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我的事,孰敢管!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672 2013-03-03 12:30:41

  【知士,怎么回事。】

罗佛桑焰回到在冥界临时所居之地,疾快的唤出风知士。

她一向无所担忧的内心深处,如今竟然有丝忐忑。

【属下惶恐。】

风知士一直在奔走查寻,但一切却如石沉大海,断然无果,只能盲目猜测几番,迟迟不敢妄言。

也就在前不久听戮士说了罗佛桑焰的事,风知士才觉得自己现下的猜测似有可能。

【主人……或是玉将莫不是曾经结下何等冤仇?】

知士不敢抬头,只是试探的问道。

桑焰小主对他风士二人还是不错的,他们也曾想这是先师的爱徒,除了能闯闯祸,也不会怎样,要好生的保护,可据戮士说……他家主人居然会识得毒娘,幼苍那些都几乎绝迹的魔界之人……且当年在魔域,罗佛青玉不知,他们两个可是清楚的很,玉面修罗和鬼面大帝被角崖先师重伤,桑焰小主只是体力透支法力耗尽,并没有中什么毒,如今她发色尽显紫,眼眸又不是纯度的黑,分明是在往魔性的一侧发展……

【何以见得?】

【属下试图去风然的生前查看,结果发现已经被结界了……】

知士当然不能说出那些所想,无论那是真是假,那是对主人的不敬与质疑。

【哦?】

难道是魔界所为?

罗佛桑焰想起之前在湖底毒娘那凄厉的眼神,虽不记得后来跟他们说了什么,但那眼神里藏着的绝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化解的恨意……

【而且,幻封,也死了。】

幻封?那个在边界想要害死青玉的幻神?

【什么时候事?】

罗佛桑焰沉声问道,看来这这幕后之手已迫不及待想灭口了。

但在边界的时候,貌似毒娘等人还未从囚洞里放出来……

【就在玉将回来的那晚,但实际上消息是在主人等下到凡尘才放出来。】

自边界回来风知士本是一刻不停的守着幻封,却不想当天……

【怎么死的?】

【忽现一掌,魂飞魄散。】

忽现?

一掌?

小心谨慎,不可告人……

只是,幻神虽是小神,也不至于脆弱到仅一掌如此吧……

那法力恐怕必定高于幻神百倍有余。

【让戮士去青玉的身侧,以防遭暗手……】

罗佛桑焰心一紧,当下吩咐。

这样的人当初若真要亲自杀掉罗佛青玉定是绰绰有余,但,他却没有……

【焰!】

正在沉思间,门外传来幽夜玄的略带急躁的低喊,桑焰一抬手示意知士消失。

【怎?】

看幽夜玄一脸的阴暗,不似平时安澜稳定的神色,内心的忐忑又加深了几丝。

糟了,刚才她托幽夜玄照看一下李锦的魂魄,收了送予她……

【李锦的魂魄被人提走了。】

果然。

但居然能从他幽夜少主的眼皮下将魂魄悄无声息的带走!这也着实让幽夜玄难以接受了几分。

【提走了?】

罗佛桑焰更是不可置信,这人到底要作甚!居然连一个凡人的魂魄都不放过!

看来事情不只是想的那么简单!

【对,不见了。】

幽夜玄也冷冷的思索着,这事他本来不以为意,现下也不能善罢甘休了,居然破坏公然抢走冥界锁定的魂魄!真是胆大妄为!

【角崖,这魂魄先寄放在你这里,好生待她。】

风起云涌,不多时,罗佛桑焰同幽夜玄匆匆赶至到天涯海角阁。

还好,角崖还未出门云游。

【怎?】

角崖小心的前后查看了一下桑焰,身体情况还算比较稳定。

这也是他之所以还呆在天涯海角阁的原因,就是怕她会出什么意外。

还好,还好。

【也许正如你所说,有人寻上门来了。】

四目相视,相对角崖的担忧,桑焰的眼眸却是镇定多了。

【那就让我去查寻一番,压下去。】

她这般的身体该好好休养一下了。

【哎?我自己就好,现下那厮还需四处探访,就说明他还所知不详,你若再出必会惹人怀疑。】

罗佛桑焰一口回绝。

心领了角崖的好意,缓缓开口道。

【那您现在的身体……】

角崖不放心的看着桑焰,却丝毫不敢违背其意思。

不是顺然的推脱,而是内心夹杂着不可言说的敬意。

【无碍。我已经见到她们了,但很遗憾,我无法做出神圣的抉择。】

罗佛桑焰低眉敛目,讪讪自嘲一番。

【您何苦这般?】

角崖暗自叹了口气,彷佛作抉择的是自己,更能深深体会那种无奈。

【曾经的事我只是听你说起,其实,你该比我更清楚,我只是为了一搏。抑或者你觉得我偱了蔓藤的路子,可以有活下去的希望?】

不会有的,一定是死路一条。

她强大的预知一次次这样告诉自己。

即使真能枉活,不过是遮掩内心,坦露虚假,退退缩缩,苦熬一场,还不如残忍点,真实点来的痛快!

而更要的是……对罗佛青玉。

【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您第二次踏入……】

【怎么?我的事,你也敢管?】

彷佛触到内心的痛弱之点。

罗佛桑焰抬头冷冷一扫角崖,眼内紫色寒光尖刻而锐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