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白狐:等你爱!

第83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

白狐:等你爱! 白马飞雪 3498 2013-04-19 18:19:12

  艾云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一点也不敢耽搁,第三日早上便到了终南山。

终南山依然千里苍翠,云雾缭绕,飞瀑倾泻,气势磅礴,仿佛千百年来都不曾改变过。

匆忙赶到太乙山的太乙门,艾云对殿前的童子问道:“天道真人可在?”

“您是问曾经的掌门天道道长吗?”童子奇怪地看着艾云,仿佛觉得艾云的问题有些不可思议。

“对,你快去禀报,我有急事找他!”艾云顾不得细想,心想,只要见到天道道长,一切定能明白。

两个童子对视了一下,一人道:“对不起,道长云游四海去了?”

“什么?云游四海?这可怎么办?他……他是不是已经不做掌门了?这样吧,你去禀报一下现在的掌门,无论如何,我要见他一面!”艾云没想到事情会是如此,顿时感到有些无措。

“对不住,他正闭关修炼呢,不便打扰,夫人还是请回吧!”童子不客气地回道。

“你们……”艾云不由有些气恼,“此事关系重大,说不定和你们太乙门有关,你最好快起禀报,否则出了事,拿你们是问!”

那童子想是见得多了,冷笑一声,置若罔闻。

艾云只好“呛啷”一声抽出了飞雪剑,带着一股若不去禀报就硬闯的架势。

两位童子倒是眼尖,一见泛着白光的飞雪剑,不由大吃一惊,一人抖抖索索的对另一人道:“快、快去禀报掌门!”

不一会儿,艾云就见道童急匆匆赶来,弯腰请道:“掌门有请!”

艾云虽然对道童前后的差异觉得有些奇怪,也没深究,收了剑,跟随他,走向大殿,但见殿门上“太乙门”三个大字,硕大醒目,中间门厅大开,迎面却是一层层的石阶,两边皆是悬崖峭壁,走至尽头,是一面高耸无比的红墙,下面是一扇高大的红色木门,高达好几丈,须仰视才能看到门顶。

穿过门,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地面皆为汉白玉铺砌,四周是白色的圆形大柱,上边刻着精美的浮雕花纹,远方白云朵朵,宛如仙境一般。再走过无数的阶梯,便到了“太乙殿”,此大殿雄伟高大,气势恢宏,几面门扉大开,殿内开阔明亮。

殿内坐着三个身材高大的人,一个个气度不凡,卓尔不群。尤其是坐在中间的那位道人,年岁稍大,一身干净利索的蓝色道袍,鹤骨仙风,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有极高深的修为,想是身份也极为特殊。

见艾云走进大殿,三人忙站起身迎上来。为首道人声如洪钟施礼道:“不知狐仙驾到,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我是‘太乙门’的掌门智真,这是我的左右护法。”

一听“狐仙”二字,艾云不禁愕然道:“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此事说来话长,你请坐下我们慢慢讲!”智真掌门道,“前掌门天道真人二十年前就吩咐在下,若有一天,有一位手拿飞雪剑的女子到来,便是千年狐仙,让我们好生对待,说出实情,以助一臂之力!”

“说出实情?这话从何而来?天道真人呢?不是说他云游四海了吗?”艾云越听越迷糊了,不知这道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不过是对外的说法,其实真人已于二十年前仙去了!”智真长叹一口气,神色顿时黯然。

艾云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身为千年修为的天道真人会遭此不测,总感觉他应该是活到千万年的,想是一定是太乙门发生了大事,否则天道真人也不会……想到此,艾云内心一股说不上来难过,如鲠在喉,不觉间流出两行泪,颤声道:“他……他是如何去的?我只知道……他曾经辞去掌门一职,还去过京城,其中的细节倒不曾知晓,还听人说他曾受过重伤,可是与此有关了?”

智真面色痛苦,哀伤之情溢于言表:“看来你也有所知晓,那次去京城被奸人所害,他勉强撑着命回到了太乙门,就激愤交加的去了。”

“可知是何人所害?”艾云咬唇问道。艾云和天道真人的渊源非同一般,想到竟然有如此歹毒的人加害这样一个至真至善的人,艾云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唉,说起来也是门派之不幸,养出如此的狼心狗肺,此人乃是我太乙门下,也是我门派的一大耻辱啊!”智真仰脸长叹,面上竟然显露出羞愧之色。

“掌门何出此言?江湖上并无这类的传言呀!”虽然艾云几年来已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但若是发生什么重大之事,艾云应该可以有所耳闻的。

智真面色严肃,缓缓道:“这事还要追溯到千年前,当时真人着力培养人才,以壮大我太乙门。他身边有一名道童,做事利索,乖巧懂事,能说会道,专心服侍真人,深受真人喜爱。真人看他资质不错,就让他开始潜心学习修道之术。二人本就情同父子,真人于是把一身的修为尽数传授于他,此道童悟性奇高,又得真人真传,几十年后便名列前茅,算是真人的得意门生。哪知道是养虎为患。此人成年后,私欲渐重,怀有狼子野心,几乎毁了太乙门的声誉,无奈最后将他逐出师门,对外并未公开……”

“等等!你说他曾是真人身边的道童?”艾云似乎想到什么,打断了智真的话。

“正是,怎么,你认识?”这下智真有些奇怪了。

艾云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一个“熟人”,皱眉道:“我说怎么这样面熟呢,原来是见真人时见过他几面。他现在是不是在京城?”

智真一愣,随即道:“就在京城。怕他继续危害人间,我们派人监视他,京城南门的李半仙就是我们的人,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一提到“李半仙”,仿佛事情明朗了许多,可惜了又一个好人。怪不得李半仙提醒过艾云要小心身边的人,看来他在就有所察觉了。

艾云点了点头说:“原来你们早就在京城安插了眼线,说来说去,我们都说到一起了。李半仙死时穿着道袍,原来他是要告诉我他就是你们的人。你们说的当初的道童,是不是就是京城慕容绸缎庄的慕容仁?”

“看来你也有所了解了!”智真看了看左右,也点了点头。

一语道明真相,所有的事情几近水落石出,想不到自己的身边,果如月月所料,竟然真的出现了如此穷凶极恶的败类,还有一个那么无辜的月月,幸亏他对月月还不至于太差,但或许他不过是利用月月掩饰身份而已。

艾云气愤地说:“此人之阴险毒辣无人能及,我们已有所怀疑,只是还不敢肯定。他既是你太乙门下,为何用的是血魔教的阴邪功夫?”

智真掌门无奈地摇摇头,恨声道:“这也是他被逐出师门的原因之一。血魔教本是我太乙门灭下的邪教,当时,他们因罪恶深重,被杀的杀,散的散,基本上烟消云散了。不想留下的两部血魔教武功秘笈惹了事端。那童子,哦,对了,他的道号叫‘悟道’,学习了太乙门的全部修为后,很是自负。不料在五百年前的昆仑论剑中,一败涂地,被真人夺去了飞雪剑。悟道本以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想出此结果。他不反省自己的功夫不到家,反怨恨真人在传授功夫时有所保留。于是一心想要超过真人,就未免有些急功求进,私下里盗了‘血魔掌’,偷偷研练。表面却对真人如父亲一般,所以多年来竟无人察觉。”

“我想后来一定是野心昭著。”艾云料到,如此歹人,为形势所迫,必将不择手段,早晚有一天会露出端倪。

智真点了点头,道:“不错!五十年前,真人看破尘世,想过逍遥自在的云游日子,一直在物色掌门之职,许是他有所察觉和顾虑,把掌门之位传于了我,并没有如悟道十拿九稳的心愿。悟道当场就翻了脸,表示不服,与众弟子大打出手,使出了血魔掌。当时的场面真是惨烈,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太乙门折损了无数弟子。最后真人用飞雪剑制服了他,废去他的右臂以示警告,并逐出太乙门。按说,他已与我们太乙门没有瓜葛了,但他毕竟曾是我门派的人,出此败类,令人心痛啊!”说到此,智真痛心疾首,几近跌倒,被左右搀扶方站稳阵脚。如此看来,足见当初的惨状了。

一直说到此,艾云对天道真人是如何遭遇不测仍是纳闷不解,不由问道:“那真人在京城被他所害,又是为何?”

智真脸上顿时浮上一股悲伤,不由拭泪道:“真人回来后,浑身是伤,奄奄一息,一看就是血魔掌所为,不用说,我们就知道,不是悟道又是谁?天下有几个人能耐真人如何?真人看样子并不想说太多,毕竟是出自他的门下,出了这样的事,他又悲愤又惭愧,只交代了门派的一些事情,就去了。其实,真人在很久以前,身体健康就每况愈下,他生了一副怪病,这病一旦发作,浑身抽搐,如万只虫蚁在啃咬撕扯,痛苦不堪。我们猜测这是中了一种奇毒为‘断魂散’的药物。此药是无味的白色粉末,可以放在饭菜里,也毫无察觉,每天一点点,天长日久,便无药可救了。日常能和真人亲密接触又心怀不轨的人也只有悟道了。初始还不太明显,后来发作间隔的时间愈来愈短,愈来愈痛苦。我想,悟道定是打听到真人的去向,又算出他发作的时间,对真人下了毒手,并抢走了‘血魔爪’,不知去向。真人是怕有人再盗取,就带在身边,不想因此引来杀身之祸,可惜了真人对他的一路栽培。后来我们派出多个弟子才打听到悟道的落脚点,但他的功夫高深莫测,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无能为力。只要他不祸害人间就行。最后只有李半仙盯着他,不想连他也身处不幸,真是后患无穷啊!”

经过这一番长谈,艾云方明白这其中的万般隐情,至少明白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如拨开云雾见了青天——“悟道”即“慕容仁”,此人曾身为太乙门下,他目前藏身京城,隐名埋姓,做起了绸缎生意,却还是不改魔性,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血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