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等待千年的吻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768 2013-03-09 12:30:00

  青玉无奈的转身离去。

躲在花丛间的罗佛桑焰见青玉走了,也一溜烟儿的跟了上去,沿路为了掩护自己,还刻意幻做或娇或萎的情花。

微风拂,花枝摇曳。

罗佛桑焰挂在枝头上一颠儿一颠儿倒也落的自在。

不知不觉,罗佛青玉走到情花田深处,满目花树藤,满目的白色圣洁的花朵,遮天蔽日,就连地上也全然是凋落的曼陀罗华铺就而成,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哎!】

下一刻,水清冽的气息扑面迎来。

一声‘哎’似陌生又似亲昵过密。

都走这么远,居然也能找来!罗佛桑焰暗自忿忿的想。

罗佛青玉悠然回首。

他不是傻子,即使没看见过水火正大光明的有何关联,也从未听说什么闲言碎语,但当年在陀螺海底蕓央的哭诉,他相信桑焰所说也不会空穴来风,更何况今日……

他不怕和火煌争博,但前提是若是他真心想要的到的……

而实际他对泠叮只限于欣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我……】

只见泠叮面带羞涩,欲言又止。

想了想侧身摘下一朵正在缓缓绽放的一朵曼陀罗华。

罗佛桑焰眉头一皱,自己就轻飘飘的被泠叮摘下来了。

见泠叮一步三摇的迈向罗佛青玉,桑焰径自想让花茎挣脱,泠叮大吃一惊,素手不由得紧握,两力争执之下,罗佛桑焰的化身兀的飞向罗佛青玉身后。

罗佛青玉也吃了一惊,本是想开口将话挑明,孰知这情花花就跟长了翅膀一样的朝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他当然不敢接,还下意识的又不着声色的躲了躲。

不知如何是好的桑焰即落地又幻成了火煌的样子,修长火爆的身影从罗佛青玉的身后棘棘的冲了上去。

【泠儿……】

泠叮一愣,满眸的羞涩惊愕霎时化成缠绵的伤痛,谁人都能看出这份情至的程度。

明明那般的深爱,还能放下一切欲与他人真情告白,还真是……

【泠儿……你不能抛下我!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也不惜与天下为敌,但我不能失去你!失去你,什么就都没有意义了……泠儿,不要骗自己了,我爱你!至死不渝的爱你!】

罗佛桑焰周遭也带了一身浓烈的热度,且把火煌那语气与神色学了个八分有余,直逼得泠叮泪眼朦胧,纠结着哽咽着就消失了。

【哈,呵呵呵……】

见泠叮不见了踪迹,那‘火煌’不追也罢,反而在原地抑制不住的‘嘿嘿’笑了起来,却又突然想到什么,蓦然尴尬回首。

蓦然回首,罗佛青玉挑着眉望着不远处的‘火煌’,‘火煌’竟然又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几声,那神色,配上火煌那身皮囊,可真是千古难见的别致。

罗佛桑焰陡然恢复原身,只见罗佛青玉眉头越发紧蹙,温润的眸子渐渐晕染上怒色。

良久。

未言语,拂袖而去。

他走了。

一时间,罗佛桑焰又失魂落魄起来。

他又走了。

自从他去往边界回来,她似乎常常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为什么……

为什么……

他也会常常对自己恼怒。

他就真的厌烦到连一丝丝都不愿看到自己?

就那么深,那么深的痛恨?

痛恨自己总是缠着他。

痛恨自己的无羞无耻……

玉……

玉……

她想叫住他,嗓子却轻颤着无法出声,难道连喊他的名字也变成了一种奢侈?

眼眸轻敛,泪隐约即下。

皓齿紧咬着蜜色的下唇,却因为哽咽而愈来愈战抖。

【唉……】

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自耳畔响起。

泪眸轻抬,恍若隔世的是他凝重的神情。

是幻觉吗?

却有微凉的大手轻抚上她妖紫的发,进而捧住她小巧的脸蛋儿,清软的干燥唇倾颜而下。

清凉的唇吻上她的眉。

转而轻轻舔舐掉她滑落的泪滴,然后义无返顾的吻上她因惊诧轻启的小唇。

花开此处。

寂静无声。

罗佛桑焰就像个深入花丛的精灵,寻不到了回家的路途,茫然试探的四周,满是蛊惑而诱人的气息。

心不怎的,就‘咚咚’的跳起个不停,犹如慌乱的小兔,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只得双手只抓住他的衣袍。

他清凉的唇渐渐暖了起来,带着情花的味道尤为迷人。

她只是青涩的承受,不晓得该如何回应。

他的眼睛紧阖着,桑焰的却瞪得溜圆。

貌似还没从这突变的情况中反应过来。

眼睛眨巴眨巴,想寻找一点可以依托的东西,便溜溜的盯上他他翘长的睫毛以及柔顺的羽眉。

罗佛青玉无奈的一把遮住桑焰不安分的的眼睛,一手攫住她的下颌,然后,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不由得吻得更深了几分。

不似刚才的只是轻柔触碰,淡淡的吸吮带一丝桃色的氤氲,让桑焰的颜蓦地潮红了起来。

藏在青玉手后的一双狭眸还是眨个不停,长秀的睫毛搔痒着青玉的指腹。

也搔痒着他的心。

桑焰,你果然是我命中的劫数,只是在你嵌入我体内的一刻,我就注定再也无法逃离。

那就让我与天下为敌吧。

时光漫漫,又怎抵得过一段真情相依。

久久的。

久久的。

当桑焰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眸又朦胧的睁开双目的的时候,青玉已离开了。

一侧颜,只见一朵情花别在右耳耳畔,衬着妖紫的发,唯美的颜,绝色的绽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