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最后一次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520 2013-03-10 18:11:31

  【焰焰?】

【焰焰。】

罗佛桑焰正怀揣着小鹿的般的往回走去,小嘴儿略微红肿,她却丝毫不觉,只是甜蜜的无法合拢。

【焰焰!】

繁梨猛地跳到罗佛桑焰跟前,罗佛桑焰却只是别了别头,也不看来人,就绕了过去。

【焰。】

幽夜玄在不远处听到繁梨的呼喊也如电掣般闪了过来,一把抓住没主没魂的罗佛桑焰。

【嗯?你怎么都在啊?】

似从梦中初醒,一张小脸却是笑靥如华,纯美极致。

【你的唇怎么了!?】

【这情花是谁的?!】

繁梨和幽夜玄两神四目分别注视到不同的地方,又分别错综到刚才没注意到的地方!

【这情花是谁的!?】

【你的唇怎么了?!】

【是谁!】

【是谁!】

四只眼眸都隐藏着极度的气急败坏和熊熊烈火,四手成拳‘咔咔’作响,却被罗佛桑焰一句话落得差点全盘奔溃。

【我男人。】

罗佛桑焰想起风然总是挂在嘴边的不离口。

我男人……

多美妙的说辞。

好诱人的感觉。

但一想到风然内心不免又生了几分落寞,虽然她现在在角崖那里会很安全,但她的男人确实下落不明……罗佛桑焰可以不在乎别人对她的怨怼,但风然……

【什么你……】

繁梨正欲上前摇住桑焰的肩膀问清楚,桑焰却蓦地一闪。

风轻吻,却冷透繁梨的心,现下居然连近身都……

【罗佛青玉?】

身后,幽夜玄冷冷的质疑出口。

繁梨这才回头,一看,前方不远处罗佛青玉陡然而现,油然的笑意让他平凡却温润的脸上满是别样的魄力,此时正轻柔的对着桑焰轻柔的招手。

桑焰则如离弦的箭一般,‘嗖’的正奔他而去。

哦,原来刚才不是故意躲他,是因为要奔去……

罗?佛?青?玉?

难道是!是!是!他!!!

繁梨正想松口气,心却重新提到嗓子眼,从前重重,疑惑种种,猜测种种,全都成了这刺眼夺目的现实!

这个离她最近,护她最深,疼她入骨的却该如父如兄的神子!竟然!!!

不,不。

没有人可以阻挡。

没有人可以阻挡他寻回他的蔓藤!!

********************************************************************

情花田另一侧。

花树稀疏,已快到了情花田边缘。

泠叮正潸然泪下,却与真正的火煌不期而遇。

【泠儿?】

看着泠叮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不停的滴落,火煌满目惊诧与心疼。

才刚多大一会儿,怎么又哭了?

【是不是罗佛那小子……!】

【你怎么阴魂不散!】

泠叮双目通红,满是委屈,打断了火煌火爆的气焰。

【我……】

火煌一阵结舌,更是满腔的失落,进来前泠叮就扫了自己一眼,这就烦了……

【我们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小家碧玉的泠叮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呐喊。

【所以你为谁哭也轮不到我管是吗……】

深叹一口气,火煌将满腔的关怀转成了无奈。

喊得这么彻底,再可能也变成不可能了。

【还能为谁!除了你!除了你!……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哭……】

【我?】

火煌满脸的愕然。

他可……什么都没做啊……

【你别过来!】

见火煌起步向前,泠叮步步紧退。

【好好好,泠儿,你别激动,你……你到底怎么了?】

【还不都是你。】

说什么,‘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也不惜与天下为敌,但我不能失去你……’

说什么,‘我爱你!至死不渝的爱你……’

【你走!你走!】

【我!】

又是因为他,又让他走!

火煌英眉紧蹙几乎气短!僵硬着身子正要转身。

【呜呜……】

却听到,泠叮不管不顾的捂着脸啜泣起来。

【你到底要怎样!要怎么折磨我你才甘心!泠儿,泠儿!】

火煌一念至其身前,火热的掌握住泠叮瘦弱的肩头,满目的纠结与痛!

她怎么就变得这么倔强!

她怎么就变得这般绝情!

【离开我……求求你,我无法再忍受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你永远都不要再靠近我!】

【无法忍受……所以你是爱我的?】

两人的目光霎时相接。

一个炙热,一个恐慌。

一个饱满着深情,一个却恨不能处处躲藏。

【如果我永远只能在远方默默的注视你,如果让我将你拱手让他人,我宁愿战死沙场!永不为神!】

【煌,我……唔】

泠叮正紧张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火煌炙热潮湿的吻就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

良久,被动的一方慢慢有了回应,带着苦涩的泪滴和无限的担忧。

就放纵一次吧……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