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三十章(二)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2134 2013-08-30 11:37:02

  树下摆了白色的圆桌,桌上铺着白绿格子的桌布,放了不少甜点、水果、香槟等。沈立倒是大方招呼他们坐下来。何家良见童颜低头沉默不语,自己便先开口,碍着楚翘在,倒也并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只是气氛有点怪怪的,不久便冷场了。

楚翘看了看对面两位的脸色,微笑着站起身来:“你们先坐一下,午饭应该差不多准备好了,我去看一下。”她的手轻轻在沈立肩膀上搭了一下,沈立看了看她,几乎不可察觉地轻轻点了点头,楚翘便放心走开了。这一切全落在对面的童颜眼中,一丝凄楚的笑意无奈地凝在了眼里:不过才多久,就已这般默契,她再在他身边待多长的时间都是抵不过的吧。而何家良一直目送着楚翘远去,确定她已听不到他们谈话的时候,才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酒杯,似乎只是不经意地看了看沈立。

沈立朝他举了举杯,何家良并不买账,自顾自地先饮了一口,就放下了杯子。沈立也不以为意,仰头喝光杯中的酒,放下酒杯,目光转向童颜:“我知道,这很突然。”他转头极缓慢地看了看那已远去的小小人影,那种眼光,应该怎么说,童颜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点失去的惘然,一点沧桑的无奈,一点随波逐流的幸福,还有,一点毫不掩饰的怜惜。她也转头看向楚翘消失的方向,这一刻她好像有些明白了:楚翘的身上也是有故事的。他们不过是相似的人,有着同样的伤痕,痛楚太过深刻,伤痕会不会结痂也许这辈子都是个问号。但是正因为这样,他们索要爱的姿势都开始变得畏怯而小心翼翼,他们并不需要过于浓烈炽热的爱恋,只要一点点温暖、一点点情分和一点点安心,去覆盖敏感而隐秘的心事就够了。很显然,对于沈立而言,楚翘就是这样的存在。她会足够聪明足够小心地爱他,就像他会那样对待她一样。两个人互相扶持,直到岁月足够长,老到他们牙齿掉光白发苍苍,终于没有力气去回想那些太过年轻的往事,他们就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当沈立转过脸来诚恳看着他们说但是我是认真的时候,她毫不回避地同样坦诚地看着他,一字一顿:“我明白。”然后从身边拿出已包装好的礼物,递给沈立:“祝你们幸福。”她分明看见沈立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说是惊讶,毋宁说是感动和释然。童颜突然觉得她这趟并没有白来,这个句号分明画得出乎意料的完美。拆开礼物的沈立脸上掠过一丝惊喜,但他先是看向什么都没说的何家良,脸上有一种了然于心的神色,何家良只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沈立才看向童颜,微笑着说谢谢。

吃完饭之后,新婚夫妇一直将他们送上车。车子开动后,何家良看了看童颜:“你还好吧?”童颜摇摇头:“我没事。”她自嘲似的笑了笑:“其实,我以前想过,如果和他一起长大的是我而不是许悠,那么我会不会就能取代许悠在她心中的位置?我很少争强好胜地同人比较,说起来大概也是因为一直受到注目或者宠爱,不管那些东西有多么浮夸和虚假,但至少从来不会让我缺失信心。”说到这里,童颜侧过头看了看何家良,虽然他正看着窗外,但她感觉到他在听,而且是认真在听。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觉得安全又舒心。

于是她继续往下说:“但是在同他在一起后就变了,只要有别的女人走得同他近些,我就会不可遏制地觉得嫉妒。许悠出现后我虽然全盘承认自己输了,却也并不觉得是自己输给了她,只是输给了时间而已。”她仰头喝了一大口水,略带孩子气地豪爽地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到后来,许悠走了,我曾以为也许我还会有机会。”她并不看何家良,却解释似的摇了摇头:“我这么说你别瞧不起我,我只是心里存了这个念头而已,到后来我虽然希望他能幸福,却总是不能完全放弃那幸福里没有我。”何家良看了看她,目光平静,她说的他全都懂,只不过他比她更坚定:因为他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他更爱许悠。在他最痛苦的时候,他也曾怀疑过是不是应该放手,才能将对许悠的伤害降低到最小。可是,终于还是不放心,而且,他也不能容许自己的未来里没有她。

童颜笑了笑:“不过到今天,他和别人结婚的时候,我才总算是明白了一点。新娘不是许悠,这点对他来说,是一种残酷,也是一种慈悲吧。以为不能失去的终于失去了,却在以后换取了安心的日子。而人与人,其实是没得比较的,尤其是在爱情里。你也许更漂亮,家境更好,有更多令人艳羡的东西,这些却不能在你爱的人那里加分。如果这些不是他想要的,打动他的就只有他眼里的那个人。而拿什么打动一个人,却要出自天然,刚刚好有相合的缘分的气场,这些东西却太过玄妙,是在我的技能掌握范围之外的。”她顿了顿,才低低说了句:“所以说,我不能不认。”

说这话的时候她低着头,碎发垂在耳旁,微微擦着颈项,勾勒出她精致的侧脸,有一种不常见的虚弱,反倒格外惹人爱怜。何家良忍住了伸手替她撩起碎发的冲动,窗外的太阳适时地照了进来,他又想起了那个遥远得像梦一样的下午,白皙的颈项和潮湿的手心以及他想要守护一世的幸福。世上只有一个许悠,而这样的人,他只能有一个。

而今,沈立已经另娶她人。也许,这世上只剩他一个人爱着许悠了。他一定要等到她回来。他也是怕的,怕横生枝葛。所以他竟也由得自己硬着心肠,不去安慰童颜了。

只是到了下车时,他扶着车门站了一会儿,也没回头:“你挺好的。如果我没有遇上许悠,也会爱上你的。”他说完关上车门,径直向远处走去。

而在已经驶离广场的出租车里,听到这话的童颜身子猛然一震,她没有抬头,大滴温热的眼泪落在膝头,温柔地打湿了浅粉色的裙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