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情花田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2148 2013-03-05 12:20:59

  日出东方,金丝璀璨。

【焰焰!】

一大早,冥界就来了位天神贵客。

【小梨?你怎么来了?】

罗佛桑焰一身艳红的罗纱,陡然而现,如蝴蝶般蹁跹而来,衬得她的脸蛋儿格外纯净。

‘哗’。

兀的,繁梨径直从身后掏出一捧白色的鲜花,举至桑焰面前。

一阵儿新鲜诱人的梨花清香紧接着扑面而来。

罗佛桑焰愣了愣,只觉满眼梨花起起伏伏,险些闪花了眼。

这……

最近花运可真是旺盛……

罗佛桑焰也不明这是何种含义,只是见繁梨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实在有些难以忍受。

认识繁梨也很久了,从最初开始他就一直在因为蔓藤而小心翼翼的呵护自己。

曾经执意,曾经伤感,曾经绝望,曾经包庇,曾经宠溺……

何时见过他这番模样?

正想接下,幽夜玄却一闪去了其身前。

【梨花神君,好生的情调。】

细指一挑,却是将几乎被梨花掩盖的一朵情花揪了出来。

自从知道有这种花,幽夜玄也回来做了一些了解。

若是所记无错,今日应该就是情花节!

只是梨花神君拿着情花都来到他们冥界了,这是不是也太……

繁梨却有些气急败坏,那可是他连夜跑去情花田偷偷摘来的……

却被!

却被这个……

【焰焰,这代表我的一片真心,你可愿接受?】

一转脸,不顾幽夜玄的调侃,繁梨含情脉脉的又望向桑焰。

【是给我,还是给蔓藤的?】

桑焰一看这花,也明白了几分,并未反驳却是一本正经的问道起来。

蔓藤?

那不是曾经的情花仙子吗?

情花仙子??!

对了,桑焰也会幻化情花……

幽夜玄直盯着桑焰,又看向繁梨,眼眸越发深邃。

这其中看来有自己不知道的什么。

两眉间一丝黑气,隐隐波动起来,正是昨日拜那幻境所赐,但他没有觉察,而若隐若现不稳定使周边的人也都没有觉察。

【走啦走啦!】

繁梨见一计不成,低眉敛目,略带羞涩拉了桑焰就往外走去。

他并不明说,但也没有否定。

【去哪?】

罗佛桑焰满目不解。

一大早胡言乱语的送花,又是遮着藏着的拉拉扯扯,可真不像繁梨的作风。

【今天是天界情花节,仙神配对的绝佳时日,焰焰你也到了成熟之期,自然是去挑选如意神子。】

繁梨头也不回的解释道。

【哎哎哎……】

什么什么?如意神子?

这又是上演的哪一出?

【不用了,焰呆在这里就好。】

幽夜玄则挑挑眉,又隔入两者之间。

这个梨花神君,果然来没安好心。

【玄少,你还小,呆在这就好,可不要阻挡我们焰焰的大好时光。】

繁梨一个即隐即现,又出现在了桑焰的另一侧。

【小梨,真不用了,你……】

桑焰无奈的看看两人,终是觉得没什么必要,正想推脱。

【对了,玉将可是一大早就被……】

【什么!他要去!】

不待繁梨说完,罗佛桑焰先惊诧的跳了起来,陡然而消!

【焰!】

【焰焰!】

剩下两神子愣了一下,也紧随而去。

天界。

情花田。

天界的情花田,是片人神共羡,妖魔皆逐的美地。

这里长满了白色的曼陀罗华树,白色的曼陀罗华藤以及白色的曼陀罗华花。

曼陀罗华是天上才能开出的花。

其花香能让人发笑,它的汁可以麻醉人心,就像爱情的感觉。

是众所周知的情花。

情花一开,心连心在。

情花一摘,彼此相爱。

情花一换,永生不改。

而天界每千年则会有一次情花节,千年不上天界的散布在边界,凡间,江河神海的仙子神子都纷纷来到此处,寻找那能相依一生的一半。

茫茫花海中,两半相遇相吻定情的,定会幸福。

远远的,罗佛桑焰还没站住脚,就看见罗佛青玉一身墨绿束袍如浴春风般被一丛神子簇拥着走来。

身侧不远则是泠叮冰魄与一众仙子。

罗佛桑焰暗自心纠,低眉敛目。

故仙神都知,水冰火无望,但这美貌如花的泠叮仙子冰魄仙子也不能总等着,现下最有期望的玉石仙君诞生了,即使不能与水系冰系结连理,好歹着未来的石系天座也该有个选择。

所以一早,各路神子都先去了玉石宫,把有心逃漏的罗佛青玉‘请’了出来。

【玉将。】

几乎和罗佛桑焰同时显现的繁梨正打着招呼,这边早已洞察的那些神子仙子意图的火煌一脸阴沉的显现。

【咳咳,天座,您收敛点火气,这可是千年不遇的情花节,您想烧了这方?】

繁梨本是笑意拂面,顿感周遭炙热一片,一回身,果然是火煌天座,忙上前低声劝阻。

【兄长。】

罗佛青玉一看是桑焰,一瞬而至其面前,罗佛桑焰蓦然抬眸巧笑颜兮。

没事的,没事的。

罗佛桑焰指掐手心,神色无异。

明明不想再自取其辱,却还是无法在听闻他要来寻觅爱果后无动于衷。

都将会过去。

哪怕日后大醉百年,哪怕割舍心房,也终会过去。

她只是想来再多看他一眼。

指入血肉,血迹丝丝,罗佛桑焰却笑得愈加甜美。

【怎来了这边?】

罗佛青玉心口一紧,扫了一眼繁梨和幽夜玄。

明明说过不会再叫他兄长,那时他只是觉得无奈。

如今又从那小巧的蜜唇里吐出这番称谓,为何会如此痛彻心凉?

【寻个热闹。】

瞪圆的狭眸里,终是抑制不住的闪动着点点心疼,几天不见青玉面容怎的清癯了这么多。

蓦地,一只冰凉的手却探进桑焰的指掌之间,指指相隔,桑焰没了丝毫机会掐指入肉。

青玉的眸子蓦地暗了下来。

是幽夜玄。

【青玉。】

这时,青玉身后,泠叮及至,淡淡的看了一眼火煌,敛下目去,手却自然地附上青玉的臂弯。

火煌的眼眸霎时燃起熊熊烈火。

罗佛桑焰也几乎想把一口银牙咬碎手不自觉的大力紧握,听得幽夜玄的指骨在其手间‘咔咔‘作响。

竟然在众人面前,如此亲昵!

可恶!

可恶!

罗佛青玉正想歉意的转向泠叮将其手拂下,却见周围一众都紧盯着这方,怕令泠叮难堪,只得作罢。

一侧首,繁梨正欲压住火煌,桑焰歉意的松开幽夜玄的手,幽夜玄速手欲回握,火煌却电掣般的拉着罗佛桑焰闪进了情花田内。

(修要出远门了,存了两天定时的稿,隔一天一发,不知能否按时归 爱你们……回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