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悉听尊便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2235 2013-02-27 16:46:48

  【小二,来壶风中碎,要碗断情面……】

却是来了天涯海角阁。

罗佛桑焰失魂落魄的进了断肠涯,眼泪不知怎的就干涸起来,连带着难以说出的悲伤,她不知该如何释放。

锐利,无畏,是她面向世人的态度,又是为何,一旦触到罗佛青玉的事,就如此的脆弱不堪。

【客官,你的面和酒。】

小二一脸的忧郁,无形中勾画着众人内心普遍的忧伤。

整个断肠涯除了落泪的声息无不是悲寂一片。

【哈,呵呵呵……】

居然又是因为!泠叮!!她真恨当初怎么就烧死她!

【呵,哈哈……】

他第一次打她!且连声安慰都没有就不见了踪迹。

他到底有什么还值得自己这般!

但自己怎么就这般没用!连恨他都学不会!

岑静的大堂里,罗佛桑焰一面吃着断情面一面不断的发出一串冷笑。

周边的一片悲情霎时有些变调,端着流伤苦饮的小二正欲上楼,蓦地停下,手抖的厉害……

这……

在数不尽的漫长的时光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在断肠涯会吃笑的……

前两天貌似有个在对面吃哭的……

这么赶巧,天涯海角阁这是得罪谁啦,要来砸招牌……

端着苦饮的小二,匆匆将手中的东西送出去,正欲去找云笑角的小二,就见罗佛桑焰猛地站起来,把起那壶风中碎,仰头就灌了下去。

小二正瞠目结舌的看着,就听:

‘啪’的一声。

风中碎的小瓷瓶子被罗佛桑焰细小的手掌捏个粉碎。

这一壶风中碎若是倒入凡间一座同小城池一般大的湖泊,怕是天下的凡人沾染一滴就会醉倒……

【酒!】

不大的声丝,却带着慑人的威力,小二情不自禁的就去了罗佛桑焰面前。

【客官,还想要什么酒……】

【把你们所有的酒都给我拿上来!】

悲从中来,今天就是真喝下几壶婆娑泪,她自己也不会醉!

罗佛桑焰一声低沉的惊喝,无论是云笑角还是断肠涯所有的酒也随之罗塔般全上了她的桌子,‘唰唰唰’所有的目光都被牵引了来。

【这位小女子,虽说是……】

很快,对面云笑角的人顺着酒走的方向蹙眉走了进来。

【滚。】

罗佛桑焰平静的将手中的碎瓷末随手扬到来人的脸上。

【你,别太猖狂,大家可都是远道而来!】

一面色沉悲的女子蓦地被点燃了情绪,失声叫喊起来。

【怎么?】

罗佛桑焰冷冷一笑,扫了一眼四周。

一副要以一抵百的样子。

【哎?这里也不能动武用灵力,着小女子这般喜欢喝酒,不如我们来比比好了,小女子如是输了,酒还给大家……】

一妖状的男子,见状出来圆了圆场。

【岂能这么便宜了她!】

旁边那人的同伙却是一脸垂涎的表情。

【对!】

【就是,太猖狂了!】

……

周遭引起一阵或赞同或兴奋的附和。

【好,我若是输了,悉,听,尊,便。】

【先师呢?】

断肠涯的小二匆匆问道云笑角的掌事。

【先师,半个时辰前刚走!】

【那怎么办!】

【从来没人敢在天涯海角阁闹事,这……赶紧派人去四处探寻一下。】

那边,酒塔刚去了个尖,却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倒下。

那些一脸垂涎状的男子却是暗自排在后面。

【好!好酒量!】

不断有人开口喝彩。

罗佛桑焰几乎不用低头寻看,只是一杯接一杯。

【好……】

周边的人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大多数的人是抵不了几口的,少数的人能敌三两杯算是不错,且桌上还都不是天涯海角阁排名前十的酒色。

不多时,周边的一众都醉了差不多,最后一个影子又应战而上。

周围醉倒的人,看两人实力不相上下,朦胧的叫好。

因为看那女子是杯杯不停,而站在她一侧的人儿,却是壶壶满贯,仿佛是在弥补之前没能上阵的缺失。

酒塔,渐低。

酒塔,露底。

酒塔,了结……

小二们怕生事,又将库房里各色的酒都搬了出来……

喝的正痛快,一伸手,什么都没触到,桑焰低头查看,所有被小二抬出来的酒坛都在高高倾倒在对面的半空,形成了一片壮观的酒瀑布,而而对面那人一只手里还提着一坛附在嘴边。

美目狠瞪,看着对面的被整个酒坛挡住了容颜。

罗佛桑焰一掌将其击碎,酒坛后,一张如玉的脸上泛青的眸子闪过点点惆怅,微眯着眸子,看着微怔的桑焰随后脚步浅移。

【放开。】

蓦地,一只清凉有力的手握住桑焰的手腕,桑焰抗拒的挣扎。

【小姐,不是有言在先,输了悉听尊便,跟我回去。】

【原来你一直跟着我。我不会回去的。】

刚才叫罗佛,现在叫小姐,待会指不定又叫成什么了。

罗佛桑焰咬牙看着面前这张让她欲罢不能的颜,恨不能上去咬他一口。

【听话。】

罗佛青玉默叹了口气。

【听话?是你说让我永远别回去见你……】

桑焰看着低软下来的青玉,认真的翻出还没凉透的话语。

【桑焰。】

罗佛青玉一面双手捧着她的脸,一面唤着她。

【你打我……】

委屈的眼泪眨巴着就流了下来。

青玉心疼的将她揽在怀里。

刚才有外人在场,那声声的尖利让他怎么去维护她,水神又是女子,脸皮甚薄,人家好心来探访,却是几次上门受辱。

【若是……若是,先师愿让你伴随左右,我便不逼迫你回去。】

既然不想回去,那就……

【是你生了我不是他生了我。】

字字清晰冷静,字字却尖利刺耳。

四周缓醒的人和天涯海角阁的小二们,不禁眼神怪异起来……

【他是女的?】

有人指着罗佛青玉小声议论。

【不太像……】

【人不可貌……】

【想活着出去的赶紧滚。】

阴戾的眸子,黑中泛红,从清凉的怀里挣扎出来,扫了一眼四周,惊得围观之人步步紧退。

【桑焰,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罗佛青玉深叹一口气,满目失望隐藏了心疼。

曾经,或许烈性,暴躁也会做些出格的事,但至少不会如此刻薄,无情。

而此时甚至连眼中,赤/裸裸的杀意,都尽显无疑。

罗佛桑焰一滞,心房寒凉。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静静凝视着青玉失望的眼眸,喉头沁甜,眼前渐渐朦胧,脑海开始狂乱起来。

【吾为天,天为吾,世世代代唯而不休。】

【吾果真的有那么多罪孽吗,纵使吾曾为天下尽瘁如此!】

【桑焰,你在说什么?】

【这天下!是我的天下!孰人沾染,杀!】

【刃血的天空,最是妖娆,哈……】

‘噗……’

罗佛桑焰大口大口的吐着污血,面色转而惨白。

【桑焰!桑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