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三十九章 董芷兰遗梦归极乐 董其炳滴泪翟家山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044 2012-11-03 07:52:53

  今天,请来的这位周医生,据说是一位颇有名望的老中医。

翟忠石爬山攀岩,穿走荆棘,吃尽千辛万苦才打听到了这位居于深山偏隅的周医生的下落。当他在那间不蔽风雨的破茅屋里见到了这位周医生时,他仿佛觉得面前这位老态龙钟,邋遢不堪的老人,就是一位仙风道骨,云游四方的怪诞客。因为,他相信,藏在深山里的灵芝最珍贵。他想,他这次必定为董芷兰寻到了福音。

可是,这位周医生对痴痴傻傻的董芷兰施行了一番望闻问切后,依然只是给了翟忠石一个苦笑的回报。

周医生摇了摇脑袋,二话不说提着行囊就要离开;翟忠石紧追上前扯住周医生的衣襟逼问,“先生,您为什么不告诉我,内人的病,还能治否?”

周医生手指捻着几根飘胸的白胡须,故作高深地对翟忠石说了四个字,“无药可治。”

这位周医生是否像翟忠石所迷信的那样神秘莫测,暂且别论,只是当翟忠石听了这个回答后,他的整个身体就几乎瘫倒了下去。曾经多少回为她求医问药,曾经抱有多少个希望,可是,每一次的梦想都破灭了。

今天,他吃尽千辛万苦寻来这位周医生,他是把当成了董芷兰的一位救星的。可是,这位心目中的神医,却依然给了他一个让他更加失望的回答,这岂不是把他推向了绝望吗?

看着身边木然的董芷兰,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流着泪与血——翟家,究竟是哪辈子造下了这样深重的罪孽!?

董芷兰的天空果然就定格在了这一天。

这个风雪交加的夜,翟忠石无可奈何的眼神目送着董芷兰走完了最后路程,为她抹下了那双极不情愿闭上的眼。

这一年,她正好在她的人生坎坷道上,走完了令人心酸的三十五个年头。

纷纷扬扬的一夜大雪平静而悲怆,白了翟家祠堂和远处近前的村庄、田野和山谷,似乎一夜之间就把整个世间的浮华和张扬全部都静静地包容了。

董芷兰的棺椁停放在翟家祠堂的正间——翟忠石说,董芷兰的灵堂设在祠堂,便于让翟家的列祖列宗都来为她送行和接引。

当然,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这也是翟忠石的一个无奈,因为,除了祠堂这所阴阳两界同属于正式的宅子之外,翟家已没有一处住所能用来为这位故去的太太举行一场体面的葬礼了。

照例行完了小殓、停灵、报丧、大殓、点主、开吊等这些个丧仪程式后,这一天就是发引、下葬的日子了。

送葬的队伍自翟家祠堂延绵出去约有一里多。

踏着厚厚的积雪,脚底发出的嘎叽嘎叽的响声,足可以掩没掉送葬队伍里女人的哭声;时而响起的几声低沉的鞭炮声,则是翟家庄一带古老葬礼仪式应走的程式;摇头晃脑的吹鼓手吹奏出的哀婉唢呐声,和着“咚呛咚呛”的锣鼓声,缓缓地向前移动着。

雪地上,翟忠石为董芷兰吧嗒吧嗒掉落的那一颗颗泪珠子里,难免没有一颗是为他当初的那些不恰当的选择在暗自神伤和哭泣。

董其炳没有随送葬队伍一起走往坟地,走了约一半路程他停下了。他要一个人静静地立在翟家山头,再目送一程远去的妹妹。泪眼模糊里,他朝山下的雪地眺望着,眺望着……哦!雪地里的那个女子,正远离他的视线一路朝前狂奔的女人,那不是芷兰么?芷兰,我的妹妹,你又何必呐!

飘飞的纸钱,飘舞的白幡,呜哩哇啦的哀乐,还有雪地上留下的那一串串歪歪扭扭深深浅浅的脚印,董其炳收回了眺望的眼睛,不由地垂下了头——这些无疑都是每个人无一例外最后都要走的路——传说中的那条黄泉路。人生,何苦?做人又何苦呢?

暗自洒下几滴浑浊泪,权当祭奠逝去的芷兰吧!

一个生命走了,一场葬礼结束了。

虽然,翟忠石的心里仍然放不下董芷兰,但是,考虑到这段时间以来家政事务都耽搁了不少,于是,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准备到处去走走看看,把一些亟待解决事务处理处理。当他刚跨进四合院,就被迎面过来的祈六给拦住了。

“老爷,我正准备去找您,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您了。”祈六故意停顿了一会,目的是察看翟忠石现时的心情能否听得进自己的汇报,“老爷,我想把家中的财务收支情况向您报告一下,老爷您看?”

“这段时间多亏你了,忙里忙外的,哪方面都不能怠慢,不容易。”翟忠石夸赞了一番祈六,接着祈六的话题说道,“有些什么事,你尽管说,我也正是为了近来的一些事务来找你了解了解的。”

“那么,老爷我们就一起去账房坐下来,我好慢慢地跟您汇报。”翟忠石随祈六进了账房。

祈六沏来一壶绿茶,斟一小杯双手捧给翟忠石。翟忠石接过茶杯,轻轻地吹开去浮在上面的茶沫子,接着抿了一小口,然后把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你说说看,我听着呢。”

“老爷,您看,这个是太太停丧七天以及出殡之日的一应开支账目明细,都在上面了。”祈六给翟忠石递过去一张用小楷誊写好的明细账目单子,并进一步补充道,“上面,并不包括给太太医治的费用。”

翟忠石眼睛瞪得大大地盯着那张纸认真反复地看了数分钟时间,最后嘴里含混地“嗯”了一声道,“开支竟有这么多……”

“是啊,您想,前前后后七八天时间,每天人来客往的,翟家在当地又是个大户,开支当然是不小的啰。您看,光是吃喝招待就这么多。”祈六指着单子上的某处提示给翟忠石看,接着他又强调道,“这还算不上是一笔大支出的,您再看这些……”祈六指点着,把一笔笔开支都给翟忠石讲解得清清楚楚。

“这么说,账上就没有多少结余了。”翟忠石问道。

“啊,是的……”祈六吞吞吐吐,他好像还有什么事要跟翟忠石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