道你不知道,你身上有情花香。】

繁梨古怪的看着桑焰不知在想什么稀奇的主意。

【情花?】

她还没什么时间去探寻过这个问题。

不过,情花仙子不就是故去的蔓藤吗?

她貌似是有牵和姻缘的能力。

【对。你不是说你有蔓藤一部分蔓藤的体魄,定能幻化情花,你将情花附于他们身上,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桑焰两手一捻,两朵圣洁的白色曼陀罗华,妖娆绽放其上。

【去!】

两手轻轻一扬,曼陀罗华随之而去。

【不知道他们来生是否还想再续前缘,但今世是无人能将她们拆散了。】

繁梨低头,脸上难得显现出一丝沉静,应该是又想到蔓藤了吧。

【而且……】

不会是要又提点蔓藤的事吧……

【什么?】

为了不驳他面子,桑焰还是顺意的问了问。

【情花可以除恶,见此花者恶自除。】

呃?

那么说剩下的余孽……

【花开满世。】

罗佛桑焰凝重的面向湖的那一侧,双手向两侧缓缓打开。

隔岸,连带整个凡间,霎时开满了圣洁的曼陀罗华。

【君临天下。】

身后,紧接着传来一声苍劲的声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