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十四章 美貌少妇秘走诊所 猥琐男子道说医风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20 2012-10-19 17:45:25

  梁堡镇的街道上,清冷的风吹来呜呜作响,干燥的尘土和一些碎纸屑、枯叶片几乎弥漫了整个街道。冷风里,稀稀拉拉几个游人正行走街道上。

来往的人群中,一位漂亮的少妇走走停停,不时地向左右的门户张望着。她好像在寻找街边的哪一户。这样地,她来回走了好几趟,她要找的目标还是没有出现。

无奈地,他靠近了一位穿青灰单薄夹袄,长得矮墩墩的中年男子,“嗨,镇子上的诊所在哪呢?”

男子气呼呼地回应,“我不姓‘嗨’,也不叫‘嗨’!没名没姓的,连个招呼也不会打吗?”

“大哥,我家有病人,急着找医生……不好意思,我,我失礼了,大哥,您能指点我一些吗?”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听起来很甜。

男人情不自禁地拿眼偷偷地瞟了一下头巾下女人的脸蛋,心头不由地一震——梁堡屯的地面上竟也有这样一位漂亮的女子!即刻,他态度大变,咧着大嘴冲着女人笑嘻嘻地,“嗨,嗨嗨。你是打听昧良心吧?”

“大哥,我不跟你开玩笑。”女人一脸正经。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啊,镇上就只昧良心一家诊所,如果你要在着镇子上找,那就一定是他了呀。那老头,叫梅良信。你不认识他?!”

女人承认,点了点头。

女人跟随着男人向街北边一路走着。

“嗨!我说,你找上他看病,算是倒霉了。梅良信的心黑得很那……”

“黑?怎么个黑法呀?”

男人觉得女人并不讨厌自己跟她的谈话,且他认为女人对自己还算友善。于是,他就一下子振奋了许多,下意识地用他粗黑的手狠狠地擦了一下鼻子底下的清鼻涕,向女人这边趋近了一些,带了几分得意炫耀着说道,“怎么个黑法?呵!当然是票子多啦。你就是有一个小小的伤风咳嗽……嗨!我说漏嘴了,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呀,嗨嗨嗨!”他抬起手在自己的嘴巴上拍了一下,以示对自己的惩戒,“我是说,假如谁得上个什么小毛小病找上昧良心,哼!哪他就是捡着一个钱袋子了……”

“大哥,这话怎么讲呀?”女人静静地在男人后头跟着,不时地插上一两句。

“怎么讲,给他送钞票呀!他昧良心不把病家的钞票收够了收足了,病准是好不了的么……”男人像是跟那位梅医生有成见似的,他不管女人是否还在听,只是没头没脑地一个劲地瞎扯个不停。

不一会,女人跟着男人走到了街拐角的一个小巷口。

男人停住了脚步,指着巷子的深处对女人说,“喏,就是这条巷子。昧良心这巷子里开了爿药店。梁堡屯就只有他一家。你一直朝里走,门口挂了幌子的。”

女人谢过了男人,独自向巷子的那头走过去。

一幅长条形的浅黄色抑或浅白色的幌子,在低矮门楣一侧的土墙边随风飘忽。女人近前一看,幌子上依稀可辨四个楷体大字:“梅氏诊所”,字迹灰褐色。

“找谁?”紧靠门边的柜台里一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喝住了女人,并从上到下把女人打量了一番。凭直觉,柜台里的年青人显然不是她要找的梅良信。

“我找梅、梅医生。请问,梅医生在吗?”女人瞟了一眼柜台里的年青人,并朝他微笑着说。

“你认识梅医生?”

“我,我是慕名而来的呀!听说梅医生是这一带的名医。”

年青人盯着女人的脸,贪婪地看了好一会。突然,他对着里间的屋子高声叫道,“梅医生,有人找你!有生意啦!”

随着叫声,里边慢慢踱出一位头戴瓜皮帽,蓄着山羊胡须的老头来。他就是梅良信。

女人的眼睛飞快地溜了一下梅良信,心想,看此人的模样,与其说是一位诊所医生,还不如说是一位柜面上的管账先生。

“你,找我看病,还是抓药?看病我给你看;抓药,就在柜台,找二槐好了。”梅良信不冷不热地对面前的女人问道。停了一会,他见女人不说话,便把他从里间出来时一直提在手里的老花镜挂在了耳朵上,且很不放心地向着两只耳朵根反复地提着那根粗黑线,当他认为很牢靠了,才转动着两只眼珠子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你,看病么?怎不说话呀?”

女人点了点头,“梅医生,我,我是看妇女病……在外面,怪不好意思的……能不能进去?”她一边伸出一只手朝里面的房间指了指。

“妇女病?”梅良信愣了一下,“好吧,随我到里间来吧。”

整个诊所是一间窄窄的长条形独间屋子,中间被拦腰隔开,一分为二。外头是柜面,褐色无光的柜台里边,摆放着泛了黑的三张立柜。立柜上一式的窄窄的抽屉上都粘上了写有中药名字的标签。一些标签的字迹已经模糊,大概就只有梅良信和二槐才辨得清了。

横在屋子中间的这堵墙,算是把外间的柜面跟里间的半个房间分开了。女人跟在梅良信的身后,小心翼翼走进了里间——梅良信为病人把脉辨证的地方。

半间屋里摆着一张暗褐色方桌,三四张杌凳;除此,就是静静靠在桌子对过墙壁上的一张半新半旧的开放式书柜。书柜的每一架的档子上都摆放有几本书,厚厚的,一看就是梅良信用来装潢门面的;桌子上摆着砚台。砚台里面是干燥的,像是有些日子没有在里面研过墨了;砚台上架着一支干瘪了笔毛的小楷毛笔。

梅良信拖过一张杌凳自己先坐了下来,然后朝女人看了看,推了一下桌上的布枕,“你坐下来,我给你搭脉。”

“梅医生,我没有病……”

“没病?!哪你为什么要找我?是你家里什么人有病?”

“也不是。我跟我的家里人都没有病。”女人走到门边,关上了那扇进来时忘了关上的门。随后,她给自己拉过来一张杌子,就着梅良信的对面坐下来,“梅医生,我找你,是有事求你帮忙。”说着,女人慢慢地解开衣襟的两粒扣子,伸手进去从里面慢慢地摸出两张银票,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你,你是什么意思……”梅良信嘴里说着,眼睛已经被桌上的两张票子吸引住了,“我并不认识你呀……出手如此阔绰,怎么敢当?你说说,找我究竟是什么事。”

于是,女人又把屁股底下的凳子再朝前拉了拉,嘴巴几乎贴近了梅良信的脸,嘀嘀咕咕把她来求他的事情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梅医生,我知道干这种事情伤天害理,可是,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求您的,梅医生,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呀!要说的,我都全说了……事成之后,我少不了还要重谢你的。”

女人离开了梁堡镇,可是,她扎在头上的那块蓝印花头巾,始终都没有摘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