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四十三章 粗嘴笨舌郑妈做媒 纯朴善良二菊改嫁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587 2012-11-06 07:26:26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翟忠石不得不对眼前的一切开始承认了。

低矮的茅屋,昏暗的灯光,这便是翟忠石黄昏过后一个人的世界。

每每,劣质烟叶烧出的呛人的烟雾,就做了他下酒的“菜”,抽一口烟,抿一口苦酒。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叫他一天比一天苍老,而寂寞与孤独更让他越发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有种擦肩而过的感觉。

袁妈似一位不速之客,在一个黄昏的过后,轻轻推开了翟忠石那扇栅栏一样的门。与袁妈同来的另一位年老妇人则是郑妈。

翟忠石抬起了他醉醺醺的眼睛,咧嘴朝她们笑了笑,然后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喷出满嘴的烟雾和酒气朝两人问了一句,“这么晚了,你俩来做什么?”

他瞪着通红的眼珠瞅了瞅袁妈,又看了看郑妈,最后,他的眼神注意到了这位从不打扮的郑妈的头上,“哈哈,郑妈今天当新娘啦,头上扎一根红带子,真漂亮,呵呵!”说着,他又喝了一口,随便朝她们指了指,“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吧,啊。”

郑妈裂开大嘴,露出满口的黄牙朝翟忠石傻笑,“老爷,今天呀,我可是替一个人说媒来了,呵呵,呵呵。”

“郑妈也会帮人家说媒?从没听说过,呵呵,呵!”翟忠石一只手抹了一把满嘴满脸的络腮胡茬,推开了面前的空酒杯,然后眯缝起眼睛重新打量了一下郑妈,“你这婆子,倒会说疯话,谁会去请你当媒婆,不怕笑掉了人的大牙么,呵呵呵!”

“袁妈呀!”郑妈现出一副不屑,为自己争辩道,“是袁妈赶去我家,找我来的呀!”。

一旁的袁妈对郑妈微微点了点头,并朝翟忠石那儿轻轻努了一下嘴,意思是让她接着后边要说的话,继续再往下说。

“今天呀,我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平生从没有给人做过媒提过亲的,呵呵,当然从来也没有人上门请过我的啦。今天是袁妈找上门请我,让我来给老爷你,做媒提亲来了呢!”郑妈也是桌筒子倒豆子,一根肚肠直到底,她把什么话都跟翟忠石说了。

“你说什么?”翟忠石瞪大了眼睛,“我说,郑婆子你是不是疯了,怎么尽说些疯话,哼!”

“老爷……哎,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呢?”袁妈没有顾及到翟忠石的尴尬,自己倒先尴尬了起来,“嗨,我还是叫你忠石罢。”

“什么鸟老爷?!就叫名字,叫名字实在,亲切么。”翟忠石打趣地说,“身外的那些东西,都是浮云,忽隐忽现,飘忽不定,唯有人的姓名是属于自己的,变不了的……”

“呵呵,呵呵,可以不叫老爷了,没听说过的。”郑妈张着嘴也跟着笑。

“郑婆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跟谁做媒呐?”翟忠石一边说着一边装上了一袋烟,点着了,“唔,倒是新鲜事,说来听听。”

“忠石,郑妈说的不假,她是认真的……”袁妈稍稍地镇定了一会接着对着翟忠石严肃地说道,“忠石呀!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装着对一切都无所谓了,更不能再这样作践自己了。你还年轻,今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袁妈我今天也不是在你面前要充个什么老,你们老翟家经历的兴衰,可以说,我也算是一个见证人。兴也罢,衰也罢,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所能左右的。今天翟家弄成了这个样子,也不能全都怪你。你这样成天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又有什么用处那?忠石,听袁妈一句劝,你这样过多的自责,对你的今后是没有好处的,除了只能给你带来不振外,还能带给你些什么呢?”

“我已经没有盼头了,再也不想什么了。袁妈,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啊!”翟忠石的两眼注视着桌子上那盏灯芯一跳一跳的煤油灯,很是感触地说道,“我还能怎么样呢?苟延残喘,只有在孤独中了此一生了!”他吸了一口烟狠狠地喷出去,整个茅屋里弥漫着呛人的烟雾。

“忠石!你这话可不中听。不是袁妈我说你,你怎么说出这么不长劲的话?!蜜罐子里吃惯了甜食,一入苦海你就无法过了吗?可是,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也都是苦挨着日子,也得过下去的呀。忠石呀,我知道你的脾性,你其实是在向往一种平平静静的日子,那种平常人的生活。”袁妈这样数叨着翟忠石。

可是,翟忠石却仍然不时地哀声叹气,“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让我一个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人又去怎样奔今后的日子!”

“呵呵,老爷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呀!”郑妈大大咧咧地插话道,“我一个老婆子,孤身一人,向来又是笨手笨脚,粗嘴笨舌,我知道我是一个没有能耐的人。”

“你不是也活得很好么?”袁妈接着郑妈的话,“我以为,一个人活着呀,得有志气,就像郑妈说的虽然粗手笨脚,笨嘴笨舌,但还是要走东家找西家寻自己的生活的。指望别人给你送来好日子,这是不可能的。”

翟忠石酒气已经渐渐消去,他明白袁妈郑妈的来访,完全是为了自己好。这时,他忽然觉得应该找一点什么东西来招待一下这两位曾经的故人。可是,当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招待的东西时,他不得不苦笑着对二位老人尴尬地说道,“实在对不起了,我这屋里,除了半木桶冷水留着自己喝之外,再也不能找出点东西来招待你们了。”

袁妈、郑妈相视一笑,觉得翟忠石是一位诚实人,心里倒觉得越发舒坦。

“别找啦忠石,还是坐下说说话吧,我还有正经话要问你呢。”袁妈说道。

“你请说。”翟忠石显得很恭敬。

袁妈朝郑妈看看说道,“郑妈,还是你说吧。”

“呵呵,那我就一五一十照直说了。袁妈的二闺女二菊呀,本来是嫁给了我们村子腊狗娃做婆娘的,可是,这腊狗娃命不好,这没良心的,还是在大前年,半路上撇下了二菊,他一个人就走了。在我们村,谁不说二菊是个好闺女?人品好,生得也体面。只可惜一个人孤单单地生活实在太可怜了。哎,老爷,你是见过二菊的,那年董太太不是陪着豆花和二菊在一起喝酒行令闹着玩儿么,那天,我还被董太太安排专门帮着端菜、送茶,在一边伺候她们三个的。记得老爷你还跟她们三个每人喝过了一杯酒的。还记得么?老爷。”

“怎么不记得呢,那天,可是她们最疯,最开心的一天啦!”翟忠石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当时三姐妹相聚嬉戏的场面——那个叫二菊的姑娘,黑黑的皮肤,黑而亮的大眼睛,脑后一条粗黑的辫子一直垂到臀部。当时,董芷兰还向他介绍说,“老爷,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袁妈的女儿二菊……”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翟忠石问。

“怎么?我说到现在了,老爷你还不明白?袁妈是让我给你和二菊保媒呀!”郑妈以为她的说得还不够明白,进一步强调道,“老爷,袁妈是让我给你做媒,她要把二菊嫁给你呀!”

翟忠石听了郑妈的一番话,顿时无语。

“忠石,你不能总是这样了,你必须要有一个家。老翟家也不能到你这一辈就这样结束了。我和我家二菊,这不算是巴结你吧……”

袁妈最后留下了这句话,等待着翟忠石的反应。

终于,在这个没有什么亲人恭贺的寒冷冬天,翟忠石把盖着大红头巾的二菊接回到了他的茅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