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55. 夜的回忆冰凉刺骨1(二更)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54 2012-03-10 10:52:37

  门是反锁着的,思北无法推开。

敲门,却没回应。

再敲,里面就像是没有人一样什么声音也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迅速攀上思北的心头。

此时家里的保姆张妈也因为她的动静迷迷糊糊地跟了上来,思北一把抓住张妈的手说:“爷爷屋里的钥匙呢?!开门!”

原本还有一丝睡意的张妈已经完全清醒了,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由于过于害怕完全居然无法对准钥匙孔。思北急了,一把夺过钥匙,门打开的时候思北和张妈都愣在了原地。

如思北所料,顾老爷子摔倒了。

他双眼紧闭地躺在地上,身边还有一个打泼了的玻璃水杯。玻璃碎在地上,还扎了几片在爷爷的身上。单薄的睡衣无法抵挡,地上因而有斑斑的血迹。

应该是晚上起床喝水时不小心摔了。

思北咽了口口水,真正的恐慌之感如同潮水一般袭来,那是伴着绝望与血腥的气息纷至沓来的回忆。

越想躲藏就越是无法抹去。

四年前的七月十二号凌晨一点二十三分,轰动世界的巴尔的摩枪击案,凶手在伤害了十七个无辜民众之后被警方狙击手一枪毙命。

就在那个晚上,思北失去了她一直骄傲的能画出最美的设计稿的右手。

那年她刚刚21岁,正是在华盛顿实习的时候。每到周末她都会开着车去巴尔的摩看看海港,看着那自由自在的海鸥想象着陆习的样子。想到自己和他呼吸的是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连心也变得快活起来。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不能和我们的巴特勒船长喝杯酒呢?”

“额,好的。”思北向旁边挪了挪,给所谓的巴特勒船长腾出个坐处。

那是一个化妆舞会,主题是世界名著的假面舞会,灯影摇曳中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假面。

与思北同行的女伴早已不知去处,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场中兴奋又有些局促地看着大家狂欢。那是一家叫做Klein‘s的酒吧,东区最大。

巴特勒船长已经喝了不少,却依旧很有自持地只是握着杯子沉默,看他的眼睛中的浑浊才知道他已经醉的不轻。

“巴特勒船长,要不要喝杯柠檬水?”或许是他的气质像极了那个人,她忍不住地关心道,当然用的是英文。

“不用,谢谢。”暗哑的声音带着几乎到极限的疲惫。

酒吧的音乐嘈杂,那人的声音很小,思北几乎耳朵贴着他才能听清他的话,可听清之后她就再也无法挪开自己的耳朵。

许多记忆,即便换了时间,换了地点,换了心情,却依然不会改变。

思北努力克制自己喊出他名字的冲动,手捏紧了拳头然后又放松。最终将那句问候轻轻地放回心底:

陆习,你还好么?

“喝一点儿吧,不会那么难受。”思北又拿了一杯柠檬水,扶着陆习的头半强迫半恳求地说。

陆习眼神骤然积聚,仿佛要把眼前的人撕裂一般盯着思北。

一秒,两秒,三秒……

足足有一分钟,他才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