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白狐:等你爱!

第77章 关帝庙

白狐:等你爱! 白马飞雪 1259 2012-11-14 09:14:22

  白笑天在书房就寝,想起这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纷纷扰扰,物是人非,不禁心乱如麻,感慨万千,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索性披衣起床,挑亮了灯,拿起一本范缜的《神灭论》看起来,这才静下心来,直看得豁然开朗,心服口服,于是摊开一方白色的锦帛,提笔写道:

浮屠危政事,沙门败风俗。如逢惊雾起,寡欲尽天年。

万事生自然,变化源自身。有存也有失,生死顺天命。

平民安于种,君子安于静。有耕才有粮,有蚕才有衣。

有因皆有果,有安便为乐。上下一条心,才有人上人。

写完后,白笑天扔下笔,伸了伸懒腰,打开窗户。

一阵凉气扑面而来,白笑天不禁打个冷战。雨不知何时已停下了,屋檐下还偶尔有水滴落地的声音。

仍是一片夜色,深不见底。

忽听咕咕几声叫,一只白鸽呼一下闯进窗子,跌跌撞撞一阵乱飞,似乎在寻找最佳落脚点。

是鸽子小白。

小白最后落在了桌上的字迹未干白锦帛上,眼睛惊恐万分,羽毛蓬乱乍起,它使劲抖了抖身子,咕咕咕不停地叫着,在白锦帛上行走。

白笑天一阵惊愕,因为他看见灯光下的白锦帛上一串血红的鸽子脚印,小白的羽毛不再是纯白色,上面沾满了鲜血,如白布上的被撕碎了的红色花朵,触目惊心。

白笑天小心地拿起小白检查,身上并无一丝伤痕。

那么鲜血从何而来?

小白自从上次送给艾云后,便一直在关帝庙的冷面郎家,开始是牡丹喂养,后来由喜鹊和小燕子照料,很是相熟,极少飞回来,即使回来,也是和屋顶的鸽子朋友们亲热一番,就又飞走了。现在,它三更半夜奇怪地飞回白府,浑身是血,又说明什么呢?

一定是关帝庙出什么事了!

白笑天不敢耽搁,擂响了月月的门。艾云睡意朦胧地开了门,问道:“天亮了吗?哦,还没有!你——有事?”

白笑天急切的把鸽子拿给艾云看,简单说了刚才的疑问,艾云倒吸一口凉气,惊得手足都有些冰凉。

此时,月月也起了床,赶了过来。

艾云愈想愈怕,不由面露惊恐之色,忙对月月说:“月月,你快去告诉牡丹,让她速到关帝庙,让小二速去酒家请一下酒捕头,一并赶到关帝庙!哦,对了,你身怀有孕,好好在家,就派个丫鬟去吧!”她又转身对目瞪口呆的白笑天急切道:“笑天,走,我们现在就去关帝庙!”

当艾云和白笑天一人一骑赶到关帝庙,天已经蒙蒙亮了。

树上、丛林中的晶莹水珠,随他们的风驰电制纷纷落下,空气潮湿,冷风吹拂,带着莫名的寒意。

关帝庙坐落在荒凉的原野中,四周了无生机。

还未到关帝庙,艾云和白笑天已觉得有些不对劲,那里安静无比,沉寂无声,随着阵阵晨风吹过,还隐隐带来一股血腥味。

他们对视间,一脸惊异,下马快步跑去。

却见冷面郎仰面躺在关帝庙正殿地上,面目全非,应是被一掌硬拍上,脖子上的伤口似乎还在向外冒血,他一手握着平时练功的大刀,一只手紧紧地抓着一块残布,身子向前倾,想是要拼命搏斗,阻止对方行凶。

喜鹊、小燕子、小猴子无一幸免。他们可还是孩子!

艾云浑身战栗,眼泪默默流下。

千年来,她从未感觉到害怕,也从来没被打倒过,可这次,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之感慢慢袭来,带着想把她彻底吞噬的阴险之气,步步紧逼,等她缴械投降。

若是敌人一刀刀的捅她,她不怕,她怕的是身边的亲人悄无声息的被迫离她而去,这比捅她刀子要疼痛的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