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不曾预料的结果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538 2013-03-14 11:02:02

  ‘咔咔’。

不知过了多久,手骨紧握的声音在大殿清晰的响起。

是幽夜玄。

【你们在干什么!】

思量许久,繁梨和幽夜玄都觉得应该既然罗佛桑焰那里说不通,就应该去明事理的罗佛青玉这边下手,哪知道,一进环水殿繁梨就不自制的气急败坏起来。

这光天化日,还有仆目睽睽,这是……这是要唯恐天下不知?

罗佛青玉蓦地醒悟,一把揽住桑焰,消失不见。

这……

分明是……

不打算见客了?!

【桑焰?】

两人转现在罗佛殿,罗佛桑焰双手拽着青玉的衣袍,伏在他的胸口闷头不语。

【怎么了?】

见胸口的小脑袋没有反应,罗佛青玉单指顶起桑焰的下颌,催促她看着自己的眼眸。

【你怕不怕!】

罗佛桑焰眼眸黯淡,流淌出隐隐的不安直盯着罗佛青玉问道。

【什么?】

罗佛青玉满目的不解。

【被天下人知道。】

为人不齿,颜失天下。

【怕。】

青玉回视着桑焰无奈的叹了口气。

怕遭万众阻挠,怕有人将我们分离。

【没关系,我不怕。】

罗佛桑焰却是信誓旦旦的一番言语,又将脑袋埋去青玉的胸前。

这丫头。

夕阳如血,把丝丝缕缕的晚霞也映红了半边。

情花节这天,曼陀罗华近乎放肆的绽放。

而两对几乎不可成的情人拥吻的消息在夕阳未落之时已传遍了整个天界。

【什么?你看到火神和水神……】

【怎么可能!玉将和他小妹?太荒唐了!】

……

翌日。

权倾殿。

【玉儿?】

本是就要散朝,天帝一声沉呼,所有仙神都止住了欲隐退的思绪。

【吾帝。】

罗佛青玉一声应道,随之出列。

权倾殿上无数的眼光若有似无的就投了过来,连繁梨的都变得有丝冷冽。

【听闻昨日情花节,你已选中意中的仙子?】

天帝喜怒难辨的声息,波澜不惊。

罗佛青玉却低头暗忖不知该如何启口。

【为何不言?】

一声质问再起。

【吾帝恕罪……】

罗佛青玉单膝触地,低眉敛目,想要怎样保住桑焰。

不过才不到一日,难道幸福真的就这般短暂?

如昙花一现,便注定是满地涂伤。

【玉儿,何罪之有?】

天帝自然是紧追不放!

【青玉与家妹……】

【一对璧人!】

一语即出,几乎惊煞四周。

罗佛青玉也吃惊的抬起幽绿的眼眸。

这……

【吾帝!玉将与其妹桑焰乃兄……】

繁梨紧随天帝的音尾迈出仙列,迫不及待的就想把二人的关系公布于天下。

他无法等,他无法忍受。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蔓藤……

他的蔓藤,哪怕只有三分之一的魂魄,哪怕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他也无法做到就这样放她离去。

【乃天作之合,本帝自当赐婚于玉儿!】

这一天令,无异于在平静的湖水落下一块儿石子,诸位仙神便如湖中涟漪波澜开来。

【什么?】

【这……】

【这岂不是……】

【也是珠联璧合,本为一体。】

……

殿中众仙正反两派不禁议论纷纷。

若是说天帝出面阻挠,这孰也不会多说一句,毕竟有悖伦理。

现下顺应这段不该有的感情,难道不会遭……

议论终归是议论,天帝说的那还有谁能反驳,即便是遭受天谴,也是罗佛兄妹自己的问题。

【煌儿!】

一转目,天帝又看向了另一侧的火煌。

【吾帝。】

火煌难耐一丝小小的激动,天帝连玉石仙君都成全了,莫不会也开恩……

【你可有选中的佳人?】

一抬眸,却还是看到天帝锐利严苛的瞳孔,分射着远处泠叮的惊恐。

【我……】

火煌执意侧面看向泠叮,泠叮惊慌的摇头,一脸恳求的模样,如同受伤的小鹿般楚楚可怜。

为什么……一切是如此的不公……

【尚无……】

火煌疲惫的叹了口气,低头阖目,眼帘轻颤。

【很好。吾天界已久而不欢,三日后,宴请天下,观吾玉石天座之盛婚!】

天帝满意的点点头,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良久。

大殿无声。

【玉石天座,还不快快谢恩。】

旁边幽冥王小声催促呆愣住的罗佛青玉。

【谢……谢天帝。】

罗佛青玉如从梦中惊醒般有丝不知所措,以至于那从天而降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开花结果,就由得脸上笑意难止。

【玉石天座,恭喜恭喜!】

【双喜临门,恭喜天座!】

【恭喜玉石天座!贺喜玉石天座!】

……

天帝诡秘的笑笑蓦然消隐,只留得满殿群臣迫不及待的向玉石天座道贺。

火煌一脸落寞,与泠叮心酸相望。

繁梨几乎瘫坐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不……

不……

难道……

真的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