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十六章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1595 2013-01-31 11:23:15

  “他打你?”沈立的目光闪动,却看不出任何情绪。许妙妙虽然戴着墨镜,化了浓妆,却仍看得出脸上肿起老高。她坦然笑了笑,笑容里既没有难堪也没有痛苦:“只不过是一点小意外。”“为了我手中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沈立有些不依不饶。许妙妙的眼光越过他的肩膀,声音淡淡的:“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我很早就知道,要得到一样东西就要付出另一样东西,甚至是意外的牺牲。”“值得吗?”“我觉得值得它就值得。”许妙妙话锋一转,又换上了惯常的嘲讽语气:“你不是来打听许悠下落的吗?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是我应得的,那天我也只是答应你带走她,可并不包括这些后续情节。”沈立静静听她说完,既没有打断她,也没有生气。“我知道。”他有些迷惘似的停顿了一会儿,口气怅然:“我知道她不想见我。只要她还好好的,就够了。”许妙妙忽然一怔,一时之间竟有些茫然无措之感。难道她就是为了亲耳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吗?”

“童颜在哪儿?”沈立接着直截了当地问道。许妙妙回过神来,语气越发波澜不惊:“不知道。”沈立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她隐藏在墨镜后的双眼,似乎想要从里面读出他想要的答案。“那天是她开的车,”他习惯性地向后靠了靠身子,维持了一个更为轻松的姿势,“你到底在做什么?”许妙妙看出他的姿势更加轻松,而他的目光也投向了别处,却似乎潜藏着更深沉的压迫感。

许妙妙侧过脸沉默着。她的电话忽然间响起来,她拿起来见是安飞,正准备接听,忽然就被沈立伸手压住。她试着将电话抽出来,却完全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按下拒接。她抬起头,他的面色阴晴不定,语气平静却不容置疑:“告诉我。”许妙妙抽回手,不再看他,语气更加冷淡:“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喜欢看到沈立沉不住气的样子,他和她已经错过了太多的时间,在七年前,他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么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可是她知道他对着许悠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七年后的他冷静自制、温和而冷漠,虽然没有和许悠在一起,却将自己的想法藏得更深,更加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可是好在这七年来唯一没变的是,许悠仍是他的死穴,再怎么冷静如他,提到许悠一样会有无法控制情绪流露的时候。对她而言,这是一种残忍而快乐的游戏,如同一个自焚的人同时感受着烧灼的痛苦和解脱的欢喜,她无法控制自己这么做,从见到沈立之后所谓的复仇似乎变成了一种双向的折磨,她每次看到他痛苦心中都会涌起深深的嫉妒和痛苦,却也同时感受着奇异的欢喜和轻松。虽然每次这样之后当她独处的时候就会意识到这可怕的错误和空虚,但在下一次再见到他和许悠的时候仍会忍不住变本加厉。

沈立拿起她的手机对着她,右手拇指按在回拨键上,轻轻道:“如果我按下这个号码,再让他听到我的声音,你猜结果会怎样?”许妙妙脸色不禁一变。沈立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他轻松自然地放下手机继续说道:“你知道,我还有很多种方法让你告诉我。”许妙妙的脸色有点苍白,她的右手紧紧搭在桌沿上,指节由于用力而有些发白。她并不是害怕,而是第一次从对面的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上读出了陌生。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沈立吗?!他竟然学会了用这种伎俩和手段,而且是来胁迫她许妙妙!她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没想到他也已经变了,他从来不知道他对她意味着什么,在某些时候,那样的一个少年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信仰。可是那个邻家的笑容和煦的少年竟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她一时完全惊住,心中说不出是何种滋味,只觉难受得透不过气,既想大哭一场又想狠狠笑话自己一场。可是她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她也笑不出来。她只有静静地在他面前坐着,尽力保持着平静。她一口气饮下面前杯子中的满满一杯清水,再不看他一眼,拿起电话翻出了一个未命名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片刻之后她将电话放进包里,站起来道:“她马上就会到。”她的声音干涩,身体有些轻微地发抖,却终于连眼角的余光都不肯再瞥他一眼,径直坚定而缓慢地向门口走去。沈立目送着她走出门口,脸上极缓慢地绽开了一个无奈而苦涩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