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玉之独白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742 2013-03-18 10:35:30

  【桑焰!】

一抬眸,罗佛青玉墨绿的瞳孔却只触及到一片遮天蔽日的天空。

刚刚还抱在怀里的人儿,转眼不见了踪迹。

【桑焰!】

满腔的甜腻瞬间成了惊恐。

这地方是如此的熟悉,不正是不正是!

魔域!

【青……玉。】

一侧颜,罗佛青玉却正对上了一双满是情欲的瞳孔,远远的倒映出他惊诧的影像,是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而‘他’的唇下撕磨着一绝美的女子,衣衫半除,激烈的喘息和火辣辣的呻吟中流淌出他的名字,在林间跌宕起伏,却让罗佛青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记得,他记得。

这是他脑海中朦胧存在的影像,现下记忆之门如数打开,呈现的正是当年在魔域他所看到的幻境。

‘魔域的幻境取了本体的丝毫,如果糟外界破坏,会含射到本体,添变为现实……’

当年也不知是何处飘来的声息曾这样说过。

难道说……这一切只是命运的捉弄?

【桑焰!】

罗佛青玉猛地朝向天空呼喊。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这里,目前最重要的是先离开,他可永远不会忘记魔域存在的那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

【怎么了?】

身上传来轻微的翻动,一睁眸,桑焰正趴在他的腰身上,一脸的慵懒。

【我怎么……?】

【你突然昏倒了,最近是不是很累?】

罗佛桑焰伸出细嫩的柔荑摩挲着青玉消瘦的脸庞,眼光黯淡中却是藏着一片难以觉察的阴戾。

他却是很累。

罗佛桑焰离开的这些日子,他都一直只是默默的在天界注视她。

看她随幽夜玄四处游走,看她在黄泉路血染曼陀罗华,看她在凡间……

几次三番他是想不顾的一切的奔下去。

几次三番他是想要带她回来。

但他不能。

因为他什么都无法给她。

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承诺抑或谎言。

情花节上,她尾随破坏,他以为他是在愤恨她的无知和顽劣,可心里那化不开的甜蜜究竟是为了什么,那颗玉石般温润却冰凉的心房,又是在为谁一直悄无声息的悸动。

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她化作一块儿小小红石的那个遥远的时候,她便已经盛开在这没有温度的天地。

他曾经厌恶,也曾经鄙视,甚至在最初的时候欲自身保住那份完美而想要将她除去。

她却只是那般脆弱的呆在那里,默默的承受,温暖着他渗凉的心房。

直到她成了他身体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直到她有了独立的生命与活力。

他是感到快乐的,不是摆脱累赘的快乐而是油然的为她的存在而快乐,以及存在一份因她不再需要那般依靠自己而产生的小小的失落。

他们一起羽化成仙,她却是脆弱的彷佛随时都要死去,心痛便成了他无法治愈的一种陈疾。

他日复一日的守护,把她当成心头最珍贵的宝贝,只盼她能好好坚持,不要放手离开。

他叫她桑焰。

他觉得她就是他生命中那抹带给他温馨安然的紫。

他觉得她会是他生命里燃烧的最热情温暖的火焰。

如桑般纯粹,如焰般温然。

紫色的火焰,他生命的火焰。

即使她是在沉睡着,但只要看到她就是满心的柔情。

百年之后,当她醒来之时,他的心跳得格外颤烈,那个曾经住着她的地方叫嚣着想要让她回去,而那无法治愈的陈疾也在一时间就了无踪迹。

在那一刻他彷佛就看到了未来花开的极致,一切不再空旷无垠,不再是只看到她无声的沉默。

她活了过来,就像当初还是一块儿小小红石的时候她独立了起来一般,打破了他固有的生活。

他是喜静的。

但他的桑焰却永远安静不下来。

他常常担心却不忍抱怨,甚至感激上天赐给他一份这样的活跃,让他的安澜里会有偶尔的涟漪。

也将一次次对她的庇护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为兄为父的宠爱。

‘那我就陪你,到天日散尽。’

出征临行前一天,在说出这句话的那瞬儿,他是苍白无力的。

生死未卜,身份特殊,胸口被掏空般的难受。

直到他从边界风风火火的回来,见到她的一刻仿似才猛然明白,他的心沉沦在了何处。

他还总是以为她会一直是那个被他捧在手上的小丫头,她却已经妖娆唯美的绽放开来,迷乱了他的眼,彷徨了他的心扉。

他想他终是有私心的,所以在下入凡间时听她叫自己相公会是那般的窃喜。

却还是耐不住在天涯海角阁的震惊。

‘罗佛青玉,你爱不爱我。’

不是质问更像乞怜,彷佛早就知道他会拒绝还是这丫头又在胡闹。

而他又怎么能,怎么能把他心爱的宝贝推向谁人不齿的风口,承担那难以想到的后果!

罗佛河底,他与心魔抵死抗争,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他想自己堕入地狱将她留在天堂,醒悟后才觉察他依然在天堂,却将她推去了地狱。

他一次次逃避一次次纠结,才发现她竟然被伤害的更深更深。

桑焰,桑焰,如果一切已注定是难以逃离的伤害,那就留在我身边吧,至少我们是在一起的,至少我会竭力将你护在身旁。

桑焰……

桑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