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白狐:等你爱!

第17章 求卦签 幕云遮

白狐:等你爱! 白马飞雪 2595 2011-10-03 10:38:16

  白笑天在前面骑马慢行,待艾云坐稳,轿夫便起轿了。

原来胖子有力气,总把轿子往自己这边来点,好让瘦子少吃些力,但今日可奇,抬上轿便如空的一般,心说:坏了,是不是走时没绑好,轿子朝瘦子那边去多了!于是大声问道:“瘦子,累不?”瘦子道:“不累啊!”二人便不再多说,一路前行。

快出城门时,小雨停了,艾云对两位轿夫道:“两位小哥,就到你们日常等活的地方停下吧,我下来有点儿事!”

轿夫只好停下,见艾云出了轿子,白笑天打马回转,问道:“怎么了,云儿,为何停下了?”

艾云道:“反正离城外已不远,在这儿也方便他二人等活。再说,我想去算一卦。”

白笑天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处“李半仙看相算命”的摊子,虽认识却从未算过,不由笑道:“你也信这个?不过哄人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算一卦又何妨?”云儿见他不乐意去,只管拉了缰绳,白笑天只好下马,和艾云来到李半仙之处。

李半仙一见艾云,眉开眼笑,打发了众人,才道:“姑娘最近可好?今儿要算命吗?”

艾云拉白笑天近前,道:“先给他算一卦!”

白笑天皱眉道:“云儿……要算你算,我就不算了!”

李半仙道:“白公子也算名人,能给你算一卦也算老夫有幸,这样吧,若算得好了,给钱;若不好,不要银两!”

白笑天道:“那你还是给我算好点吧,我情愿掏银子!”说完,伸出右手,李半仙盯了一会儿,摇头道:“算了吧,恕老朽无能,看不出什么,不收一文!这样吧,你不妨自己抽签,或可撞撞运气。”

“抽签,抽什么签?”白笑天不高兴地说。

“那要看公子想抽什么签了,财运签?时运签?婚姻签……”李半仙说着向前推了推签筒。

白笑天一听“婚姻签”,顿时来了兴趣,喜道:“那就抽个‘婚姻签’吧!先说好,上上签,双倍付钱,若不好,我可不付!”

“那是!那是!”李半仙双手抱起桌上其中一个签筒,哗啦啦一通乱摇,然后摆放端正,让白笑天抽。

白笑天闭上眼,静会儿神,然后伸手去抽,先抽一个,觉得可能不好,放下,又摸一个,觉得也不好,最后一咬牙,抽出一个,拿起来看,只见上边写道:“洞房花烛夜,遥看柳梢月。命运多波折,石榴花儿谢。”白笑天念了两遍,也不解,气得扔下,道:“看不懂,可见是不好,最后两句,明显是下下签!”

李半仙道:“你若觉得不好,不灵,那就再抽个‘情感签’吧!”

“‘情感签’?还有这等签?婚姻不就是情感吗?怎么还分开抽?”白笑天还是第一次听说有“情感签”,很是诧异。

“呵呵,白公子难道不知?这天下凡人,心仪的不一定成就姻缘,成就姻缘的也不一定有情感呀!所以,这婚姻是一码,情感又是一码!”李半仙洞察世事的目光含着一丝看破红尘的笑意。

白笑天看了看云儿,若有所思,才道:“那好吧!大不了再抽一把,好了信,不好了,我不信就是了!”

这次他瞪大了眼,仔细地看看这个,又摸摸那个,方抽出一根,自己也不敢看,递与云儿。

艾云见上边写道:“两情长相悦,缘源痴情绝。生不能同生,死或可同穴。”心里不由暗暗揣摩,也是不得甚解,但总觉不好。

白笑天问:“好?还是不好?”

艾云递给他,道:“你自己看吧!”

白笑天看后,马上掷于桌上,拉艾云就走,回头对李半仙道:“以后再不来你这里算命了,什么生了死了!你就不会整点好签吗?”

云儿挣脱不走,对他道:“你先去前边等我,我一会就到!”

白笑天摇摇头,放下她自顾牵马走至前边不远处等候。

看白笑天走开了,艾云问李半仙:“你方才看他的手相,可是不好?”

李半仙道:“姑娘果是慧眼。不是我不说,实在是不好!”

“说与我听吧!”艾云心里一沉。

“唉!繁华一时间,一朝俱散完。天灾人祸有血染,生离死别不可免。若他坚强点,或可逃过一劫,但凡脆弱点,就毁灭了!”李半仙沉声说道,透出一些莫名的寒意。

艾云听此言,一阵如冰寒,喃喃道:“可有破解之法吗?”

“呵呵,姑娘说笑了,命运之事岂是说改就改得了的?天意如此,任谁也无可奈何呀!”李半仙摇摇头。

“那签上的话又是什么意思?看不太懂!”艾云拿着签又看了一遍。

“别说姑娘不懂,我也不懂呀!或许等事情发展到那一步,才知晓也未可知。姑娘也不要太当回事儿,保持你自己的心性就是了!”李半仙像是在提出忠告。

“哦,对了,还有最重要一句话,他可是我要找的人?”艾云心中有着连日来的不甘。

李半仙奇怪地看了看艾云,奇道:“其实——姑娘心中,早有答案,他并不是你要找的人,又何须问我?”

“你,确定?或许某一天他会变成我要找的那个人的模样呢?”艾云抱着一线希望。

“是则是,不是则不是,我纵骗别人也不敢骗你呀!”很肯定的回答。

艾云心情随之暗淡,说不出的难受。不料,李半仙又道:“不过,他虽不是你要找的有缘人,却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结,今生你们逃也逃不掉的!”

艾云惊疑的问:“何出此言?”

“唉!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其他的再也不知了。姑娘快去吧!看他已等着急了。”李半仙冲她挥挥手,不愿再说过多的话。

艾云见白笑天站在一棵高大的槐树下,焦急的向这里张望,于是言过谢,撇下李半仙去了。

李半仙捋捋稀稀拉拉的胡须,自言道:“唉!一场劫难,无所幸免啊!”正要坐下歇会儿,胖子和瘦子凑上来。

胖子问:“喂!老头,你给他们算的啥?”

瘦子也道:“是呀!是呀!给我们也说说嘛!”

李半仙撵道:“去去去,瞎凑啥热闹?该干嘛干嘛去!”

胖子道:“不是好奇嘛!哎,你说,这白笑天倒没啥,那白衣姑娘可奇怪了!”

李半仙一惊,强装镇定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瘦子道:“你不知道哇,老头!方才她坐我们的轿子,轿子如空的一般!她就是只猪啊狗啊也得有点分量不是!你说奇不奇?”

李半仙一瞪眼道:“这有什么?你没见她很瘦?别在人前人后说长道短,方是为人之道,说你们也不听,吃了亏就晚了!依我说,赶紧去等客吧!你要算命便在此,不算命赶紧走开!”

胖子撇撇嘴道:“耶耶耶,见钱眼开!我们偏不算!你那不准!上次你说我和瘦子几年后有一场大灾,鬼才相信呢!瘦子,咱走,不过问问,不说拉倒!”说完,拉瘦子离去。

白笑天牵着白龙驹,让艾云坐上,看艾云一路闷闷不乐、无精打采的样子,安慰道:“云儿,休要信那算命的胡说,若不是你让我去,我才不去算呢!他要说你什么不好听的,你只当大风吹了去,只别信!”

艾云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半仙非同一般!”

白笑天大笑道:“还非同一般呢!净糊弄人!连我的手相都看不出,还算什么命?反正我不信,早忘了那签上的话了!”

出城门不远,见有许多上坟的人,挎筐提篮,你来我往。白笑天在路边买了些烧纸、纸质金银锭,以备扫墓用。一转眼,竟不见了云儿,心里不由着急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