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顺?不顺?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769 2013-03-20 09:43:36

  【对了桑焰!我还没告诉你,天帝许我们成亲!】

罗佛青玉猛地捧起桑焰的小脸儿,一扫刚才梦境的不安,美美的亲在她细嫩的脸颊上。

【真的吗!?】

罗佛桑焰瞪圆的眸子满脸的惊诧,不是喜悦而是满满的震惊!

【怎么了?】

青玉觉察到她面色的的异常。

该不会是这丫头反悔了吧!

【没,没事……我是……太欣喜了!】

罗佛桑焰貌似激动的一把揽上青玉的脖颈,心里确是由衷的开心,但藏在其肩后的小脸上的惊异却迟迟不减。

这……是不是太顺利了些,顺利的让她难以相信。

甚至是隐隐的不安?!

这丫头,罗佛青玉揉了揉她的脑袋,满眼的宠溺。

午后无风,金阳极灿。

罗佛青玉和管事出门置办物品,留得桑焰在宫中闲来无事,正坐在蓝玉桥畔沉思什么。

【您不可以和他在一起。】

蓦地,桥上出现一朦胧可见的黑色身影,不远不近的立在罗佛桑焰的身侧。

【怎么?】

之前角崖已经告诉桑焰,鬼面大帝、玉面修罗他们之间与她的牵连,再加上见过银色女子和紫色女子,以致桑焰这次看到鬼面大帝,内心是一丝怯意都没有了,对他的所言的敬称也觉得理所当然。

【这是违背天理的,凡人可以由我们掌控,而我们的命理……】

鬼面大帝无奈道出。

之前他真的不知道,原来他们的关系是这种的密切。

角崖怎么搞的!也不出面制止!

【那你和玉面呢?】

【我与玉面当年承蒙您所恩赐,但现在我们都达不到那种能力。】

圆圆的眸,折射着淡淡的橙色,此时却是晕满羞愧,不禁低下不可一世的头颅。

【所以刚才是你就把他怎么了?】

罗佛桑焰猛地回首,瞳孔里的杀气丝毫不掩。

【我来的时候他已经是晕倒的了,我只是给他一些之前的幻境让他有所警惕。】

鬼面大帝淡淡道,语气中晕着一丝难以觉察的紧张。

【我会解决的,不准你们任何人插手,但是如果再有下一次……】

她还是这般护短,只是现在护的已不是他们。

鬼面默默地叹息。

【焰焰!】

正说着,罗佛河外的正门前传来繁梨急躁的呼喊。

怎么又来了一个……原来她还以为事情很是顺利,现下看来,哪有顺利可言。

桑焰深呼一口气,鬼面知趣儿的先行消失。

【焰焰!你们不能在一起!】

繁梨一念而至,蹲下身来直视桑焰。

【小梨……】

桑焰一张小脸纠结着苦恼。

她到底做了什么孽……

【我是认真的,你会死的!如果你执意下去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繁梨双手握住桑焰的肩头,狠狠的摇晃着。

【哦?那你说说我会怎么死。】

罗佛桑焰一挑眉,满是不屑一顾。

【很乱,三天后你的命理很乱,焰焰你就听我一次,听我一次好不好!】

紧蹙的英眉着实暴露了繁梨内心的恐慌。

他甚至有一丝无力,精疲力竭的那种无力……

除了这样的去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你要找的蔓藤,不是我。】

桑焰也叹了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说道。

她也很累!

她不过是想和那个她爱的男子一起。

曾经近在咫尺,却仿似相隔天涯,如今,真在咫尺,却是有那么多阻力想他们相隔天涯!

【蔓藤也好!你也好!放手吧!难道……难道你感觉不出来,你带给他的全是灾难,从你苏醒的那一刻,到这么久以来,他因为你经历的什么难道你没感觉吗?!!】

繁梨不禁吼出了声!

确实在他的眼中!她们是一体的!蔓藤就是罗佛桑焰,罗佛桑焰就是蔓藤!

他不管!

【有,我都感觉到了。】

但感觉到又有什么用,她也无可奈何。

也许,相爱总是要有点代价的。

鬼面和玉面就见不得光。

泠叮和火煌就只能相望不相近。

蔓藤和繁梨……

【你不是爱他吗……这就你爱他的方式?】

这是爱他,还是巴不得他死?

繁梨的开始有点疑惑了。

【对。这就我爱他的方式,那就是他必须要能承担我所带给他的痛苦,不离不弃。】

【你……】

繁梨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彷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不是蔓藤。蔓藤会为了那些凡人,遭受天谴,当然我也可以,但前提是那些天谴对我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不然别说撮合,即使把他们全都杀光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蔓藤,当年你执意要带我出情花田时,我就会杀了你。】

【小……小姐……】

这时,身后传来怯怯的一声叫喊。

浅如颤颤的低着头,站在桑焰不远处的身后,被两个激烈交锋的仙神完全忽略了。

【什么事?】

桑焰回眸,淡淡看着浅如,彷佛刚才那些话都并非出自她之口。

【七彩仙子送来了朝霞喜袍,现下正在环水殿,小姐要不要去试一下?……】

浅如双手紧攥着衣袖,不安的眸子抬起来也不是,不抬也不是。

【好啊,我这就去。浅如,送梨花神君回去。】

桑焰边起身,边吩咐。

【不必了……】

繁梨一个踉跄,退而消隐。

(求收藏……求支持!……求鼓励!……求小小支持一下俺的‘南洋鬼节’……感恩感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