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白狐:等你爱!

第50章 夜幕下 黑衣人

白狐:等你爱! 白马飞雪 1286 2012-04-12 11:18:12

  是夜,黑如墨漆,伸手不见五指。一个黑影悄悄潜入蔡府。迎着朦胧的灯笼光线,只见他身轻如燕,步伐快捷,一路走来,如入无人之境,只见他蜻蜓点水般落在左丞相蔡景的书房前,轻叩三下,门应声而开,黑影一闪身,进了屋,门“吱呀”一声又合上了。

那黑衣人,黑布蒙面,头戴黑巾,仅露出鹰般犀利的双眼,目光中透着让人生畏的寒气。

蔡景忙让座,毕恭毕敬地亲自为黑衣人端上茶。显然来人身份非同一般。

那人冷笑道:“放下吧!公事要紧,谁还有心思喝。我问你,事情进展地怎么样了?还顺利吧?”

蔡景忙负手回道:“一切如大师所言,依计行事,很是顺利!”

“那丫头可听话?”黑衣人锐利的眼睛逼视着蔡景,透着两束阴冷的光芒。

“哼,初始有些不太配合,甚至想逃走。不过,我一亮明身份,她老实了许多。”蔡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好!干得好!事成之后有你的荣华富贵。”黑衣人拍了拍蔡景的肩头,深厚的力道不由让蔡景身形一抖,蔡景顿了顿,随即躬身道:“多谢栽培!我一定为您效劳,肝脑涂地。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还请指示!”

“快说!”黑衣人双眸再现冷光。

“那丫头提了个条件,说想把一个人安排到宫里,目前,翰林书画院还缺一个空职,你看,要不要用他补上……”蔡景试探着问道。

“哦,可知那个人的来路?”黑衣人眉头一皱。

“我已查过了,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你看……”蔡景察言观色,等着对方的回话。

“量她也不敢耍什么花招,就依她所言。”黑衣人哼出一声冷笑。

蔡景似乎略有顾虑,又缓声道:“这个书生倒是无妨,只是……他的父亲有些来历,也在朝中做官,我担心是否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黑衣人沉吟片刻,问道:“他父亲做什么官?”

“也是文官,任秘书省正字。”蔡景回完后,看那人默不作声,只好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是个小官,无妨!还有,你没有打点过吗?”黑衣人突然冷眸一扫,看得蔡景心里发毛。

“唉,别提了,去了几次,无奈是个老骨头,又臭又硬,不吃这一套,送去的东西都被退回来了。再说,一个下官,总不能让我去巴结他吧?只好由他去吧!”蔡景叹口气,似乎满腹委屈,以此来掩饰并不是自己的办事不力。

黑衣人想了想,方道“嗯,这还是个问题!若不随那丫头的意,以她的刚烈性情,只会坏了大事,我们在她身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岂不前功尽弃?”随即他送怀里掏出一个物件递与蔡景,想是早就准备好,又沉声道:“也罢,你只把这封信交给她,她准会把握分寸的。”

蔡景一时好奇,陪笑道:“写的什么?我能看看吗?”

“你?”那人冷笑道,“给你也看不懂,那是女真文,信中不过告诉她,她的父母很想念她,让她凡事小心点,即可保全家平安。”

蔡景摸了摸,软软的,乃是一个金色的锦囊,在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蔡景狞笑道:“呵呵,还是大师有办法。”

“办法!十年磨一砺,可是玩儿的?”黑衣人沉声一喝,见蔡景吓得低下了头,也懒得再说太多,起身就走,走到门口,似想起什么,又问道:“那个书生叫什么?”

蔡景忙低首答道:“叫柳雅士,琴棋书画俱通,也有些才情!”

“柳雅士?这丫头难道也动了真情?警告她,不要玩火自焚!”黑衣人微微怔了一下,拂袖而去。

“是,大师!”蔡景恭送对方,等悄无声息半晌后,方昂首挺胸,拂了拂额上的冷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