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十五章 票子动心医德迷失 虚情诱惑规矩不守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13 2012-10-20 20:19:04

  暗室里的交易还在梅医生和女人之间逐渐地向女人所要的那个筹码倾斜。

这时,梅良信感到女人的请求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虽然女人这个时候没有再向他表达任何多余的话语,可是,他还是能感觉出,这个女人似乎像是在对他说——银子和良心请你两者任选其一。

“这,这种事,弄不好是会出人命的!”梅良信的眼睛又透过厚厚的镜片朝桌子一角的两张银票扫了一下,接着他捋了捋山羊胡须,沉吟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接受了女人的恳求,“唉!既然是贵妇人相求,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好吧,算是帮夫人您一把了!”

梅良信答应了女人的要求,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他于是伸过手去,爽快地取过了桌子上的那两张银票,“那!夫人,我就不客气啦,呵呵呵。”

女人见梅良信受了银票,心里暗喜。她想,自己这个时候也已经有了得寸进尺的理由了,于是她对着梅良信直截了当地强调说,“梅医生,事情可要抓紧进行了呀!现在已是五月初了,足有三个月了。时间拖长了,可就难办了。”

“是呀,夫人说的不错,做这种冒险的事情,得有个计划的,否则,弄不好是会出纰漏。”梅良信推了推鼻梁上眼睛,两个手指捻着下巴上的几根山羊胡须,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然后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把嘴凑近女人的耳边,“你,先给我带点东西回去……”

“毒药么?!”女人不由地心头一紧,“什么东西?不会出人命吧?梅医生,我,我不想危害到她的命呀!”

“不会的,我会教你怎么做的……”

虽然,女人的心忐忑不安跳个不停,可是,她始终还是信奉了票子的作用。

临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女人又掀开了衣襟,再掏出了跟原先一样面值的两张银票塞给了梅良信,并再三叮嘱,“梅医生,此事只能你知我知那……”

女人无声无息地在梁堡镇消失了。翟家庄上翟忠石的家里,该高兴的一样还在高兴着,该忧伤、该烦恼的还都一样在忧伤着,烦恼着……

一大早起来,薛三整个身子像是散了架似的,了无生气,沉重而倦怠。或许是五月的盛夏,让人感到了时光的压迫,也或许是豆花的缘故,一直让他心绪不宁:不管他怎么求她,她总是那句话回答他:“我不想嫁人了。”

两年多来,薛三还是那个薛三,豆花还是她豆花。他们俩谁也没有改变。

厨房里的一切,跟以前当然也没有多大的变动。每天为翟家管事的和不管事的十几号人忙碌三餐伙食,这就是薛三一成不变的活计。最近以来,遵照翟忠石老爷的吩咐,他除了要做翟家全家人的大份伙食外,同时还要还有为董太太做好单独的一份特供伙食。

这份特供,是翟忠石老爷违拗了董芷兰的意愿而执意为她开设的。翟家人都知道,翟忠石之所以要为董芷兰开设这样一条优享通道,这不仅仅是为了董芷兰,更重要的还是为了董芷兰肚子里的孩子。翟家的所有人也都知道,翟忠石对这份特供伙食的安排还给厨房立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有资格参与这份特供伙食制作和服务的,唯有薛三和豆花两人。

这天早饭过后,薛三跟平常一样,已经在厨房的里间忙碌开了;厨房门口的空地上,郑妈也已在帮着拣拾菜蔬。

不远处好像是姚小红,她正朝厨房这边走过来。郑妈愣愣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姚小红已经走到了近前,“姚姨娘,您怎么来啦?”郑妈露出一些吃惊。

“你这婆子,我怎就不能来这里啦?”姚小红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哝着,“哼,粗蠢愚笨的老婆子……”

姚小红骂骂咧咧继续在厨房的门口走着看着什么。过了一会,她忽然转过身来朝着郑妈气呼呼地喊叫道,“厨房的人都死光啦?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出来一下?啊!”

粗心的郑妈被姚小红这一吼,这才意识到她对这位姚姨娘有些怠慢了。慌张之下,郑妈朝厨房大叫了起来,“小薛子!你,你出来呀!姚姨娘来啦……”

“姚姨娘?!您?想不到您会到厨房来……”薛三听到郑妈的叫唤,惊惶地从里间赶了出来。

姚小红的突然出现,让薛三觉得很意外,“姨娘,您到里边坐坐?我给您沏茶……”他只是不停地用握着的抹布在手上胡乱地擦着,以掩饰他的不知所措。

“好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来了也不能不坐一会的呀。”姚小红瞥了一下一脸窘态的薛三。

随着薛三,姚小红跨进了厨房。

“那位郑妈,脏兮兮的,挺让人厌烦的,你能不能让她先走开么,薛三。”姚小红不悦地朝外面的郑妈那边努了努嘴。

“啊,是,是是,我这就让她离开……”薛三不能违拗姚小红,他朝着门外大声喊道,“郑妈!你先把拣好的菜,弄去池塘边洗一洗,到时候我叫你,你再来厨房。”

“我说薛三那,你跟豆花打算什么时候请我吃喜糖啦?”姚小红的眼睛一般在厨房的四周溜着,一边这样问薛三。

“没有的事,姚姨娘……她一直不松口气。她,她不同意。”薛三走在姚小红的身旁,吞吞吐吐地说。

“怎么?她不同意?你给我说说,你说,摆在眼面前的这么个好小伙她不愿意,我倒要问问这姑娘啦,她究竟想要什么样的人么?”姚小红惊惊乍乍,表现出一幅热心肠的样子,“薛三,你别着急,这个媒我给你俩做定了。相信这个面子,豆花姑娘还是肯卖给我的啦,呵呵呵!”

“嗨嗨!豆花和我一直都说姚姨娘是一副善良心肠,是最会关心人,心疼人的,我和豆花永远都不会忘记姨娘对我们的好……我,我和豆花先谢谢姚姨娘了。”薛三激动简直连话说不出来了,就只知道拣了这样几句拍马屁的话来奉承姚小红。

“哎,这边这道门?是库房么?”

“哦,姨娘,这儿是小厨房。”薛三回答。

“小厨房?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老爷为太太专门弄的那个厨房?”

“是的,这是太太有了身孕之后,老爷请了工匠在这个大厨房里隔起来的一个小间。老爷叮嘱,太太的伙食要跟大伙分开来做。”

“这个,我是知道的。”姚小红像是很关切地强调着,“薛三呀!太太的这份伙食你可要上心做好那。老爷对你是很器重的。这里,外人是不能进去的吧?啊?”

“嗯,老爷是这么吩咐过的。”

姚小红说着,在小厨房的门口停住了脚步,“既然老爷说过外人不能进去,那么,我也就不进去了……”她试探着薛三。

“姚姨娘哪里就是外人啦!在翟家,除了老爷太太外,就是姚姨娘您啦!”薛三唯恐得罪了姚小红,他这样说的同时,也已经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小厨房门上的铜挂锁。

“姚姨娘,您请……”

于是,薛三哈着腰,把姚小红引进了小厨房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