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二十章 董芷兰失态撒怨气 寇豆花受辱喊冤枉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39 2012-10-24 11:34:40

  自从董芷兰坠胎以来,翟家每天都如同死一般的静。静得让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翟忠石不管见了谁都不愿说话,三句话不合便跟你发急,像是天底下所有人都欠着他一个人似的;董芷兰的头上还缠着黑纱巾,成天一副无精打采病歪歪的样子,更是不愿主动跟任何人交流。主子若此,主子身边的人,有谁会不识时务去没事招惹无趣?再说,谁出来帮工混日子不是为了挣几个钱,又有谁会吃饱了撑着多管主人家的事。

这天,董芷兰忽然心血来潮,提出要到楼下去走走看看了。袁妈和豆花听了董芷兰的提议,心里都为之一阵兴奋。因为,自从坠胎后小一个月来,董芷兰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从未下过楼。

“还是外边的空气清爽呀!窝在上面,多闷。”董芷兰朝袁妈和豆花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现在呀,我可什么也不去多想了!”董芷兰像是跟袁妈和豆花说,又似是对自己说。

“太太,我早就劝过您了呀,要想开一些。您说,还有什么比保养好自己的身子重要?”袁妈又把曾经劝过董芷兰的一番话重新搬出来了,“事情总会有过去的一天的,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跟老爷还都年纪很轻的,以后呀,你们一定会儿女饶膝,子孙满堂的。”

“又说这些做什么!”董芷兰对着袁妈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脸上泛出了一些不愉快,“今朝不死,就算万幸了么。后福,那是以后的事了,你想就想得到吗?看见老爷那副样子了么?这几天,他表面上看上去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其实呀,谁心里不清楚,他的心里难受得很那。反正,我只要一见着他的那个样子,心里就堵得慌,总觉着很对不住他似的。”

“太太,话也不能这么说的,谁不清楚,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又不是太太您故意的……”袁妈劝解着,“我想,老爷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你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依我看呀,出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有谁对不住谁的。再说,老爷当初也是成天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跑出跑进,遍请名医,整个事情的经过,他的心里一定比谁都清楚。”

“那也是,他想儿子都想疯了啦!”董芷兰叹了一口气,“这几天,石榴园那边一定得意了。唉!我不能,就叫她给他生一个吧!”她说这话的口气,叫人听了不免感到很悲凉。

站在一旁的豆花,一直没有说话;袁妈听了董芷兰刚才说的,也不知怎么回答的好。

豆花想,董芷兰好不容易走下来一趟,却被袁妈的几句话弄得心里不畅快,这都全怪袁妈人老嘴拉碴。

三个人在尴尬的气氛中沉默了一会,豆花突然想到了一个话题。他希望借这个话题缓解一下沉闷气氛,让董芷兰的心情有所放松。

“袁妈,这几天二菊姐回来过没有呀?”豆花好像还跟袁妈石榴个眼色。

“她呀,还是上个月回了一趟家,这闺女……”袁妈并没有领会豆花的用意,她生硬死板回答。

“二菊姐也真是的,她是不是把我家太太都忘记了呀!她如果回来了,袁妈您可一定要让她过来看看太太吆。问问她,是不是还记得上次在太太这里的聚会了。”豆花说这些的意思,就是希望得到董芷兰的响应,从而唤起她对三个月前那次聚会情景的回忆,“太太,您还记得上次吗,那次,太太您跟二菊姐,还有我,我们三人在一起相聚,喝酒说笑话,有多开心!”

然而,董芷兰却令豆花很失望,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唉!那些往事,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

无奈,豆花再也找不出什么新鲜的话题来了。三个人静静地呆坐了一会,仍然又回到了清冷的房间。

董芷兰掉胎后,翟忠石还是继续坚持让薛三为董芷兰开着小厨房的小灶,让她仍然享用原来的独份伙食,并且规格跟以前一个样,饭是饭,汤是汤;身居楼上的董芷兰当然也从未把这件没有多么大不了的事情提出来问过谁。

翟忠石叮嘱豆花和袁妈等人,不要让董芷兰知道这些,免得她了解了以后,又会跟他怄气。

他之所以还要坚持为董芷兰守着这个规矩,一来,是他不愿让外人说他是个虚情假意之人。还记得吗,他刚得到董芷兰怀孕的喜讯那会,他违拗董芷兰的意愿,执意要给她安排特供,谁都知道,这是他对董芷兰的一种关心和呵护。坠胎了,就立即废了这规矩,其他人会怎么想?二来,他是想,董芷兰虽然这次坠胎了,以后还是有希望怀上的。既然她有怀孕能力,何不就让这个小灶一直开下去。如果这就仓促而不近人情地把小灶撤了,势必会伤害了董芷兰的身心,对她以后的怀孕和生育肯定会有不利。

因此,豆花每天还是按部就班,做着她以前的那份工作。

可是,这一天,这件事还是在被董芷兰知晓了。

她简直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现如今,我已经是一个空腹之人,为何一直还在独享这份伙食,这不是明摆着在羞辱我?可恼的是,连一直信赖的袁妈和豆花竟然还把我瞒得死死的!尤其是这个豆花,她每天一日三餐都在厨房出出进进,就不能跟我透出一丝风来!她们,一个个都串通起来,在嘲笑我,羞辱我……

“太太,您用膳……”

恰在这时,豆花捧着托盘跨进了房门。

董芷兰对豆花看也没有看一眼,她依然坐在床边的红木椅子上,一只胳膊支在面前的矮桌上,手托着腮帮子生闷气。

“太太,你的中午饭我给您端上来了……”豆花再次提醒董芷兰。

猛然,董芷兰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让你送!你这贱货!”

豆花手上的托盘被掀翻了,碗碟饭菜洒落一地。

“太太,您?好好的,您这是为什么……”豆花身上脚上都溅着汤汁和饭粒,她也顾不得去擦掉,她被董芷兰的突然发作惊呆了,一时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太太,您为什么,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火呀!”

“你,你走!从现在起!你给我离开这里,我不要再看见你……”董芷兰这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耳边仿佛是谁在跟她说,“都是因为这个豆花呀,她没有把厨房打扫干净……薛三的饭菜也做的不干净……豆花呀!都是这个豆花呀……”

“太太,我究竟做错什么了……我,我有错,您可以打我,骂我,可是,你不能侮辱我呀!”豆花的脸上挂满了委屈的泪水。

“你,你这贱货,我侮辱你了吗?早有你把那些东西弄得干净些,能有今天这个样子?”怒气冲冲的董芷兰,她的脸上也早已挂满泪珠,“没料想,连你这贱货也会跟他们掺和着在背地里对我这样……”

豆花想申辩,可是,董芷兰哪有容她说话的机会,“你走,走呀!从现在起,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

“您?我冤枉呀!太太……”

豆花转身冲出了房间。

身后的门“嘭”地关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