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十章 姚姨娘觊觎盘中汤 寇姑娘掉进是非窝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55 2012-10-17 09:20:01

  自董芷兰怀孕后,翟忠石就让厨房给她专门开了小灶。

董芷兰的一日三餐都由厨子薛三专门负责。

饭菜做好后,由豆花姑娘从厨房端出来送到董芷兰的房间。除了一日三餐主食外,董芷兰每天还要雷打不动地喝下一小碗滋补汤,如,鸡汤、鸽汤、牛骨汤、鱼头木耳汤、银耳竹笙汤等。每天都轮流着挑选出一样,做出来。

“豆花姑娘!你等一下……”老丁头在厨房院门口的不远处,叫住了双手捧着托盘的豆花,“豆花姑娘,这是姚姨娘特地给太太的……这不,我正好要去厨房的,碰巧在这遇见你了。这包东西,姚姨娘叮嘱我了,说是给太太保胎用的。不巧,姚姨娘正好忙着,她就让我给太太送过来了。”

豆花听老丁头说到“姚姨娘“三个字,不由地心头一惊,“丁大爷,这,这是什么东西呀?”

“这是姚姨娘给太太的补药啊!你知道,姚姨娘她是个神通广大见过大世面的人,她说了,这是她专门托了人,从外地刚弄回的。这回儿,呵呵……她正忙着,村子那边正三缺一,等着她玩牌的。这不,就吩咐我给她跑腿来了。”老丁头看豆花为难的样子,倚老卖老地板起了脸来。他拿腔做调一字一句地说,“看你的意思,好像姚姨娘的话不管什么用了,那好,我还是回去请姚姨娘亲自来吧……”

说着,老丁头随即作出就要离去的样子。

“不,不不,丁爷,我,我是生怕袁妈和太太问起,不知怎么回答的好。”

“哈哈,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如果太太问起,你就照直禀报好了么。翟家上上下下,谁还不知道太太跟姚姨娘两个亲热得赛过亲姊妹?当然啰,若是太太喝下这汤,不问起来,你也就不必多嘴的。我知道你也是一位聪明的姑娘,我们做下人的,在人家混口饭吃是不容易的,凡事都要善于看主子的眼色的。你知道,太太是有孕在身的千金之体,如果她知道了姚姨娘对她这样的体贴关心,那她是会激动不已的。你想,如果太太整天把这事挂在心上,心里不踏实不安稳,对她的身子大概就会不大好的。豆花姑娘,你说呢?依我看,还是等太太平安生产后,再告诉她也不迟。到那时,大家欢天喜地,什么感激、体己的话都可以说了,呵呵!”

“丁爷说的是。”

“来,豆花,我帮你给和进汤里去。”

豆花顺从地走到老丁头的面前,将手中的托盘向他面前伸过去一些,嘴里还轻轻地念了一句,“谢谢丁爷了。”

老丁头拆开了油脂包,迅疾地把荞麦粉都倒进了汤碗里。顺手,他取了碗里的汤匙,搅和了几下。

老丁头朝豆花笑了笑,“豆花姑娘,你看,汤还是那个汤,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我看,你就照我刚才说的,端去了就不要跟袁妈和太太说什么了。”

“嗯,我听丁爷的。”

看着豆花的身影,老丁头的心里却又翻腾了起来:往后的戏,还真不知道怎么去演?

果然,在老丁头把情况向姚小红作了汇报之后,姚小红在第二天就以让豆花陪着她去前院赏竹为名,把豆花叫去了前院的“修竹苑”中。

小竹林里盖有一座四角亭子,上书“修竹苑”三个墨绿色大字。这里是整个院子里最幽静的地方,一般很少有人转弯抹角走进来。

还是在姚小红刚嫁到翟家那会,她在一次闲逛时,无意之中发现了这片小竹林。

“豆花,你还记得这地方吗?”

“姚姨娘,我,我记得。您上次跟我说的,我都牢牢记着的。”

“哎,不扯这个了,还是随便说点其他的什么吧,啊。昨天,老管家找你了?”

“嗯,老管家找过我。他说,是姚姨娘您让他把那包补药给太太喝的。”

“你亲眼看着老管家把那包补药和到汤里了?”

“是呀!昨天太太喝的是牛骨汤,那个补药和进去后,真像老管家说的那样,汤看上去还是那个汤,袁妈和太太都没有发现汤里边掺和了补药的。太太喝了,也没觉出里面加了什么其它东西。”豆花这样回答姚小红,她这是理解为自己跟老丁头在帮着姚小红做了一件不留名的好事,于是她很激动,“姚姨娘,您对太太真好。本来,我是打算把您给太太送补药的事情告诉袁妈和太太的,后来一想,丁爷他跟我说过的,他说,如果太太不问起来,就让我先别告诉她,说是等太太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后,再告诉她也不迟。所以,我也就没说。”

姚小红听了豆花的叙述,知道自己已经被老丁头耍弄了:这个老狐狸,他弄来的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巴豆粉!

“豆花姑娘,你做得很好,以后这件事就不要跟任何人说了。记住,谁也不要说哦!也包括你的那个薛三哥哥,呵呵呵!”

姚小红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把豆花跟薛三的事又提出来,这明显是在威胁豆花了。

听姚小红提到她和薛三的事情,豆花白嫩嫩的脸蛋刷地就红了,“姚姨娘,我……我跟薛三,真的没……没有那样。姚姨娘,要说起那事,全都要怪我不好。”

“呵呵呵!我也没有说你们有什么不好呀!少男少女,背着人偷点儿腥没什么的啦!”姚小红见豆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以一种关心的口吻说道,“那回呀,你俩幸亏被我撞见了,若是被老爷或是太太撞着了,那是一定要给你两个动家规的。你可也别忘了,你虽是太太喜欢的人,可是,有些事若要论起家规来,是谁也帮不了的。豆花,事情都过去了,就当没发生,包包扎扎收起来了,以后,就不再提它了,呵呵呵!”

“豆花谢过姚姨娘。”豆花给姚小红施了个万福,“姚姨娘,以后,我什么都听您的……”

“哎吆吆!你看看,你看看,这怎好使得的,是要折煞我啦,豆花姑娘!”姚小红见豆花对她如此服帖,认为没有必要再跟这个不难对付的傻丫头啰嗦了,她于是冷冷地说道,“记住了,回去后,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我找过你。如果我为太太做这么点事情还挂在嘴上,那岂不要被人笑掉了大牙?再说,我是那种被人说成是在讨好太太的人吗?要知道,我可也是老爷吹吹打打娶进门的二太太啦,所以,我是不愿让人小觑我的。”

豆花被姚小红颠三倒四、忽冷忽热的那几句话简直弄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以了。她只觉得心口砰砰地跳,头脑里就只记住了一句话:出去以后,不能跟任何人说。

豆花忽然恨起了老丁头来:为什么老丁头昨天要拦住我,还硬要把那点什么补药和进汤里去?为什么他不把那东西直接给太太送去?如果他直接送去给了袁妈或是太太,今天就不会有这样啰嗦的麻烦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