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二十六章 七拉八扯淡看家业 三言两语针砭时弊

半山吟 天上一口 3084 2012-10-27 21:15:11

  收工回来,祈六刚走进四合院,就遇上了薛三。祈六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搭理。看着薛三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祈六的第一反应就觉得:今天事情可能要闹大了。

早间,翟忠石随乡公所的人离开的时候,还跟祈六搭过话的。祈六想,这时候翟忠石一定还在前庄的乡公所里。来不及过多地考虑,祈六一路小跑着赶去了前庄。

“老爷,薛三今天来可是跟以往大不一样啦,看他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祈六紧张地向翟忠石描述着他所见到的情况。

“祈六呀,不瞒你说,我对这个家也已经开始厌倦了那!”翟忠石一副疲惫的样子。

“老爷,您千万不能这样想呀,小家大家每天都有操心事的么,忍着点事情总会过的。”祈六对翟忠石说着宽慰的话,“再说了,翟家积下这么大个家业,可谓家大业大,又全凭您一个人操持着,确实也是够操心的。”

“俗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要这么多干嘛么。你不知道的,我身心的这个累那!都快要趴下了。”翟忠石苦笑了笑,“弄不明白,我爹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拼死拼活积下这大家业……”

“话虽这么说,可是,又有谁真正看破了呢?”祈六说,“穷了吧,做梦也想着发财;一旦富了呢,又觉得受累。老爷,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这道理么!别看我整天无所事事的样子,人人见了也都老爷长老爷短的叫着,可是有谁知道,我心里的负担有多重?”翟忠石无奈地感叹道,“其实啊,说句老实话,我心里真是很羡慕你们的生活的,吃饭喷喷香,睡觉打呼噜,干活哼山歌,呵呵。”

“哈哈!老爷,你这话,可说得有点儿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了。”祈六苦笑了一下,“在您的眼里,我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无忧无虑,就只知道干活、吃饭、睡觉。可是,您想过没有,我们为什么要出来帮工吗?好好的家不呆着,跑外边来卖力气,那不一个个都成了傻蛋了?当然,即使我们的生活有很多的不如意,有很多的艰难,可是,我们也不能成天总把它都挂在脸上啊。穷开心富作乐么,穷人也不能自己把自己憋死了呀。”

“啊,是的。可是,你大概也发现,现在,我是再也没有什么乐子可作了。就是那一年,我们几个去都京……那会年青,我才不知深浅,不识好歹地玩了那一回的,呵呵,现在想想,那实在是年少轻狂了。从那以后,就好像觉得给自己套上了一道无形的紧箍咒了……”翟忠石叹了一口气,“不说那些了。”

“老爷是后悔了?”祈六忽然点到了翟忠石的痛处。

“嗨!怎么说呢?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董氏她会掉了胎的么。”停了停,翟忠石又接着说,“姚氏是指望不上了那,她如果能生的话,早就生了……非但如此,近来家里又弄得鸡飞狗跳。那个寇老头和薛三,隔三差五地都要跑来闹上一闹,你说揪心不揪心啦?”

“老爷,您既然又提起太太掉胎的事来,我也就要拉碴几句了。您想,太太怀孕后,您对她照顾得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吧,可是,为什么偏偏就会那样?我们吃大锅饭的,一个个都健健康康的,反而为何开小灶的偏偏会那样?”祈六有些激动地说,“人人都觉得这件事很蹊跷的。您也亲自去梁堡请了那位梅医生来的,可是,为什么就是那一点小小的毛病,连那位远近闻名的梅医生也给医砸了?不知老爷您有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那个梅医生?是啊,我怎么就没去深究。祁六,你继续说下去,我听听。”翟忠石似乎有些冲动。

“老爷,没有十足的根据,我怎敢乱说。”祈六吞吞吐吐。

“怕什么么,这里又没有外人。自从董氏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的心里一直就很纠结,一直都没有人跟我很好地交流交流。你们都是旁观者,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翟忠石央求着祈六,“你尽管说,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么!”

“那天,我跟强根推着推车送那位梅医生走到半路上,这位梅医生突然在颠簸的推车上摇头晃脑地问我俩,‘怎么没见着你们家的那位姚姨太太?’听了他说的,我和强根都觉得很奇怪,姓梅的怎么会知道姚姨娘啦?我就追问了一句,梅医生,你认识我们家姚姨娘?谁知,他却立即否认,‘哦,从未谋面,从未谋面,只是,只是听说翟家的姨太太生得很漂亮。’我和强根相互挤了挤眼睛,准备戏耍他一番。强根于是就跟姓梅的说笑道,‘只是听说的么,我家姚姨娘可是赛过美得天仙的那,今天没有看到她,你是不是很遗憾了。’听强根这么说,姓梅的却又急了,他赶紧又说,‘我,我是见过她的呀!’我心想,他这话是前后矛盾啊。过了一会我问他是在什么时候见过的,他却又否认。一会儿说见过,一会儿又说没有,我跟强根都说这姓梅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这还不算数的,后来的事情就更让我俩感到十分的蹊跷了。”祈六继续说道,“我和强根把姓梅的送到了他的诊所以后,侍候着他下了车,他却连个招呼也不跟我们打一声,就慌慌张张钻进里屋去了。顺便,我们就在他的药房溜达了一溜达,在他的柜台边随便看了看。没想到,忽然柜台里面抓药小伙计问我们,你们是翟家庄的吧?我说是啊。伙计说,那天你们村里来过一位漂亮女人找过梅医生的,刚才梅医生是从她家来的吧?强根紧跟着就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那女人是来找你们梅医生的?伙计好像觉得我们对他的话不相信,对我们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不信就算拉倒。过了一会,那个小伙计大概因为他的话没有被我们相信心里很不甘,就主动走过来朝我俩做了个鬼脸,并指着里屋压低了声音说,那天,那女人还被梅医生领进里面去了的,嘀嘀咕咕好长时间才出来呢。”

“这,可能么?如果是姚氏的话,她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翟忠石将信将疑地说了这样一句。

“我们也不信那小伙计说的。可是,后来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跟强根两个在一起议论,觉得实在很蹊跷。”

急急赶路的翟忠石又抬头朝着前面的道路看了看,“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都过去了,还说它干什么,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吧!不瞒你说,一些事情我也已经看透了。比如,就拿今天来说吧,好好的就受了他们一顿鸟气。那帮人,恨不得要让你把整个家当全给捐了才满意的。哼,就说那个赵二麻子吧,这家伙是赵家庄人,担任乡长三年不到,据说他不但在镇上添置了房产两处,还在南凹县城买下了一大片土地围起来,建起了一座十分豪华宅子。前庄乡谁都这个赵二麻子是搜刮民脂民膏出了名。”

“这么说,老爷今天又捐出不少了?”祈六好奇地打探。

“既然被他们叫去了,还会不去多少捐一些么;不捐出一些,他们也不会放过你呀,非但如此,捐少了他们还会使脸色给你看的,嗨!这世道!”翟忠石不觉一声长叹。

“老爷,您说你们捐给乡公所的钞票,他们都会如数上交么?”祈六忽然问了这样一个很幼稚的问题。

“这只有天知道了。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吗,那些个当官的见了钱钞,谁不像苍蝇见了血!?俗话说雁过拔毛么,雁从他们头上飞过,他们也要设法拔下它几撮毛的。你想想,那帮人手里握着这许多的票子。铜钱银子雪亮,可是眼珠子都是黑的那!虽说,下面捐了这许多,可是真正急需要钱的地方,哪能就如数拿到那么多,只有鬼知道了。”翟忠石有些激动地说,“如今的世道就是这个样了。那些个人,一面自己在欺上瞒下,贪得无厌,一面还不知廉耻提着别人送出的果子向上去邀功请赏,求封个一官半职……哼!我才不愿当那个破村长、保长什么的。这回认捐,道德那家伙真是拽死了!”

“老爷您是说村西边的那个姜道德姜财主?不是听说这人挺抠的么,怎么,今天他也捐了?”

“他啊,还弄了个村长当当了呢。他这个人,关键时刻倒是挺会给自己争面子的。他的算盘是不会轻易打错的。你说,如今不论是谁,好赖只要头上顶个官名,总是有油水可捞的,仔细想来也是很划算的啦。”翟忠石不觉笑了笑,“不去说那些了!还是想着如何把自家的事情处理好吧!”

主仆两人走近了村子。

翟忠石立时成了众人远远近近窥视和议论的目标。

屋里的男女见翟忠石突然出现在了门口,霎时,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少有的惊愕,一个个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看这位翟家老爷如何处理此刻家里发生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