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光何以染尘埃

81. 这是我唯一的阴谋3

时光何以染尘埃 月上雨 1042 2012-03-28 21:05:16

  不想让人看出异样的思北胡乱地端起杨子豪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这一杯我来喝,算是若扬今天的最后一杯。”

强烈的辣意呛得她咳得眼泪顺势而下。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方若扬都没有见过思北喝酒,更何况是半杯的whisky,杨子豪更是讪讪地站在一旁看着思北,酒一下醒了七八分:“小北姐,你……这是……”

思北摆摆手让方若扬别再拍自己的背顺气,那大手拍的恨不得把她的肺给拍出来不可。

食道的灼辣感让她觉得难受,可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子豪,我知道你为我抱不平。但是如果我选择了相信,你,以及你们所有人就应该和我一样选择相信。”

说完就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思北,你去哪儿?”方若扬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我去趟洗手间,你要一起么?”她朝方若扬轻轻一笑表示拒绝,因了醉意的衬托倒有些媚眼如丝的味道。

这样一来,方若扬只能作罢。

她只是觉得热的有些气闷想出去走走而已,一出包房门,外面的空气就让她松了一口气。

思北贪婪的呼吸着,又往前走了两步,醉意层层上涌脚步虚浮得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样。

又一次可能要摔倒时一双手有力地扶住了自己,正想回头道一声谢谢,却发现那个人的气息熟悉地让她不敢回头。

真的,是他吗?

醉了的时候,人便更容易脆弱,半醉半醒间几乎以为是一场错觉。

“小北,你怎么醉成这样。”陆习的声音就那样从身后传来,却像隔着一层水一样听得好模糊。

思北想努力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努力地想靠近一些。

重心不稳的她几乎又要摔倒,下意识地扶住他的手然后整个人被他顺势从背后抱住。

“小北,你到底怎么了。你根本不会喝酒的,他真的让你那么难过吗?”陆习的唇贴着她的耳边轻轻地呢喃着她的名字,微微的热气贴着脸颊,如同羽毛在心上拂过一般难耐。

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样轻快的日子,天气总是风和日丽,最大的烦恼也不过为什么陆习这个周末没有回H城。

现在,他回来了,就在自己身后如此地贴近,如此的温暖。

“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她过得比我好罢了。”

陆习的声音如同警钟一般敲响,让思北头痛欲裂。

为什么理智隐匿的时候,脑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他的呢?那样温暖的他,那样冰冷的他。

如果,没有你。

我会不会过得更好?

至少那些危险和灾难就不会发生了对吗?

思北挣扎着离开陆习的怀抱,终于和他正面相对,她勉强地扶着墙笑着:“真巧,在这里都能碰到你。”

那样疏离客气的笑脸让陆习的伸出的手停住,那样孤零零的在半空中顿了顿,终于地握紧拳头收了回来:“今天谨谦生日,我们过来为他庆祝,那你呢。”

思北匆匆地把方若扬的名字推出作为保护自己的屏障:“同事聚餐,庆祝新业务。我也出来有一会儿了,再不回去若扬要着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