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16.忧伤满布笑颜后6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52 2012-02-08 21:05:04

  吃过午饭后,思北拒绝了方若扬去看宴会厅以及定菜单的邀请,而是直接回到家中,手上拿的正是让方若扬带来的一份空请柬。

这也是思北第一次看到自己订婚礼请柬成品的样子。整体是个很漂亮的心形,烫着漂亮的金边花纹。忽然想起方若扬提过,这金边是用真的金箔压上去的。

思北摇摇头,真奢侈。

请柬翻开来是淡粉的底色,所有的内容都已印好,唯一需要的只是填上宾客的姓名。

坐在书桌前的思北提起笔来,手随即停在半空中。

陆习。

那个不知道曾经写过多少次的名字,此时竟无从下笔。

“是谁说有在很认真地练画画的,这都是什么?”还是那个速写本,厚厚的一大本,陆习随意一翻就发现了她的小秘密。

她小脸微红,妄图一把夺过速写本并振振有词地说:“那是调剂心情!心情好画画才好看。”

陆习轻巧地一躲,脸上却一本正经地指着其中的一页说:“哦?我倒不知道我的名字有抗抑郁的作用。”

那页纸上,密密麻麻写的全是陆习的名字,楷书、行书、隶书??,相思满溢。

她只能无奈地抓狂:“我喜欢你行了吧。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逼我承认有什么意思啊。”

有什么意思呢?那时的陆习就是觉得有意思,什么意思他也不清楚。

有些时候,就是这么伤感。明明是很甜蜜的事情,成了回忆之后就变得让人难过起来。

思北叹着气,就着回忆用左手一笔一划地写完了那两个字,字迹已经与当初差别很大,也找不到当初心里的那份期待。

手机忽然响起,是陆习。

思北略一停顿后,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陆习的温和的声传来:“小北,已经一周多了,你不是忘了要给我寄请柬这件事吧?”

如果不是方若扬提起那天去医院的事情,思北恐怕是真的忘了:“没有,只是临近订婚事多杂乱,才拿到请柬。”

“今天我在家,会送到么?你或许不知道,我们医生休息在家的时候并不多。”

思北思考了一秒,直接敲他家门似乎还是不适合:“我知道你那个小区的正门边有个咖啡厅,我刚好在这附近,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在那儿见吧。”

事实证明,这个建议,也不怎么合适。

“好,那待会儿见。”陆习的声音是惯常的语调,看不见的,是他勾在嘴角的浅浅笑意。

挂掉电话的思北,懊恼地厉害,干嘛非得答应他今天送呢?

一直在客厅和漏食球较劲的小明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脚边,思北抱起小明,轻轻地顺着它地毛说:“小明,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刚刚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小明舒服地头一转,忽然看到桌上金光闪闪的请柬,头一伸舔了一口。

思北拍着小明的头说:“你呀……我觉得还是应该让若扬派人送的。”

一听到若扬两个字,小明马上汪的一声大叫,警戒地在思北的膝盖上站了起来。

他们俩这是有多大的仇啊,思北笑着摇了摇头把小明放到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