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二十二章 寇丙松据理问缘由 姚小红饶舌遭鄙视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04 2012-10-25 13:26:33

  在前边的四合院里咋咋呼呼了一阵后,寇丙松觉得跟翟忠石打这种不对等的口水仗,心口越来越憋得慌。他索性使起了犟脾气甩下翟忠石,独自向着后边的正屋径直闯了去。

正屋的门洞开着,寇丙松呼啦一下拉过一张朱漆圈椅,一屁股狠狠地坐了上去。

“老伯,我们确实没有谁赶走您闺女的呀!她连个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了,您说……我们都没有追究她的责任,你反倒,反倒来跟我们要人……这,这未免……”翟忠石气喘吁吁地跟着赶了过来,稍微改变了先前的强硬口气跟寇丙松说。

“你说说清楚,你要追究我闺女什么责任?我倒要问问你了,你是不是有了几个钱,就可以不把下人当人看了?我闺女明明是从你家走失的,你却这样满不在乎,你讲理不讲理?啊!就是走丢了一只鸡,也要四处寻找的,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今天把人给我交出来了,我什么话也没有;如见不到人,我就呆在这儿不走了。”

“大伯,我原先也是派人四处打听过的,说不准她去了哪里,我们还没找到。”

“凭你怎么说,反正我要见着一个活生生的闺女……”寇丙松扭过头去看也不看翟忠石一眼了。

“哎吆吆!这是谁在这里撒野么!都闹到翟家的正堂上来啦!”姚小红一开始就在石榴院的住处窥见寇丙松跟翟忠石在那打口水战了,她想,今天一定有好戏看了。

为了显示自己的一个姿态,她不能不来掺和一下。心里暗想,对付这样一个糟老头子,根本用不着去跟他说什么道理的。抓住时机去表现一下,说不定还能在翟忠石那里捞到一点意想不到的好处,比如,信任,感激或是地位更进一步的巩固和提升;就是再退一步说,给这场戏凑个热闹,让它升升级,也不失为一种幸灾乐祸的满足。

“老爷呐,对这样的穷鬼,你也太有耐心了……他不就是要诈翟家几个钱么,你给他几个不就得了。”

“你,你怎么说话?”寇丙松突然瞪起了眼睛对姚小红吼道,“你说我是来诈钱的?那你跟我说说,我家花儿她值多少钱?!”

“呵呵呵,一个下人,丫头,能值几个钱……”姚小红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瞥了一下寇丙松,“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哈哈哈!”

“我呸!你,你放你娘的狗屁!”寇丙松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八仙桌上,震得整个堂间嗡嗡作响,“你,你简直连个畜生也不如,你还算人么?!”

“你骂谁啦?!”

“就骂你!你这臭婆娘!你的良心都给狗吃啦!”

“你放屁!你这不识高低的老狗,竟跑到堂堂翟家来撒野,还敢骂人!”

“你,你这泼妇……”寇丙松呼啦一下从椅子上蹿起,准备冲上去要揪打姚小红。翟忠石慌忙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寇丙松。

“还不快走!?”翟忠石面红脖子粗,朝姚小红瞪着眼珠,大叫着,“走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添乱么?”

姚小红被翟忠石责斥,心有不甘,嘴里嘟嘟哝哝不干不净地骂着,“他妈的个B,狗日的老畜生,竟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妈B的……”一边骂着,姚小红悻悻然离去了。

“没想到,翟家会有这种不讲道理的泼妇,没想到倒要受她的鸟气。”寇老伯余怒未消,愤愤地嚷着,“穷人的命就不值钱啦,穷人也是人啊!你家有几个臭钱就高人一等了?!我闺女给你家做工干活,不也是凭了气力?一份力气换一份钱!”

“老伯,你消消气。”翟忠石向寇老伯递过去一袋装好了黄烟丝的水烟,“老伯,都是我治家无方,让你见笑了。”

寇丙松对翟忠石递过来的水烟壶,连看也没有看,他哼哼地说,“乱糟糟的,你还谈什么治家?这样的泼妇,就是一般人家也是找不出的!”

翟忠石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里嘟嘟哝哝地说,“我的一个小妾,一只空花瓶,其实……其实里边没有什么货的……”

“哼!我听花儿回家说过的,她是姚……”寇老伯还在喘着粗气。

楼上,董芷兰听堂上的声音稍微平静了些,就命袁妈下楼来看看。

“哎吆!还以为楼下是谁呢,原来是豆花她爹呀!”遵照董芷兰的吩咐,袁妈来到了堂上,“他叔,你怎就有空来这里啦?”

“我,我是跟翟家老爷要人来了。花儿不见都这许多天了,二菊她娘,你假装什么糊涂么?”寇丙松对袁妈明显表现出不满,“还是一个村的,也不帮着关照些……”

“哎呀,他叔,你说这话,我可要说你几句了呀,腿是长在了花儿身上的,她要走,谁拦得住。再说,她走那天,我刚好也是回了村子里的么。我回来后,太太跟我说花儿走掉了,我一个老婆子能有什么办法。”袁妈跟寇老伯赌气说道,“自花儿离开后,太太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她也是每天都念叨着花儿,想着她的那!”

“老伯,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豆花……”董芷兰扶着楼梯一边走下来,一边对着寇丙松这样说。

“太太!你,怎么一个人下来了?”袁妈惊惶的样子让人觉得她着实有些夸张和做作,她赶忙对着寇丙松介绍说,“他叔,这是董太太。”

董芷兰对寇丙松点了点头,由袁妈扶着坐在了寇丙松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大伯,弄成眼前这个样子,我也不知拿什么话来安慰你。”董芷兰的眼眶有些发红,“豆花一直都是在我身边的,平时,我们无话不谈,像是亲姐妹一般的……她走了,都怪我呀!”

“怪你什么了?”翟忠石追问。

“你不懂的。”董芷兰呛着翟忠石,也不去看他一眼,只听她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你说怪谁呢……”

“看来,这位太太跟刚才那位不是同一种人。花儿回家,也是时常说起的。”寇丙松哼了一声,“就刚才那位,还让花儿给董太太送什么补药呢!依我看,她不去送毒药就算是她的仁慈了!”

“你说什么,大叔!她给我送什么补药了?!”董芷兰对寇丙松刚才的话感到十分诧异,惊慌失色地追问说,“老伯,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讲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花儿回家跟我说,说是什么丁管家半路上拦住她,硬要往牛骨汤里放补药。花儿说,那件事弄得她好揪心的。就那样一个女人,这傻闺女还在我面前夸她。”寇丙松以一种不屑的神态嘲讽着,“哼!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我怎么就不知道有这样的事?”董芷兰转问翟忠石,“你知道这事么?”

“嗯,这事,记得好像也是豆花跟我说起过的。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她给你送点什么东西,也是常有的事么。”翟忠石说得轻描淡写。

可是,董芷兰觉得寇丙松刚才无意中说到的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实在不可思议:既然她为我好,给我送来什么补药,却又为何偏偏要对我瞒了个密不通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