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7.迷宫深处遇尽头2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81 2012-02-03 08:54:28

  事实上,思北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

风信子,是很有气节的花,在这种夏秋之交的时节并不会开放。

这不比那玫瑰,整年整年地开着,只为了赚取那些情人们廉价的感动。

思北喜欢它,只是因为名字好听。风信子,鸿雁随风来,这样美丽的花会出现带来的大概都是好消息吧?

会是什么好消息呢?思北忽然好奇起到底是什么人送来的花了,因为知道她喜欢风信子的人似乎并不多。

难道是哪位老朋友回来了想逗自己一逗?

会议结束后,她随手拨通了方若扬的电话,先确定那不是他的一时心血来潮。

“哟,我的亲亲未来老婆,怎么这个时候忽然给我打电话呀,难道这么想我?”方若扬从来自High地很有一套。

思北笑了笑,回答是一片真诚的敷衍:“是,想你呢。”

“那我今天不去接你下班就太不像话了。”方若扬倒真是给个梯子他就敢往上爬,速度比超级玛丽爬天梯还快。

“你猜猜我为什么想你了?”思北随口问道。

如果不是他送的,还是别让他知道了,不然反倒害了那个送花的人。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或许是他们两个刚刚确定关系没多久那会儿。也不知是哪一任的前男友对思北余情未了,只不过在她家楼下多堵了她两天,第三天头上思北就听说那人住进了医院。虽然她很不赞同方若扬的做法,却也能体谅他的心情,更何况终于没人死缠烂打了倒也一片清净。

但是今天这个送花的人,或许并没有什么想法,还是别让方若扬想太多才好。

方若扬想了想:“难道昨天有神仙托梦告诉你我就是你一辈子的夫君,所以你一下茅塞顿开准备找我主动献身了?”

没个正经。

思北心里翻了个白眼说:“再猜。”

“难道是婚前恐惧症要和我退婚?”方若扬又故作恐慌地说,“我告诉你啊思北,我方若扬一旦出手不退不换,至死方休的,你现在要退货可晚了。”

什么和什么?订婚而已,有什么好恐惧的。

思北心里再翻了个白眼,看来这花肯定不是他送的,于是也不再打哑谜而是扯出了另外一件说道:“施言之前打电话来说礼服下周能搞定,让我们记得去看。我怕我忘了,你得记着这件事情。”

“没意思。”方若扬声音包含里着的失望的情绪真的太假了。

“我还有事,先挂了哦。”思北说着挂掉电话然后又翻到表哥的号码,正想拨出去的时候,一通电话接了进来。

“喂,姐?”思北疑惑地问道。

那头是顾望西半忧郁半撒娇的声音:“我要投诉小舅,把我孩子他爸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拎出去出差了!”

思北伤感地叹了口气,每次爸爸使唤姐夫,倒霉的都是自己啊。

“然后呢?”

“然后你姐夫就把我送回别墅让你大姑照顾我了,你知道我有恨你吗,顾思北!”顾望西的声音越发地怨毒起来。

思北无奈地接话道:“我知道你有多恨我爸……”

风信子。

摇曳的花束还在眼前晃着,挂掉电话的思北突然脑中出现一张脸,心蓦地一跳——

难道,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