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63. 夜的回忆冰凉刺骨9(2更1)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51 2012-03-15 13:47:31

  爱,怎样也不够。

呼吸的节奏,身体的搏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曾经爱过。

几番抵死纠缠,陆习心满意足之后终于在醉意与疲惫中沉沉睡去。思北虽疲倦至极却毫无睡意,全身仿佛被汽车碾过一样疼痛。

睡着的陆习面容安详如初生的婴儿,手却还是紧紧地揽着思北的腰,生怕她随时逃走一般。

思北手指轻轻划过他的唇,定定地看着他。

这时的他没有了伪装,也没有了攻击性。他们可以假装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什么也不会发生。

总也看不够的,是他沉睡的容颜。那些爱啊,恨啊,忽然变得界限模糊。

“陆习,我爱你。可是你却恨着我,如果明早醒来,你发现我们是这样的见面会多么尴尬。”思北沙哑着声音说。

她无法想象明早陆习醒来看到她会是怎样的表现,因为不敢想象所以选择逃离。

或许她真的应该和他再见一面,却不是这样尴尬地场合。

走出去的时候,她留恋地回看,洁白的床单上点点鲜艳的红显得无比地妖娆。而陆习不知什么时候眉头皱了起来,怕是又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之后的事情,却超出了她的想象与控制,却成就了缠绕至今的噩梦。

那个晚上,一个因妻子出轨的白人憎恨的闯入他妻子遇见情人的酒吧,毫不留情地枪杀了酒吧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部分彻夜都未散去的客人。

思北是最后一个受害者,她在妥善地藏起陆习之后,幸运地从枪口下捡回一条小命。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右肩的剧痛告诉她,她还活在这个世界。

她茫然地看向四周,白色的墙白色的人,就好像是在天堂一样。可是那些护士、医生每个人都紧张而有序地繁忙着,告诉她她真的还在人世。

一个护士见她苏醒,检查了体温伤口后就匆匆走了出去,甚至来不及和她说一句话。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走了过来:“女士你醒了?能否帮忙录个口供?”

“他还好么?和我一个房间的那个人?”头痛欲裂中,她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他还活着么?清醒后第一个冲入脑海的念头居然是这个。

“额,虽然不知道您说的是谁。但是女士,据我所知,您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警察的语气很温和,虽然面目有些凶悍。

思北终于放下了心,配合地与警察录口供。

她才了解到,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凶手刚好被赶来的狙击手击中,这才保下一条小命,只伤了一只手而已。比起其他人,她简直幸运太多。

如果这样,她再去见他会不会至少能让他怜惜?

可是后来的事超出了她的想象——她被莫名奇妙地转院,更加茫然地被抬上救护车送往60公里之外的华盛顿。

后来,用尽了一个月的等待,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恐怕,他是不想见到自己的。

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自己,只是为了省却麻烦而选择不再相见。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可笑到连抓住他问个明白的勇气,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