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29. 醉笑陪君三万场9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170 2012-02-17 22:32:09

  实际上,陆习并不喜欢回忆在美国的生活,因为那总是伴随着灰暗、寂寞、催促以及血腥。

他无法向思北完整地形容美国的美好,或是美国的不好。因为对他来说,踏上那片土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人生的不完整。

“巴尔的摩这个名字很特别,听说那里的海鸥特别好看。”思北听的入神,她没有发现,极简单的话语从陆习嘴中说出,与她而言也是最美的天籁。

她并不是一个博学的姑娘,便是她博学,也不会知道美国有一个城市叫巴尔的摩,那里的海鸥特别好看。

“是,那里的海鸥不怕人,自由自在地飞着,我很羡慕。”陆习因为这话而心中暗暗地有些波动,难道她因为自己而特意去了解过么?不想打扰这样安静的气氛,默默地将疑问埋在心里。

“你这么说,我也很羡慕。”

两个小时的路程,并不算短。两人谈话的节奏,也不算快。

陆习努力地挑选着在巴尔的摩的生活片段,尽量避开那些不好的记忆,却发现可以说的真的很少。

那样的七年他是怎样过来的?

狠心地努力将自己的心分割成毫不相干的两个部分,一部分属于自己,另一部分则属于她。

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努力向上,而另一部分却颓靡不堪。工作时学习时的自己冰冷地就好像一个精确运转的机器,高速向前。其他时候的他独来独往,孤独而寥落。

他永远不会告诉她,因为压力太大,曾经有一年他将喝酒发展为酗酒,差点因此而被医院开除。戒酒的日子,每天都过得那样清晰,清晰地感觉到只有蚀骨的孤独围绕着自己。

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地挑选没有太多隐喻的话题,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不远不近。

陆习下车时,很自然地握住了思北的手。

第一次十指交扣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校门口。那是还是她新生入学第一天,站在陆习身边,她骄傲地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直到现在,那天也是她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天。

“好黑。”思北说着,不露痕迹地抽出手来。

陆习低头看了思北一眼,重新握住她的手:“没事,我带着你。”

“你们学校好大啊,我觉得我肯定会走迷路的。”第一次站在F大的门口的思北,握着陆习的手,表情明亮地如最明媚的阳光。

那时陆习也是这般温柔地看着思北,眼中盈盈地全是暖意:“没事,我带着你。”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

思北再次挣脱,向前轻快地走了两步:“不用,我在这里呆了三年呢,就是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了。”

“我呆了五年,比你长。”陆习不再强求,跟上思北的脚步,走在她身后一步之遥。

“是啊,要是不知道你是学医的,恐怕会有人感叹,这么帅一个小伙子大学居然留级了。”思北俏皮地走上马路牙子,如走平衡木一般。

“那你呢?怎么只有三年,又不是专科。”

“学服装设计嘛,自然要喝点洋墨水,去国外实习了1年。”思北很好的隐藏了心中的微微一窒。

大四那年,服装设计班有去国外实习的机会。F大办学一向自由开放,因此实习也给了三个国家选择。分别是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米兰、以及美国的华盛顿。

鬼使神差般的,思北选择了华盛顿,一个与时尚相距甚远却离巴尔的摩只有不到100公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