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九章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1473 2013-01-21 10:05:19

  “沈先生!”沈立刚从停车场出来,就听到靠墙角的花坛边的声音。他回过头,似乎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许悠,他没有眼花,真的是她。他看着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作何反应。她慢慢走上前来,神情复杂;“你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找你谈谈。”沈立心下一沉,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却仍笑着说;“好。有什么事情去楼上我的办公室吧。”许悠摇摇头:“我来的时候看到那边艺术中心附近有一间咖啡厅,走过去只需要五分钟,我想应该更方便一些。”沈立也不勉强,笑了笑就先向那边走去。他等着她先开口问他,因为他不知道她究竟知道多少事情,但她在他旁边默默地跟着他的步伐,一言未发。他没有转头看她,这五分钟的路似乎比一个小时更漫长。

等到两人终于坐定,她才从包包里拿出一本旧相册,翻开摊到他的面前。沈立一看,摊在他面前的是两张合照,是九年前在许家花园里拍的照片。他拿起相册,凝视着他和许悠的那张合影,半晌没有出声。许悠看着他的表情,正思量着如何开口,他忽然抬起头来:“悠悠,你都想起来了吗?”许悠一惊,这个称呼,她以为只有何家良才会这么喊她。这个之前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男人,竟然也可以这样毫无障碍地亲密地称呼她。她觉得周身都不自在起来。

“沈先生,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我就是因为什么都想不起来,所以才会找你。你……我想,你叫我许悠我可能会习惯一点。”沈立苦笑了一下,缓缓放下相册:“那么你想知道什么?”“你对我的过去了解多少?”许悠审慎地开口,有点紧张地抓住手提包的带子。沈立看了看她的神情,将目光投向别的地方:“可以这么说,在我同你分开之前,我几乎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因为我们都参与了彼此的成长。”他没有转回目光,因为他不想看到曾经在他面前可以无话不谈连笑声都肆无忌惮的许悠变成现在连目光都写满警惕和小心翼翼的陌生人。

“那你知不知道我有个姐姐叫许妙妙?其实,昨天我同她见过面。”沈立微微一惊:“是吗?她同你说了什么?”“她寄给了我这本相册,约我见面,但见了面之后匆匆忙忙地走了,并没有跟我说什么。我感觉……她好像不是很喜欢我,我想,我们以前的关系可能不是太好。”许悠的吐字有点艰难。她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凭直觉,她觉得沈立同许妙妙比起来似乎更值得信任,至少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感觉到他有些许恶意。“她说得没错,你确实有她这么一个姐姐。而且正如你所猜想的那样,你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他目光锐利地盯住许悠;“所以你才来找我,因为你觉得同她比起来,我似乎更值得信任。”许悠微微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那你可不可以将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沈立将身子往后靠了靠,目光却并不放松:“那是你二十年的人生,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不管怎么说,我也好,许妙妙也好,我们都只是你人生的参与者,如今我们告诉你的或许都只是谎话,你没有真正的记忆,所以无从分辨真假。也许最好的办法是你自己想起所有的事情。”

他忽然狠下心作了一个决定,五天之后就是许悠举行婚礼的日子,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许悠嫁给何家良,就算他现在将盛维逼出了南华,可是这场博弈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许悠根本不记得有他这么一个人。而何家良只会对她隐瞒真相,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何家良什么时候会抛弃许悠在她的耳边亲耳讲出真相告诉她她只不过是他报复沈立的工具,就像定时炸弹悬在头顶,而他被缚住手脚不能动弹,既然这样,不如让他帮助许悠,即使真相残忍,也胜过让她知道残缺的真相,在残局中作茧自缚再也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后果。许悠有些愕然地抬起头:“你有办法吗?”“不知道是不是一定可以,但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他付过账,拉着许悠离开了咖啡厅,许悠一愣,竟然没有甩开他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