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四章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2840 2013-01-09 17:50:09

  “你想要什么条件?不妨说来听听。”沈立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背对着办公桌。许妙妙环视着办公室,再看看眼前纹丝不动的背影,手指轻轻拂过桌面嗤笑道:“你的速度够快的,不过,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呢。”“那你开个价吧。”沈立没有回头,语气仍然平静。

许妙妙走到窗前,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俯瞰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你觉得是这样吗?如果是你出得起的价钱,我身边也自然有人出得起。你重新见到我的时候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回来。”她轻轻嘘一口气嫣然一笑道:“如果你肯将宏远让给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沈立侧过脸看着她,这已经是一张可以让很多男人不能移开目光的脸,会用偶尔的冷淡神情来衬托风情天然的妩媚,会用眼神表达跟动作完全相反的意思。

“我可以帮你开一个公司,并且宏远可以提供任何可能的支持,直到你觉得不再需要为止。”许妙妙毫不退缩地迎上他的目光,语气有一丝冰冷:“是同当年的恒远一样的公司吗?”她转过头,再次看向窗外:“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看看这城市,过去了这么多年,日新月异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你凭什么还给我?怎么还给我?”“妙妙,”沈立的语气多了一丝难得的温和,许妙妙的背影轻微地震动了一下。

“你也说这世界变化了许多,我们也都变了。我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但我希望你能放下,我会为此尽我的努力。”见许妙妙沉默,他沉吟了半晌仍是忍不住开口道:“不管怎么说,许悠始终是你妹妹。也许,也许我们不应该再打扰她的生活。”许悠忽然转过脸来,笑容格外的妩媚动人,眼神却是咄咄逼人:“原来还是这样,这么多年你一点没变,重点总是隐藏在后面。”她转身向前走了一步,面对着门口:“如你所言,我确实已经变了。我不是当年的许妙妙。如果你还费心的以为能够约束我什么,那你就真的错了。我很清楚我要做什么。”从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沈立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他正准备开口,办公室的门忽然被砰的一声重重推开撞在了墙上。

秘书冯琪紧张地冲进门来解释,沈立向她挥挥手示意她出去,冯琪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三个人,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门刚刚关上,安飞的咆哮声立即在室内响起:“要不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你以为你今天还能好端端站在这儿吗?!姓沈的,上次拍卖会上我就看到你找妙妙,我已经和你打过招呼了,没想到你还是不知好歹!我警告你,如果再看到你和妙妙在一起,别怪我不客气!“他瞪了沈立一眼,转向许妙妙道:“我们走!”说着伸手拉过许妙妙就往门口走。沈立看向许妙妙,她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一切仿佛都在她意料之中。她朝他看了一眼,眼神里没有一丝喜悦,波澜不惊到有一丝微凉的悲伤。沈立心下微微一惊,他疑心自己看花了眼,刚刚安飞拉着她的时候,她的上衣被拽得有一点歪斜,衣袖在肩膀处镂空的地方似乎有一道浅紫的淤痕。然而他再定睛去看时,门已经重重地被关上了。

他坐下来拉开抽屉,拿出放在最底层的文件袋,抽出那几张薄薄的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才放下。他靠在椅背上,微微闭上眼,感觉有一丝疲倦。从这样的几张纸上,他不能获得更多的信息,这些平常的经历似乎也再普通不过。但是,他如何知道这中间的每一天的差别,就像这七年,他也是这么一天一天过来的,闭上眼往事还历历在目,可是睁开眼却还是明白什么是物是人非。这样摸不着看不见的路程,是从世界的这一端到另一端都无法企及的距离,就算再给他一个七年跋山涉水,他大概也仍然找不回来七年前的自己,更何况是旁人。只是曾经,只是曾经,但这曾经温暖了他的每一个黑夜,他不想失去这些仅存的回忆。什么样的选择都有得到和失去,并不能仅仅将它们归结为代价。他也不过是在做了选择之后又在接下来的选择中继续选择,才是今天的自己,所以,他也惟有继续选择。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睁开眼,收起了桌上的资料放回原处,才答应道:“进来。”进来的竟然是童颜。他有些意外:“你怎么上来了?”自从那天晚上她从办公室离开以后,他们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见到她倒是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那种无力的伤感与愤怒的感觉似乎又被唤醒,不由让他略感不快。“我来的不是时候吗?”童颜平静地看着他说。她刚刚在楼下正好碰到了怒气冲冲的安飞,当然,还有许妙妙。她看过资料,倒是想起来了她是谁。沈立感觉有一丝头痛,以前童颜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一个许妙妙已经让他警觉了,怎么连她也来凑热闹?“我以前不是说过吗?如果没事尽量不要来公司找我。”他淡淡道。

童颜的脸色有一点难看,他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给他任何一点消息,不接电话,不回邮件,她计算着天数,总是想象着他这边的情形,每天按捺住自己找他的念头,等着他来找她。他不仅一点没有想起过自己,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想见到她的样子。她也想起了那天晚上,看来他一点不觉得需要解释。童颜的身份第一次让她觉得尴尬,并且让她有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她到底算他的什么?绯闻女友还是晚礼服?他从未对她提过任何要求,也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以前从来都是她都不需要开口已是被宠爱得无以复加,可是现在当她发现需要开口时,却似乎不具备这种资格。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粉红色的请柬放在桌上:“这是昨天李太太给我的,说是她的女儿这个周末举办订婚仪式,因为昨天和我在一起,所以请我转交给你。”沈立刚刚看到她像是生气了,没想到转眼就见她的神情黯淡下来,心里不免觉得有一丝愧疚。

他第一次见到童颜是在她与女友合租的房子里,她那时还是一个不太忙的平面广告模特,是因为客户的原因很偶然去那里,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拿吹风机吹头发,因为感冒说话有些瓮声瓮气,清清淡淡没有化妆,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那样子让他想起了许悠,下午的阳光照在地板上,让人心里都是慵懒而惬意的温暖。

后来很久没有见面。然后就是在一些酒宴上或者晚会上的碰面,她挽着一些人的臂弯,妆容总是很浓,打扮也都很抢眼,如果不是她过来打招呼提起,他都没有认出来。在那些场合他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们初次见面时候她的样子。只有在她偶尔笑起来侧过脸的时候,会让他有片刻恍惚。遇见的次数越来越多,也不知是第一印象太过深刻还是为了那片刻的笑容,从开车送她回家开始,事情就不知不觉但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了。

虽然渐渐知道她完全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样子,也更明白她和许悠之间的千差万别,这惯性却还是延续了下去,他们似乎也都很有默契,就这么适当地保留着彼此的位置。如果那晚没有见到许妙妙,也许一切都不会不同。他虽然很清楚物质对于童颜和维持这段关系的重要性,却也明白自己同样亏欠了她。只是因为那一点点相似,就无辜的成为了代替品,而真正的童颜,他其实知道,自尊心是那样强,如果知道是这种理由的开始,是会用他想象不到的方式来结束这浅浅情缘的。

他拿起请柬,翻开看了看,故作轻松道:“你这周末有时间吗?我去接你。”童颜心中泛起一丝苦涩,却终于忍住:“好。那我先走了。”她转过身,眼眶有酸痛的感觉,嗓子眼似乎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也有一种麻木的胀痛感。她快步向门口走去,这样的表情,她不要被他看到。是从什么时候,在这个叫沈立的男人面前,也许要强不服输只是成为了借口,因为也许,她爱上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