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质疑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971 2013-03-11 20:31:21

  梨花宫。

罗佛桑焰被繁梨和幽夜玄连拉带扯的来了梨花宫。

看着他们貌似真有什么事,只得跟青玉说晚点回去。

【焰焰,你是认真的吗!】

罗佛桑焰自在的踏入梨壤殿大厅,繁梨却在厅前厚重的梨木阶上踌躇不前。

【什么?】

一个优美的转身,一双无暇满是纯净的眸子。

此时此刻罗佛桑焰的天下只剩得无限的清澈美好。

【对你的兄长,玉将!!】

繁梨用从未有过的严肃,将兄长二字咬的格外狠绝。

【我不怕天下人不齿,我会努力变得强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罗佛桑焰认真的道出当初繁梨对她所言的种种兄妹无法成夫妻的理由。

【够了!】

繁梨一声气极,将桑焰打断。

他引以为傲的自制,没了淡然,没了优雅,没了古怪精灵却也不是点点忧郁焦急而是一把燃烧成了熊熊烈火,恨不能将胸腔湮灭。

【而且,他愿意。】

但这丝毫不影响桑焰的心情。

她遮掩不住的愉悦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看的出来。

【你们简直疯了!】

繁梨几乎要气急败坏,就算抛下蔓藤的事不说,光凭他们两个的关系,天帝也会……

【那又如何。】

罗佛桑焰倒还是一样的漫不经心,像是听到说类似于‘你又玩疯了’一般的没有深意的淡淡的指责。

幽夜玄则是冷着眸子注视着两人,虽然他不能明白他们这是说的哪段,却能很清晰的看到桑焰认定的感情多么深刻。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世么,我告诉你。】

【五千多年前,蔓藤魂飞魄散的那一刻……】

繁梨的眼眸刻着深深的伤痛,呆呆的走进厅内瘫坐在古梨木椅上望着地面。

【罗佛山上的封印住的一块灵魂恰好松弛,那时距离青玉成仙已了无几日,但蔓藤的一份灵魂叠加上山上封住的灵魂恰好投入青玉的的本身之内,瞬间吸收了玉石的精华近千年的功力勉强成为了一块小小红石。而实际这红石差不多摄取了玉石前后五千的功力才补齐成一个完整的魂魄,这就是我,罗佛桑焰。我只是一个残破的灵魂,但当时的三个条件是缺一不可的,而我的能力也基本源于他们……】

【不对,角崖先师呢?角崖先师跟蔓藤是什么关系,为何当初蔓藤在时他三番几次暗自……】

这一定不是全部的故事!

【繁梨,我知道你靠近我就是为了蔓藤,但这是不会有结果的,蔓藤……她也只是个残缺的灵魂,甚至连我都不如,所以她才会如此脆弱。】

罗佛桑焰无奈的看着繁梨,他用情太深,可惜了……蔓藤的出现本就是个意外,她本该在当初情花田自生自灭,那自己断然也不会落得那部分的灵魂如此脆弱不堪。

【我只是……】

绝望的心不知该如何挣扎出声。

至少……至少还是有一丝丝的机会不是吗?即便是三分之一……

但她爱上的却是她的兄长……那个给她三分之一生命的男子……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是那个男子……

为什么……

【你们两个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但很多事我依旧不能告诉你们,也许你们会有所猜疑,但是相信我,知道的话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桑焰扫了他们一眼静静启口。

【什么意思!】

幽夜玄第一次在罗佛桑焰面前蹙起眉头。

这分明是,不信任!

【终有一天你们会知晓的,但不是现在。相信我,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会因此受到伤害。】

狭眸镇定,不容一丝质疑。

【焰,你刚才说些是对玉将报恩?是不是他有什么地方会牵制到你?】

幽夜玄还算头脑清晰,没被一时的混乱干扰。

【不,我却是因他而生,但那无关情爱。】

他怎么会明白那复杂的感情,而整个天界除了水火,又有几人真的懂情懂爱,即便是饮下婆娑泪怕是也辨不明爱的成分到底是那种。

罗佛桑焰低眸看着略矮她半头的这毛头小子,暗自感叹。

【焰焰,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也是天理不容的!】

繁梨猛地站起来,走至桑焰面前,握住她的肩头,眼眸中流露出难言的疼痛。

【天理?你觉得蔓藤的存失也是天理所为?蔓藤的能力你应该知晓,她能难道你觉得我不能?】

两臂淡淡挣脱繁梨的紧箍。

虽是于心不忍,桑焰却还是拿着蔓藤这把最锐利的武器戳向繁梨的脆弱。

繁梨此时也必是有些丧失心智才会如此不管不顾,怕是说什么别的他只会无动于衷。

【玉将……真由的你?】

他知晓,他当然知晓。

蔓藤虽是法力浅薄,却能结姻续缘,说白了就是可以逆天改命,只是她力量太过薄弱才会经不住天谴以致……

【他不知晓什么,你们也没必要告诉他什么。】

【你以为你可以遮掩多久!你的发色,你的……你的灵魂里是不是有其他的力量!?】

繁梨直盯桑焰的眼眸一下子变了色。

冰魄之伤,冰寒谷衰落,独身前往边界救得玉将本是该死去的命运……

冰魄的法力是跟自己相差不远的,两百多年桑焰受了一掌还有的那么强至的力量。

冰寒谷曾经那么多法力高强的囚奴都惨死在里面,她却毫发无伤反而锐利突变的从容而出。

边界,虽然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在她去边界的以后没多久,玉将的命盘就一变再变,从命脉消失变得延长变得没了消失的迹象。那些魔兵魔将又岂是等闲之辈,玉将驰聘沙场两百年,魔将魔兵竟一夕之间如数退回?

而她的眸色发色一变再变,若是魔毒,难道力量也会变?越变越强?

【好了,别再想了。你只需知道,我和青玉本来就是一体的,没有人,可以将我们拆散。】

罗佛桑焰轻轻点了点头,不加辩驳,静静转身向外走去。

院落里,一抹墨绿色的身影,陡然而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