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碎却琉璃影

第二十八章

碎却琉璃影 苏味殊 2134 2013-07-11 10:26:59

  “童老师再见!”最后一个孩子松开牵着她的手,蹦蹦跳跳地向家门口走去。童颜一直看到他进了门才转过身来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回走。她脸上的笑容就像被巫婆施了魔法一样褪得干干净净。

从名城回到南华,她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回家了,很快在小镇上的幼儿园里当了老师。她一直都挺喜欢小孩子的,小时候很认真地想过要当幼儿园的老师。当然,多少与她的幼儿园老师有关系。她的幼儿园老师姓程,童颜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程老师,觉得她又漂亮又温柔。那时候每回她淘气妈妈凶她的时候,她都偷偷地想:要是程老师是我妈妈就好了,她一定不会凶我。这当然是小孩子脾气,后来想起来都是笑话,不过程老师一直都是她印象中的女性典范。

在她离开家之前,每年都会碰到程老师,她自己一年年长大,她却似乎一直都没变老,还是那么漂亮、温柔,笑起来的时候非常亲切。程老师的丈夫是个工程师,人很和气,在家的日子不多。不过看得出来他们感情很好,每次他回家都会往家里拎大包小包,隔天就看到程老师穿着新衣服或者围着新丝巾跟他一起出来散步了。他们散步的时候没有手挽手,也很少说话,有时候互相笑笑,童颜有几次看到他们,本来想过去打招呼的,最后都没往跟前去。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可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他们很幸福,看到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样的词,她觉得都是形容他们的。

大概是两年前吧,她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程老师,她目光呆滞、神情憔悴,看上去老了很多,童颜正准备打招呼,只略一愣神的功夫她就已经从身边走过去了,根本没看见她站在对面,那样子估计是谁站在对面她都不会看到的。回家之后说起这事,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丈夫因为施工事故去世了,她要回老家了。童颜听到消息的那天晚上很久才睡着:她觉得很难过。他们夫妻两个人一直没孩子,但程老师很喜欢小孩,可是现在因为丈夫去世了,她竟然把这么喜欢的工作也辞了,以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可怜呢。

那时候她还没遇到沈立,偶尔逢场作戏,根本没有付出过真心,还不能理解失去爱人是多大的苦痛。但是这次回来,听说幼儿园缺老师,除了自己以前有这个愿望外,多少也是因为程老师。这时候再想想程老师的事,方才对那种感受一知半解。她现在虽说是失去沈立,但也许还有希望,再退一万步讲,他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啊。如果人没了,别的话根本无从提起。而程老师和她的丈夫情深意笃,又远胜过她对沈立单方面的爱了。如果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也许连生的勇气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她自己禁不住吓了一跳:这是在想什么呢?抬头一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家爸妈他们该着急了。她加快了脚步匆匆往家里赶,到家门口时看到屋里头亮着的灯、玻璃窗里传来的声音,心里头一松,摇摇头收拾起散乱的心绪迈进门去。

一直到吃过晚饭洗完澡,她推说有点累,没有陪爸妈在客厅看电视,一个人先回房了。关了房门,打开台灯,先坐在床头出了会神,才从桌上的存钱罐里头拿了抽屉钥匙。她早上一吃完早饭就赶快抽了空回房将请柬连同信封一并收了起来。这时候拿着它,她觉得心情已经没有早上那么激动了,却看到信封还在微微地颤抖。她伸出左手用力握住右手手腕,将信封放在桌上,抽出请柬,却并没有急着打开。

大红的封面,烫金的楷体和双喜的图案在灯光的照耀下有点晃眼。她像是没看过结婚请柬似的仔仔细细看了一回:这样普通俗气又喜庆的一张帖子,竟然让沈立心甘情愿地拴住了。他那样的一个人呢,她还以为至少是三五年以后的事情。她总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其实哪有什么不一样呢?管他是俗是雅,是好是坏,无非是不肯对她罢了。从今以后这人算是真跟她没半点关系了,冷着了饿着了,身边自有那贴心的人儿去护着她,她是半点忙帮不上半点心操不了了。求着对人好本来就没什么意思,胡搅蛮缠去当小三,她也没那么下作。

到底是要打开的,她伸手的时候忽然犹豫了一下:新娘是许悠吗?早上只看到沈立的名字就已经是失魂落魄,再加上妈妈进来,她根本没来得及看,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屋里的空气似乎燥热了起来,她手心沁出了一点汗:如果是许悠,她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以后要怎么办呢?如果不是许悠,她难道该高兴吗?那她不仅彻彻底底看错了人,许悠又该怎么想?这么一想,她不由自主将手缩了回来。客厅电视机里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入她的耳朵里:“我把什么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是带着哭腔的中年女声。“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是我的,这个家也是我的,从今以后你不许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亮亮!把亮亮给我!”只听到大力关门声和又一轮呼天抢地、纠缠不清的嚎啕戏码,不知道爸妈又再看哪部新的苦情戏。

童颜心烦意乱,真想走到客厅让他们把电视声音调小一点。她在房里胡乱走了几步,下了决心一口气奔到桌边不管不顾地将请柬掀开:黑色的笔迹在红底的映衬下极是分明,峥嵘而又潇洒。看到那字迹的一瞬间,童颜还是觉得眼睛被刺得一阵生疼。那是他的字,他是亲自填的请帖,他的字向来是好看的,签名更是好看,现在看起来却不啻于赤、裸裸的嘲笑。他名字旁边骄傲地站着另两个龙飞凤舞、笔画繁多的汉字:楚翘。这又是谁?她目光上移到起始处:恭请童颜女士及全家……她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这样正正经经的邀请,客套虚伪的口吻,空白处她的名字也是他亲手填上去的,还是好看,而且她应该深感荣幸:这辈子她估计就这一次机会让他写下自己的名字了。可为什么她觉得那么恶俗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