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三十三章 董氏梦中呓语心声 长工屋里瞎扯疯情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90 2012-10-31 17:50:19

  静静地立在风里,董芷兰面对纷纷落下的一片片飘零、孤单和无助枯叶,眼睛模糊了。她仿佛把整个身心都交给了这无情的秋风,任由灵魂像风中的枯叶一样随处飘荡……她想,此时此刻,我是风中的哪一片叶子呢?做一片风里的叶子有多好!树叶在终究是要离开大树的……可是,风里的等待,无不是一种煎熬啊!

在薛三的面前,董芷兰感到自己的自惭形秽。除了翟家给她的养尊处优的生活和翟家“太太”的虚名以外,她其实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

她没有薛三的正义和善良,没有他那份执着和坚持,在她身上反映的只是虚伪,以及受其支配下的懦弱和隐忍;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如豆花,豆花有薛三在深爱着,而自己只是翟忠石的一个女人,一架让他对她失去了兴趣的生育机器。

所有的一切都让她逐渐明了,她的所谓的尊严,仅仅是她心里的一种奢望。

她觉得她的心已经死去了,只剩下一副毫无价值的麻木的躯壳在苟延残喘。

薛三,你怎么啦?你为什么要以最恶的心去揣测姚小红?你为何要为了你所爱的人而在没有充分根据的情况下,把所有的罪恶都强加给一个可怜的***?

董芷兰的胡思乱想,差不多到了让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程度——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么,豆花的出走或是死了(假使她真的已经死了),那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原来我在哥哥面前欲挺身而出做个担当的努力,现在想来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哈哈哈!所有的烦恼,不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多余的么?豆花她,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哈哈哈!豆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薛三说的,是薛三说的!哈哈哈!”董芷兰的狂笑声似原始森林里某个角落蓦然窜出的一头野兽在嚣叫,让翟忠石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你?你怎么啦!?”惊出了一身冷汗的翟忠石,用力使劲推着董芷兰,“你醒醒,醒醒啊,什么薛三薛四的……”

“嗨嗨!嗨!薛三说的,狠毒的女人,***……”

“你,你胡说八道的究竟是些什么?啊!”翟忠石披衣坐起,摸着火柴点着了桌子上的泡子灯。

他看了看董芷兰,心头不禁掠过一阵伴着心跳的惊恐:刚刚还狂笑不止,胡说八道的,怎么一下子又打起了呼噜,睡过去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心里不免顿生一股爱怜。昔日容光焕发,百媚娇态的董芷兰,再难找寻见她的影子。

她是得什么病了?

她在梦里还在哭泣吗?一起一伏沉沉的鼾声,明明是在告诉他,她心中藏着多少怨恨和委屈,她都只能在梦里发泄。

她眼角边的两道晶莹的泪水,一直流淌到耳根边,渗透到绣花枕上……

芷兰,我知道你为豆花的事在受着折磨和煎熬。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去南凹找你哥哥就是恳求他答应你做个担当。可是你是否明白,你如果真的那样做了,翟家的名声和你哥哥的仕途岂不都因为你的冲动而毁了?我知道你在恨我,恨我的虚伪,恨我对寇家不人道,可是,我面前哪有第二条道可以走?

鼻子一酸,翟忠石不由地滚落下几滴眼泪来。

世间的事往往如此,当你感到人事已经到了再也无法挽回的时刻,你或许会在哪一天的那一刻,从某一个拐角处突然发现它其实存在很多珍贵的闪光点,只不过原来都因为你所强调种种的客观原因而被你疏忽了;可是,当你有所觉悟,想着去珍惜它时,一切却都已经为时已晚。这时,无论你再做怎样的努力,它都只能在你内心的深处给你留下一个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遗憾,一切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凄惨和凄美。

人,为什么不试着去珍惜今天的一切,而要待到伤感之时才一边挥泪一边后悔呢?

面对成天疯疯癫癫,嬉笑怒骂一刻不休的董芷兰,翟忠石似乎对人生有了更深的思考。

董芷兰真的疯了。

人们不相信,翟家这样一位好太太竟然会疯掉!

四合院东侧长工杂院内,休工回来的长工们吃饱喝足了,海阔天空瞎扯的话题,除了女人还是女人。

这几天,他们自然把董芷兰作为了他们肆意谈论和意*淫的对象。

“擦!看她那模样,要真能给我们每人都睡上一会……呵呵,那身段,那翘臀……擦,疯了也那样叫人看了就忘不掉。”

“怎么就疯了那?可惜啊!兴许是豆花那小妖精阴魂不散,缠上她了。”

“薛三那小子!喝!我一直就看他不是个好鸟。他在哪弄来一堆死人骨头,硬要冒充豆花,多恶心呐!叫我好几天做梦都怕再想豆花那妖精了,恶心死了。这小子,再怎么样也不能用这样缺德的手段讹诈人家么,我看他,就是一个十足的赖皮!”

“哈哈,瞧你这模样!还梦里想豆花呢?人家薛三那,早就在厨房里跟她搞上了。没了豆花那小妖精,薛三那小子难道不难受?我看呀,别说是提来一包裹死人骨头了,逼慌了,他什么事不敢干?”

“呵呵,想不到,这疯婆子也真够骚劲的,疯了,也脱得精光光的,白嫩嫩的……呵呵呵!哈哈哈!”

“是不是都疯啦?她疯了,你们也疯了?尽说些疯话,当心给忠石听了去……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种事放在心里想想不就得了,还说出来!你们说说,那天看了,谁没有那个痴想?呵呵。”

“听说,翟忠石早就把她锁进一个漆黑的房间里,地上洒些乱草,任她一个人成天在里边疯,不管不问了。”

“这家伙!我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弄成现在这个样,还不全都是他造下的孽。他管她疯不疯,疯掉了一个还有一个么……”

“我看那,也是翟家的报应到了。寇家老头死了才几天呐?这不,那婆娘就疯了。寇家父女两个冤死鬼都找上门来啦!那个疯婆娘脱光衣服往外跑,你们说是为什么?听说那是豆花的鬼魂附体了,她来找薛三那小子的啦,不仅是男人难受,女的也同样难受么,哈哈哈……”

哈哈!哈哈,呵呵……

“嗨,我说,我们还是都留点口德吧,不要再拿死了的人说笑了。翟忠石这家伙明明理亏,还对人家那么横,一口咬死要跟人家要什么证据。死无对证么,能让死人开口说话?有几亩田地,有几个臭钱怎么着啦?就横啦,还不都是这个世道在撑着他们这些人!所以么,话又要说回来了,寇老头就是个大傻瓜,明知道忠石这家伙在县里有个当县长的舅老爷子,还跟他打人命官司,硬要把鸡蛋往石头上砸,输了怪谁呢?”

“呃咳!呃咳!”

不知是谁,提高嗓门这样干咳了两声。

瞬时,长工屋里鸦雀无声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朝门开处望过去,原来进来的是祈六。

祈六伸手朝门外的方向指了指,示意大家注意:门外边有个黑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