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39.三虫记,步步紧逼3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28 2012-02-26 13:57:24

  “为什么?不是让你们安心住院么?”陆习温和看着小玉说,虽然不解,但能理解。

小玉抹了抹眼睛说道:“她说她现在头也不疼了,还是快点回家吧,住院也是要很多钱的。可是她疼起来那么疼……陆医生,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医生,我妈妈出院真的没关系么?”

这个问题让陆习在心中叹了口气,这种病不算不治之症。但是出院会不会有事也说不好,要说虫子钻到了什么隐秘部位然后失去活性,一辈子不再复发的可能性也有,不过是极小。如果要说回去之后,会马上病发身亡失去理智,这个可能性也如一辈子不再复发一样小。

这个病,最大的特点就是说不好。说不好什么时候会好,也说不好什么时候会不好,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你却不知道它定的时间是什么。

“我们一块去看看你母亲吧,”陆习站起身来,安慰人他从来都不会,哪怕面对陌生人关心的话也无法客套地说出口,更多的只是用实际行动完成自己心中所想。

“陆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眼泪在小玉的眼睛里打着转,几乎要落下,这样倔强而可怜的神情让陆习有一瞬间的恍惚。

就像被催眠一样,陆习说出了多年不曾对患者家属给过的承诺:“好,我尽力。”

他终于想起,记忆里的那个姑娘,曾经也有这么一双眼睛。

那天天气很好,经不住思北软磨硬泡的陆习终于答应让她在自己上大学前一天跟在自己身边一整天。

可是出门的时候,却出了个小小的意外,乐极生悲的思北摔了一跤,膝盖上不断地渗出血来。

一定很痛吧,可她却勉强地笑着:“陆习,我一点也不疼,买两个创可贴贴上我们就走吧。”

那个表情,鬼才相信一点都不痛。

“去医院。”陆习淡淡的语气,心里是极关心的。

可是她却胡闹地说:“不去!你看我能走的!”倔强地忍着眼泪走了两步,还努力地微笑。

只是为了守在自己身边么?陆习的心一点点地软化,最后忍不住地抱起她说:“去医院看看,都流血了。”

语气是难得的温柔。

“不要啦,我的膝盖我自己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你才答应让我跟着的,才不去医院浪费时间呢!我们去哪里?”被他抱着,虽然高兴,可是她更想呆在他身边。明天他就去S市了,再也没办法每个周末都曾在他身边,这样的事情想到就觉得难过。

陆习抱着思北的手紧了紧,笑问道:“我现在去医院,不知道你呢?”。

陆习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可是对于她,他却一次又一次地破例。

做医生已经有六年多的陆习,生死自然早已经看惯。患者家属无论高兴难过,他都能保持理智地不涉入太多个人情感。

只是和她相似的眉眼,轻易地便让他一反常态。

从病房走出来的时候,陆习的眉头皱地更厉害了。

那样一家人,真有些难办啊。

————今天还有一更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