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走火入魔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2001 2013-03-01 20:50:25

  【你想得到那个男人吗?】

身后,妖娆的声丝响起。

【莫听她所言,跟我走,他则会永远在你身侧。】

【但你永远都得不到他,他会离你远远的,只容你们留有绝世的忧伤。】

【情花可是会……】

【情花?当然会,但你的心根本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你看到没有!鬼和面,我那可怜的两个孩子,他们真心的相爱,却被这个该死的女人充斥去了哪里!】

【我的心,我只是让这世间更纯净,而你,居然敢借我的身份,去凡间湖底赦放毒娘和幼苍!】

【哎?这不是你的意思吗?】

【我是为了你赎罪,想引他们度入轮回,你却释放他们去了魔界,自私充实你的力量。】

罗佛桑焰看她们激烈争斗着,按着青玉的呼唤的方向,一步步小心的后退。

原来在凡间是那个……但她又说……反正是她们两个在搞鬼……

【你想去哪?】

紫色的罗纱在桑焰脸边轻扬,险些迷乱了她的眼。

【我……】

罗佛桑焰刚要启口,却一眼忘进那暗紫的眼眸,里面映出的自己的影子,竟是跟面前两人惊人的相似!

【原来你们是……】

【桑焰,桑焰……桑焰……】

幻境外,青玉焦急的面庞若隐若现。

【你又想作甚。】

银色女子也一念而至,看着紫色女子不怀好意的望着外面。

【我在想,不如让她自己选。】

紫色女子冁然而笑,绝色生姿。

‘啪’……

风驰的一掌,将罗佛桑焰击飞出去!

【桑焰!】

桑焰睫毛轻颤,微微睁开双眸。

青玉疏开英眉,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醒了。

却不曾看,桑焰的眼眸闪过一丝银白。

裹着床帘的身子,一跃而起,闪去一侧。

【你才刚醒,怎么乱动。】

青玉担忧的望着桑焰,起身去揽她。

【无碍。】

一声轻丝,悠扬而至,听得人酥酥软软,连那不敢靠前的水佛鱼都停下游动的身子,围转在两人身旁。

只是这声丝温和却带着不容反抗的距离。

站在那就行。

罗佛青玉感觉到这个意思。

罗佛桑焰毒发似要痊愈,身体却还是余毒点点,体温出奇的高。

她暗自压下难忍,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

【玉哥哥……】

玉哥哥?

好……奇怪的称谓。

罗佛桑焰的身子早就反抗了,暗压着的痛苦,使她一点点挪揄着靠前,那清凉的体魄就在面前,那个她呆了几千年的宝巢就在眼前,为什么她还要忍受这烈火焚心般的痛苦。

银色女子的气息与其抗衡间,一抹紫焰欺身而进,将那银色压迫出身。

【小玉儿。】

情景突变。

刚才还对玉哥哥拒之千里的人儿,一开口,竟叫小玉儿?

那表情也变得比热情狂热更甚千百的虎视眈眈。

这一声叫的,那可谓融人心魄,本是游动不动的水佛鱼,竟都只是张着嘴巴,生生沉到河底,并远远退去。

仿佛他们已经闻到,那撩人却危险的气息。

罗佛青玉当然没精力去观察周围水佛鱼的状况,今天桑焰这是……

糟了难道是走火入魔?

在天涯海角阁也是,这丫头就胡言乱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哗。’

【你作甚!】

青玉惊呼,眼看着桑焰手力涣散松开床帘,一具光洁完美的胴/体,一丝不着的显现。

而周边青玉未觉的水色结界也应声而起。

刚刚还一身污血的身子,现下是白白净净的,唇色脸色也都恢复的正常,甚至是……

咳咳咳……这是在想什么!

罗佛青玉别过头一念至其前,拉起床帘就要帮她围上。

【小玉儿……】

一丝柔媚的呼唤,带着丝丝连连的暧昧,让青玉一滞。

只此一滞,那清凉的身子衣襟大开。

桑焰扫了一眼,面色霎时羞红,两手紧接一拽青玉的两侧衣襟,却是将自己也裹了进去。

青玉一个后步欲逃,桑焰一个前步急拽,两人也不知是谁踩到青玉的衣带,身形一个不稳,顺着桑焰的后方就倒了下去。

两身交叠,一丝不透。

没有人反抗,没有人开口。

只是像两个****的小夫小妻,在感受彼此身体的变化只剩下狂乱的心跳和错综的呼吸。

【小玉儿,小玉儿……小玉儿……】

蛊惑的声音不失良机的自耳畔传来。

别在一侧的颜,带着萤火缓缓别整。

清目对媚瞳。

一丝青光自青玉眼海浮动。

罗佛青玉咬着牙,将桑焰细嫩的腰身揽住,却在其身后握手成拳。

清颤的唇一口吻住桑焰的耳珠。

两人都抑制不住的嘤咛了一声。

【你想让他恨你吗。】

银色的光泽闪入幻境,将紫光桑焰带了进去。

【他是爱她的!】

紫光胜利的笑意带了些许轻狂。

【你用出来的媚毒,天下谁人能逃的了。】

银色冷冷的注视着紫光。

【哎,那我用在你这如何!】

【荒唐!】

【媚毒……】

罗佛桑焰喃喃自语。

她感觉到了,青玉的身子很紧绷,像是在抵触着什么。

【你懂什么,我根本就没有用媚毒,我只是将他心底的所想勾了出来,现在的他只是真实与心念在抗争,所以他才会这样,想,却痛苦着。】

【还不都一样,你就是在利用他根性的邪恶。】

【哈哈哈,当然不一样,若是媚毒,他可以暗示自己,并非心中所想,对神来说,心魔比媚毒更加残酷。】

【为什么?】

桑焰望着紫衣女子。

心中所想不才是真实吗?

【哈哈哈……你来告诉她,你不是最清楚吗?】

紫衣却意外的把这机会推给了银色。

【因为……神是凌驾世间的主人,神不可以有凡人丑恶的思与行,那会暴露缺陷,颜失天下,甚至会大失信任,惨丢仙位。】

颜失天下……惨丢仙位……

罗佛河水冰寒入骨。

清凉的身子,兀的滚烫起来,握在桑焰腰际上的手青筋暴突。

青玉久吻着桑焰的耳珠,将头埋去桑焰的脖颈。

良久。

一滴比罗佛河水还要冰彻的水滴,落在桑焰的炙热的皮肤上。

【桑焰……桑焰……我们不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