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七章 糊涂老爷厚此薄彼 处心小妾狐假虎威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274 2012-10-13 11:49:21

  六角亭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董芷兰对祈六的话,显然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她希望祈六能把他所反映的情况更加深入一些,她追问祁六,“祁六兄弟,你说的都是事实?丁管家的账本,你又是怎样看到的呢?”

“太太,这话说起来我还要从头说起。那天,五名长工听到了将要被辞退的消息后,他们都聚在一起喝了一顿散伙酒,承他们看得起我,我也被拉着参加了进去。酒喝到中途,一个个都借着酒胆开始骂骂咧咧了,矛头都是直对着老丁头。有人甚至依着三分醉意气冲冲地要去找老丁头算账,说要在离开翟家之前去狠狠揍他一顿解解气。当时,我生怕事态扩大,只得做了个和事佬,好说歹说才制止了那场风波。不然,那天老丁头肯定是会吃亏的。当时,五位工友的愤愤不平当然也激起了我的义愤。于是,我就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上个月的初六,老丁去梁堡了,我发现他的抽屉正好忘记锁了,我就翻开了那个账本……嗨,我一开始只是想着为工友们抱不平的,谁想到,倒让我陷了进去了。太太,我说的如有半点虚假,甘愿接受老爷和太太的处罚。再说,我一个奴才又怎敢去诬陷翟家的大管家?太太!老爷虽然糊涂,可是,您是个明白人呀!”

董芷兰神色凝重,语气沉重地说道,“你说的,我会找老爷去调查处理的。若真有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我相信老爷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太太,这件事我只跟您一个人说,您可千万要给奴才保密呐,否则,我一定会被砸饭碗的……”祈六眼巴巴地盯着董芷兰。

“祈六兄弟,你放心,我会掌握分寸的。”

祁六说完了这一切,反而觉得自己倒像犯了罪一样,紧张地朝亭子外瞧了瞧,见四下无人便贼溜似的飞快地离开了六角亭。

谁知,翟忠石非但没有把董芷兰的话当回事,反而把她的那番话,转告给了成天跟他粘在一起的姚小红。

“你跟我说这些个做什么?我懒得听你瞎扯什么长工短工的,辞退就辞退了呗,难道你的那位太太还留恋着他们不成?”姚小红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

“嗨!她哪是这个意思。她是怀疑上老丁了。”翟忠石好像是在提醒姚小红。

“她怀疑老丁关我什么事?你们翟家尽出些些乌七八糟的事,我才懒得去听呢。”

“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啊?在都京我为你脱籍那会,院里妈妈逼我交银票,可我身边的票子不够,就是这个老丁跑回家帮我取了票子。他是我们家的老管家了。”翟忠石强调着说,“在都京,我交代过丁管家和其他两个,回来要帮你瞒着点的……”

“帮我瞒着点?瞒着点什么啦?!我究竟是偷人了,还是做贼了?你给我说清楚呀,我做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还需要几个奴才帮我隐瞒……我问你,你娶我进门这么久了,难道还一直害怕别人知道我曾经是个***?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哪一天,我见了那几个奴才,我就跟他们说,你们去告诉董太太和翟家全家人呀,姚小红曾经是个***!你怕,我可不怕。”

“你疯了吗?你口口声声说不怕不怕,这是充什么狠么,啊?我这还不都是为了我们俩以后好,为了你好!你想,我俩以后如果有了孩子,难道你还要让我们的孩子知道这些,让孩子们都知道你和我的过去吗?”

听了翟忠石说的,姚小红沉吟了一会,“那么,你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事,说起那个老丁?”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你不是让我把你当翟家人看待么,怎么,现在又不情愿管翟家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我把这话告诉你,就是让你从今往后要多护着点老丁和翟强根、祁六他们三个。对他们,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翟家不缺他们三个那点吃的和用的。”

姚小红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不是说你的那位太太怀疑上老丁头了么?我想听听你打算怎样处理。”

“嗨!她怀疑有用吗?不理她就是了。”

翟忠石在姚小红面前表现出厚此薄彼的态度,无疑给姚小红送去了很多的激动。

转眼又到深秋,秋叶一片片落下,很多挥之不去的无奈就这样一直萦绕在董芷兰的心头。尽管她表现的是这样的清雅脱俗,与世无争,但是,在面对翟忠石的时候,她总会情不自禁地陷入到凄凉的情绪之中去。

“他是不是以为我没事找事,认为我是在借辞退长工的问题,找老丁头的岔子?我是这样一个小鸡肚肠的女人么?不错,在都京是他老丁头相帮着翟忠石,娶回了姚小红,可是,我值得去这样恨那个丁老头么?”

她决定再也不去管任何事情了。

祁六当然也缩起头颈。

可是,老丁头跟姚小红的关系,忽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自从翟忠石警告过姚小红后,从未踏进过东边院子的姚小红,这天却主动放下了架子,从西面的石榴院走进了杂居着长工的这个院落——跟石榴院门对着门的东院,走进了老丁头的记账室。

“我说丁管家,你胆子也不能那么大呀!你的事,有人都跟老爷说啦……”

“姚姨娘,我的什么事……都说我什么啦?”

“要称呼我二太太!”姚小红摆出一副翟家半个主人的架势,“谁?你说还有谁!在这个家里,你说还有哪个能跟老爷说得上话?”

“二太太,是太太?她,她跟老爷说我什么了?”老丁头心口砰砰直跳,“二太太,我自从老老爷那会起,为翟家办事一向都是规规矩矩,忠心不二的呀!太太她,究竟说我什么啦!”

“呵呵呵!看把你吓成这样子。”姚小红得意于老丁头对她臣服的样子,她越发放肆地教训起他来了,“我说老丁,你自己做下的事情,忘性就这么快?”

“二太太,我,我没有做错什么事那!”

“呵呵呵,没做就没做吧,啊。你在我面前,也用不着抵赖什么,老爷他全都帮你摆平了。你应该知道,在这个家里,有些事情如果老爷他不管,哪个说了也没有用。”

“是是是,奴才知道,翟家的事情只有老爷一人说了算。”

“听老爷说,你老丁是翟家经历两代主子的老管家了,怎么做事还这样不谨慎呢?亏得老爷对你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不然,真的被人家抓住了狐狸尾巴,看有你好果子吃。”

老丁头的软肋被姚小红掐着了,从今往后这位翟家的老管家还能小觑她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