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二十七章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2402 2013-07-06 12:49:20

  童颜:一切安好?我已许久没有上网,前天才看到你发到邮箱里的贺卡和信件。我想我大概不必跟你客套,无谓说什么打扰你之类的客套话。不过对于我不告而别这件事,倒是的确应该跟你表示歉意。遇上你这么一位朋友,是我的幸运。我也相信你大概可以猜度出我心中的苦痛,因而表示原谅。我身边还有一点积蓄,可度一些时日。如果钱花完了,我也自己能够谋生。我想你大概还要叮嘱我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这些我也提醒着自己。所以你不必太担心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虽然我还不知道这次要走多久,不过如果我要回来,必定会第一个告诉你。余下的话也不必多说了,我的心情也已慢慢平复下来,以后如果没时间写信的话,我会给你寄明信片。祝安。好心情。

许悠

童颜:我今天看日历,才想起我已经离开南华五个月了。我现在在清溪城郊的一家玫瑰园里工作。离城很远,有些荒凉。不过泥土很松软,花很漂亮,比我以前收到的任何一枝玫瑰花都要漂亮。早上看到朝霞照在玫瑰园上光芒万丈的那一刻,觉得每一天都像是新生,忍不住想要在心底感谢上苍: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工作要戴很长的橡胶手套,还有很多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活计,我还认识了许多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的“生物”。很多时候我们会从早忙到晚。

老板不爱说话,看起来是个寡言而严肃的男人。老板娘笑的时候眼睛弯弯像月亮,是个开朗勤快的女人。我们的客户几乎都是她在联络。每逢周三都会给我们做小吃、切水果。有时候她还会亲自开卡车去城里送货,这时候我也会跟她一起去。她还说要教会我开卡车呢。

昨天我也去了城里,但不是老板娘去的,是和司机小丁去的。他在这里已经快两年了,是个有点油嘴滑舌的年轻人,喜欢吹牛,有时候偷点小懒。我经常听他一路讲自己的故事不知不觉就进城了,虽然大部分的故事可能都是他编出来的。他人倒不坏,还经常帮我剪枝。

你回信中告诉我说你去名城旅行了,要是你已经回来了,给我回信。我下次进城的时候给你寄一束我亲手种的红玫瑰。祝安。

许悠

童颜: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这边的天气不是太好,有时候很干,有时候又很闷热。我身上起了一些红红的疹子。抹了药之后见效很慢。医生说最好要换个环境。而且听老板娘说最近花卉市场不太景气,玫瑰园的生意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我准备离开这里。昨天跟老板娘说的时候,她还很舍不得我走。老板拿相机给我们拍合影,小丁也显得不太高兴。我忽然也有点舍不得,他们对我都很好,这么突然的决定让我多少有些歉意。

夏天这么热,我要找个清凉的地方度过。晌午的时候再睡上一两个小时,做个长长的梦就更好了。等我安顿下来了再给你写信。祝安。

许悠

童颜将邮箱里的三封邮件又看了一遍,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担心:收到最后一封邮件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她站起来走到窗前,最年老的叶子已经渐渐黄了边缘,秋天要来了。清早和傍晚的空气里多了几分凉意,必须添上一件薄薄的外套。

外面忽然响起了清脆的铃声,“童老师!你的信!”童颜一边答应着一边从屋里走出来。小镇真的很小,镇上就只有一个小小的邮局,平时送信送报纸都是用自行车。送信的小伙子叫宋骁,高高大大的,一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比童颜小两岁,在G省读大二,爸爸是镇上的邮递员,他从高三起每年暑假都会帮爸爸送信。

宋骁递给她一个信封,她接过来说声谢谢,便转身往屋里走。“那个……等一下”,童颜闻声有些疑惑地回头,见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从包里掏出一个大石榴:“这我们家树上摘的,你拿着吧。”他说这话时好像有点紧张,脸上还泛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红。童颜笑了笑,接过来:“谢谢。我挺爱吃石榴的。”听到这话,他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真的?那我明天再多带点给你。”“哎——”童颜刚想叫住他说不用了,他已经骑着车一阵风似的走了。晨风鼓起他黑色的头发和白色的衬衣,在朝阳的照耀下像只张开羽翼的鸽子。真年轻啊,简直是明亮得炫目。童颜盯着他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微微出了神。等到回过神来,想起他脸上泛起的那一丝微红和眼中瞬间亮起的神采,掂掂手中沉甸甸的石榴,忍不住责怪自己失言:说谢谢就是了,何必多加这么一句呢?

不过一看到另一只手上拿着的信件,她就不由得转移了注意力,应该是许悠寄来的吧,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正好她也可以告诉她自己现在的情况。她回到屋里裁开信封,将里面的东西抽出来一看,不由愣住了:竟然是一张大红的婚柬。她的心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强自镇定着自己翻开来,看到新郎名字的那一刻头脑中还是“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她“砰”地一声迅速合上了请柬,桌上的大半杯茶水因为猛烈的震荡溅了几滴出来。她看着桌上的那几滴水珠,脑子里一团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有人在不停地摇自己的肩膀,无意识地抬头往那方向看去,才看到妈妈一脸的生气疑惑和不断翕动的嘴唇。那声音似乎是慢了好几拍才从空气中凝聚起来送到她的耳中:“我敲门喊了多少遍吃饭了怎么也不答应一声?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大概是意识到她神色不对,李晓芸朝女儿手上看去,童颜忽然清醒过来,立刻拉过摊开的书本盖住请柬,一边笑着站起来遮挡住她的视线拉住她的手往外走:“不要生气啦,我刚刚看书看入神了没听到,待会儿多吃点儿补偿你好不好?”李晓芸半信半疑地看了女儿一眼,见她笑得灿烂,禁不住她拉着自己的手来回晃,忍不住将手一甩,绷着的脸也松了下来:“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撒娇,吃饭是帮我吃的吗?”童颜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不生气了,又笑嘻嘻地凑上去:“没有啦,是你做饭太好吃,我回来已经长胖好几斤了。”她一边说一边提高声音:“爸,你说是不是?”餐桌旁传来童致新翻动报纸的声音和心不在焉的含糊的答应声:“是……是……”李晓芸忍不住“扑哧”一笑,往厨房里走:“什么是是是,你连问的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答应得这么快……”她絮絮叨叨的声音渐渐变小,厨房里传来了碗盘偶尔碰撞的清脆声音。童颜定了定神,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了下来,端起碗喝了一口稀饭,偷偷看了看还在看报纸的爸爸,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像妈妈一样问东问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