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四十二章 姚小红红颜为谁怒 翟忠石家败缘何因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283 2012-11-05 18:07:51

  黎明,一个漆黑的影子肩头挎着简单的粗布印花包袱,摸过了村口的岗哨,悄悄地踏上了去山外边的路。

他悄悄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翟忠石——除了翟忠石,村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这个想法。

“我打算去山外边,去半山那边很远的地方。我要找到解救我们老百姓的队伍,把孙祥贵这帮匪徒赶走。”

“强根,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我盼着你。保重!”翟忠石拉着翟强根的手,两眼闪着泪光。

“忠石,等着我回来,你也好好保重!”翟强根坚定地说。

孙祥贵住进了翟忠石的家,石榴院的另一间客房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他的居室。

名义上,孙祥贵跟姚小红同院不同室,实际上,自孙祥贵居进去的第一晚起,他就跟姚小红过起了既同院而又同室的苟且生活了。

袁妈早就被赶出了石榴院,回到她的老家袁家庄去了。

翟忠石则仍然孑然一身孤零零地居住在翟家祠堂的耳房,陪伴着董芷兰的亡魂。

所有的长工,包括老祝和祁六也都因为翟家庄的兵祸一个个离开了翟家。

这时的翟家,跟村子里所有的人家一样,也过着一种半死不活的的日子。

这个家里,另外的一种糜烂的生活,当然就只属于姚小红和孙祥贵了。

孙祥贵的出现,让姚小红差不多已经枯寂了的心又重新复活了,她从孙祥贵的身上看到了对今后生活的盼头。她跟孙祥贵说了她生活中的那些寂寞,希望他能把她带走,带她去一个能让她完全自由的天地。

她甚至对孙祥贵咬牙切齿地说,她在这鬼地方受够了,她要让他帮她把这里的一切都毁了。

“我完全可以帮你做到这一切。只要你愿意随了我。”

“你的到来,也许就是我们真正缘分的开始,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你。”

“我和我的兄弟们可都是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的,假如找不到我的部队,你还愿意随我,还愿意像现在这样待我?”

“只要能离开这个像坟墓一样的鬼地方,不管你今后怎样,我都愿意随着你。可是,你必须答应我,在我俩离开之前,你一定要帮我把心头的这口恶气出了。”

“只要你说,我都能帮你办到。”

“你一定要给我把这里的一切都毁了。我恨透了翟家的一切,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我都不想让它留着,包括半山那片玫瑰花……翟忠石这个混蛋,他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人对待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杀了那家伙?”

“哼,这个软蛋,我还不想让他那样轻易地死去!留下他,让他受尽折磨,受尽煎熬,我要让他好好尝尝做下等人的滋味,呵呵呵!啊呵呵呵!”

“那么……”孙祥贵忽然若有所思地说,“咱如果按你说的做了,这里不是就不能久留了么?那些个刁民一旦看见咱连翟忠石的家也给毁了,保不定他们不会起来反抗,那样麻烦就惹大了。所以,做完那一切,咱就必须带领咱的那些弟兄们赶紧撤离翟家庄。”

“这正合我的心意呀,我做梦都想着早点离开这鬼地方的,亲爱的,越早越好那!”姚小红的两眼闪现出希望的光芒,“亲爱的,你打算何时动手?”

“宝贝,别急啊,咱还要给弟兄们部署部署的。最迟明天。嗯,就安排在明天。”孙祥贵忽然对着院门外叫道,“来人!”

“长官,请吩咐。”一个士兵站直挺挺地站在门外听候训示。

“传达下去,明天一早所有的弟兄到这里集合,咱要训话!”孙祥贵对门外的士兵发号施令。

“是!明天一早所有的弟兄到长官住处集合,听候长官训话!”遵照训示条例,站立笔挺的士兵重复了一遍孙祥贵的话。

子夜时分,这是翟家最黑暗的时刻。孙祥贵对翟家施行了残酷无情的暴行——所有的房屋,包括翟家祠堂在内都付诸了一场大火;最前边大院里的四角亭、六角亭等所有的建筑都被摧毁了;半山上的玫瑰被连根铲除……

翟家庄人朝着黑漆漆的夜幕眺望,那帮匪徒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了。

姚小红挽着孙祥贵的胳膊,仿佛在向翟忠石说,“翟忠石你这个混蛋,我俩总算扯平了,我就是要用今天的行动警告你们这些下作的臭男人——娶了我这样的女人,你就得消受得起,否则,一天比一天滋长的寂寞,说不定哪一天会变成了仇恨的,哈哈哈!”

翟忠石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他把最后的几亩薄地卖给了姜道德,在原址的旁边重新造了两间茅草屋。

他常常一边孤独地饮恨寂寞,一边心有不甘地想,人既然都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而在离开这个世界时,却为什么都不甘舍下身外的一切?

他真的梦见了姚小红了,他似乎看到她来时的模样,也看到了她走时的模样,都是赤条条来而又赤条条去。他看了她在一路狂奔,也看到了她的迷茫,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更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要奔向何处……

有时,他仿佛也大彻大悟过,每当他自觉处于这样的境界时,他会顿觉他眼前的这种生活反而比以前轻松自如,无烦恼;有时,他却又悔恨自己的诸多不是,觉得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而遗恨多多。可是,他忽然又这样认为:遗恨本身就表现了对以前很多东西的不舍。他每天都把自己置于这样的纠结之中而不能自拔。

不能得,不能守,为什么不舍去?翟忠石舍得吗?这一切,都是老翟家祖祖辈辈打拼好不容易积下来的,他有这个权利舍去吗?

村里忽然有人掀起了一场议论:若不是翟忠石这家伙那天把孙祥贵这帮匪徒领进村,翟家庄也就不至于被糟蹋成现在这样。

倒霉的翟忠石,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一下子又陷入到了这种纵然长了一千张嘴,也不能为自己争辩的处境。

他明白,若不是他自己的家也遭到了比别的人家更彻底更严重的摧毁,翟家庄人就是拿他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一些人就是喜欢再翻一些时过境迁的旧账,这不能不让翟忠石哭笑不得。因为,两个可以站出来为自己作证的当事人——老祝和祁六,他们都早就离开了翟家庄了。还有略微了解一些内情的翟强根最近却又不在村子里。

翟忠石这样自我安慰自己:推己及人,整个翟家庄都遭受了重创,一些人总要找个缘由发泄发泄的,就由着他们诅咒去吧。八辈子祖宗都骂翻了又有何妨,只要能解他们心中的怨气就好;再说,人心自有公道在,相信总还是有那么一天,可以还事情一个真相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