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半山吟

天上一口

  • 小说

    类型
  • 2014-01-07上架
  • 401988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都京城流连忘归程 逍遥所银元视粪土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851 2012-09-27 13:11:59

  五月,遇上了久雨不晴的日子。

淅淅沥沥的雨水接连下了七八天后,好不容易盼着停了下来,可是,还不到五六天,忽然又来了一个雨天返转。

管家老丁头草草用过了早餐,便打着一柄暗红色油纸伞,急急地找来堂上请示家主翟忠石,“老爷,这鬼天久雨不晴,我看,那些采摘回来的玫瑰花不能再积压了。虽然,我每天都派人在不停翻动,可是,那毕竟也不是个办法。”老丁头抬眼又朝外面看了看,嘴里念叨着,“嗨,这种天气,根本也别指望有哪个外地客商来收购了呀!”

“依你看,该怎么办?”翟忠石正咕嘟嘟咕嘟嘟地吸着水烟过烟瘾,听了管家说的,他随意地问了这样一句。

“老爷,我的意思,得尽快把这些花儿运往外地卖了。”

“外地就不下雨了?”

“我打听过了,老爷,今年都京那地方倒是一反常态,那边的天气这时间燥得很的……”老丁头忽然停住了,他在等待翟忠石的主意。

翟忠石把水烟壶“咚”一声随手搁在了八仙桌上,然后顺便抹了一下嘴巴,看了一下老丁头说,“都京?你是说把那些花儿运去都京卖掉?”

“我是在等着老爷您的主意。”老丁头眨巴着小眼睛盯着翟忠石,“老爷,您如若同意,我马上就叫上三五个伙计把那些花儿装车,运去卖掉。听说都京那地方生意也很好做,估计也能卖上个好价钱的。老爷,我的意思是,早一天好一天,要不,这样下去,损失可就大了。”

“可是,这里到都京路途也是很远的……”翟忠石重新捧起了水烟壶。他只是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反复地捻着那根比竹筷稍细一些的纸媒子,并没有用火刀打火点着它的意思。

好长一会,他忽然又把水烟壶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撂,同时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难以觉察的笑意对着跟老丁头说,“丁叔,就听你的,我们就去都京!我跟你们一同去,外边开开眼界去!”

“老爷,这太好了!”精瘦细长的老丁头听翟忠石这么说,他慌忙摘下头上的瓜皮帽,一边哈下腰去一边摸着稀疏的山羊胡须,眯缝着眼睛问,“那……老爷,您打算几时出发?”

“明天就走。”翟忠石果断而坚决地说,“你快去叫几辆马车什么的,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是!老爷。我这就准备去……”老丁头向翟忠石打了一个恭,急冲冲地离去了。

翟忠石朝着老丁头走出去的背影,忽然又大声地叫道,“丁叔,别忘了出远门要多带些银两……”

“哎!知道了,老爷!”老丁头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忙去了。

雨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四辆马车一字排开,早早地停在了前院的雨幕之中。老丁头叫上翟强根及五六位长工,七手八脚冒雨把装好了麻袋的玫瑰花儿,分别装到了其中的三辆车里。

出远门的翟忠石在妻子董芷兰的帮助下,把自己打扮得簇崭一新。深蓝色绸子长褂外罩一件黑缎背心,呢料黑礼帽,高筒雨靴,撑一柄暗红色油纸伞,在董芷兰的陪伴下,走来了前院。

董芷兰远远地站在避雨的廊檐下,眼睁睁地看着丈夫趾高气昂地率领着老丁头和伙计翟强根、祁六上了车。

远去的马车消失了好久,她才若有所失地随了袁妈缓缓地朝后面的正屋走回。

都京,名闻遐迩的繁华之都。只是听说过都京而从未到过这里玩过的翟忠石,面对这许多在山沟沟里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鲜东西,哪还顾得上玫瑰花生意。找过旅店安顿好了下来后,他简单地给老丁头交代了一下后,就跑得连个影子也不见了。

翟忠石独自一人转悠着,这一天他来到了一个莺声燕语的所在,不知就里,竟傻头傻脑地一脚就跨了进去。

盘桓数日,翟忠石连连感叹,世上竟有如此的好所在!他把自己为什么来都京,早抛向了九霄云外。

翟忠石一去不回,老丁头、翟强根和祁六三个也落得个清闲。他们只得整天呆在离青*楼不远的一条小巷子里的劣等小旅馆内,静静地等待翟忠石的回期。

“嗨!我们这位小老爷,开眼界了,来了趟都京,没想到倒粘在了***身上了。”祁六没话找话跟老丁头和翟强根聊着,“你们说,我们这位老爷太贪心啦,家里边那么漂亮的婆娘放着,在外边还要偷腥……”

“你管得了么?我看,去那些个地方的都是兜里有几个银钞子!你祁六也去玩玩呀,你去得了么?哼!哪一天没有了银元,你看他……”老丁头这是在为翟忠石泡妓*院花费掉那么多的银子,在痛心。

“我看,老爷粘着***,也不光是为了嫖她吧?”矮墩墩的祁六二十五六岁,他穿一件短外套,腰间扎一根红棕色的腰带,估计箍缠了至少有三道。他鬼精似的揣度着慢条斯理地说道,“家里那位不是至今还未生育么?你们说,老爷会不会是想纳个***做妾?”

“哼!有钱人三妻四妾都娶得的。我只是担心,照这样下去,我给他翟家管着的那些银俩究竟还够他花几天!?”老丁头恨恨地说。

老丁头姓丁名福兴,早在翟忠石的父亲翟强熙手里,就被招用到翟家做了管家。翟家曾经走过的那些艰难道路,他是见证者之一。他也是在现今的翟家,看着翟忠石长大的唯一的一个人。不过,他从不在翟忠石的面前倚老卖老。这也是老谋深算的老丁头的一个精明之处。

五大三粗的翟强根,他可什么也不上心,他对老丁头和祁六的议论,像是耳旁风。他只知道,帮着人家就只好随了人家。翟忠石的事情,自己也管不着,空发议论也是枉然,还不如埋头抽闷烟或是睡懒觉实惠,他说是哪天回,就跟着哪天回去,反正呆在都京也跟在翟家庄一样,都少不了自己的工钱。

翟忠石在妓*院,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为杏眼桃腮,樱桃小口的名妓姚小红争足了面子。

最后,他真像祁六猜测的那样,竟许下银钱,买动了老*鸨,要为姚小红脱籍,娶她做小;老*鸨看来,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山里来的乡巴佬,确是一位阔绰的土财主。

老*鸨答应一手交钱,一手就交货;翟忠石无奈,只得急命老丁头回翟家庄速取银两。

“老爷,运来的那些花儿换回的银子都已花光了,我看,我们还是早些回吧……”老丁头提醒翟忠石。

“丁叔,你怎就不理解我?我与董氏成亲三四年了,可至今为止,她的肚子还是扁扁的,你说,我们翟家怎么可以没有后呢?银子花掉了,还可以挣回的!”

“那么老爷……太太问起,我该怎样回话?”

“就说,就说我在这儿身体不舒服,急需花银子。”翟忠石说得十分急促,“记住了,见了她不要吐露半个字。一切待我回去了再说。”

“是,老爷,小的明白。”

快马加鞭,老丁头不日就从翟家庄取回了银子;翟忠石也按照约定,从妓*院顺利地扶出了娉娉婷婷,面若桃花的姚小红。

为了回去后隐瞒姚小红的***身份,翟忠石交代老丁头、翟强根和祁六,“回家后如有人问起姚小红的事,就只说她是都京正经人家的女儿。”

“老爷,这是您的家事,我们不会多嘴。”老丁头知道翟忠石心里想的是什么,他知趣地这样回答。

“是是是,老爷,我们回去什么也不会说。”机警的祁六当然也理解了翟忠石的心思。

“呵呵呵,谁会多这个事啊!”翟强根也在一旁无可无不可地附和道。

于是,翟忠石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三张面值不菲的银票,捏在手里,“这次你们陪我来都京,也是吃了不少辛苦。这个,权当作我给三位的一点奖赏……可是,在这里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回去后,哪位如果说漏了嘴,我还是要罚的。”

从这一刻起,四人就在都京订下了“密约”,从此以后绝口不提姚小红曾经是个***。

老丁头和翟强根雇了一辆大马车;老丁头殷勤地扶着姚小红上了车。

五人同乘一车,一路颠颠簸簸,朝着远方的翟家庄而去。

一路上,翟忠石都在心里盘算着,回去以后怎样向董芷兰交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