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65. 冥冥之中的救赎2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42 2012-03-16 10:52:17

  许多年前思北听到陆习那句话时总会觉得安心,却没想到许多年后这样的话依然有着同样的魔力。

可是,他现在真的还能如从前那样一直在她身边么?

一路上陆习的车开得飞快,只盼着赶紧到达思北身边,仿佛再慢一步她就会永远消失不见一般。

他们的对话,一直断断续续地持续着。

内容永远是一个人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就好像只是为了确认对方还活着一样。

“小北。”电话中的声音突然一分为二。

转头之间,陆习如同松柏一样的身姿便出现在了眼前。

她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着他笑,眼泪不自觉地盈满眼眶。

心中明明是高兴的欣慰的,却为什么却这样的悲伤?

陆习心疼地脱下外套披在衣着单薄的思北身上,迅速地开始对顾老爷子进行初步的检查。

“你做的很好,我们现在只要安静地等救护车来就好了。”

陆习说着捉住了思北的手,那双平时总是温暖的小手,此刻竟比自己的还寒冷。

他不自觉地把她两只手握在自己的大掌中央,如同捧着珍贵的明珠。他边给她呵着气边说:“这里冷,你快去加件衣服。”

记不起是谁说要一直温暖着谁的手,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思北看着他,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她整个人的灵魂反复都像被抽走一样,再无法独自去完成任何事情。

“听话,我在这里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陆习连随着她跪坐在地板上,轻轻地把她纳入怀中。陆习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思北身体的颤抖,或许是害怕,又或许是寒冷。面前的人惊慌如受伤的小鹿,一股叫做心疼地情绪占满了陆习的心。

陆习的温暖让思北忍不住向他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一切都是本能的动作,却毫无保留地表现了她的依赖。

“中风……是什么?会死么?”思北看着躺在地上的爷爷,突然想到一个常常听到却不知道是什么的名词。

“不是中风,也不会是中风。”陆习没有回答,而是以一种坚定到近乎蛮横的态度打断她的询问。

思北勉强地笑了笑说:“谢谢你。”

陆习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这个样子不适合你,有我在的时候你只要无忧无虑的依赖我就好了。”

他的声音不算大,却足够有力量;他的怀抱不算温暖,却足够让人依赖。

思北顺从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说:“你说的话,真好听。”

救护车终于在尖锐的鸣笛中呼啸而来,然后又风驰电掣地往医院去。洛谨谦早已派人在急救站等待,只等病人一到马上送去检查。

结果很快出来,脑溢血,需要马上做手术。

陆习进手术室时,门口只有思北一个人,孤寂而凄清地站着,无助地看着众人进去的方向。

“陆医生,我觉得这个小手术或许不需要您亲自进行。您今天白天才刚进行完一个八小时的手术,如果确实不放心的话可以在一旁盯着我。”一同进手术室的值班杨医生看出陆习的疲惫,好心地提议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