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四十九章 翟先华被指叫花子 夯队长自嘲大锅饭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53 2012-11-10 21:12:10

  夯子,一位不上四十岁的敦实的矮个汉子,乱蓬蓬的头发,圆脸阔嘴络腮胡,吐出来的声音清脆响亮。翟先华加入到了夯子这一组的劳动队伍。

很快地,翟先华就认识了夯子,并跟他搭讪上了,“队长,你们这里叫什么地方啦?”

“哈!这鸟地方呀,鸟不歇脚,兔不做窝,有啥好问的,叫鬼见愁!鬼见愁知道吗,哈哈哈!”夯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朝翟先华大大咧咧地嚷嚷,“擦!看你小子,还蛮不错的,是块干活的料!”

“呵呵,呵……”翟先华只得附和着夯子的意思,“队长……”

“啥破队长么?夯子,就叫我夯子,大伙都这么叫。”夯子睁大眼睛像是正式看了一眼翟先华,“我说你小子,也不像是什么要饭的那,老实说,你是哪来的?不是逃出来的吧?啊。”

“队长,我真是路过这里的。你要那么说,我可就吃不消了……”翟先华担心夯子会拿事情当真,生怕他要审查他什么的,便硬了头皮回了一句,“队长,你看我像是逃犯吗?实话告诉你吧,队长,我,我是我娘逼我出来找媳妇的。”

“哈哈哈!你小子,看把你吓的。真看不出,小小年纪都已娶了媳妇了!哈!媳妇跑啦?”夯子被翟先华的话引得转移了话头。

“队长,哪里对哪里啦!我说我是我娘逼着我到外地去找个女人回去做媳妇的。”翟先华拗口地纠正着夯子的话。

“哈!看来你们那地方也是穷地方,当地找不到还要跑到外地去找,谁愿意去你那穷地方么。”夯子突然朝着人群高声叫道,“嗨!我说,你们哪个娘们愿意跟这个要饭的去做媳妇呐!”

哈哈哈!哈哈哈!

你自己去吧,夯子!跟这叫花子去要饭,比在这里累死好啦……

正说笑着,翟先华忽然发现大伙都一下子全停下了手里的活,一个个都朝山下边张望。翟先华也好奇地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原来,山下边一位担着两只木桶的大汉正慢慢地朝这边吃力地爬上来。

“饭来啦!大家伙休工吃饭了。”夯子朝大家喊了一句。

听到夯子的喊声,人们呼啦一下就都散开了去;不一会就都取来了吃饭的碗筷,拥挤着站在了山头上一块较为平整的地方,叽叽喳喳等着送饭的汉子。

夯子给翟先华找来了一副碗筷递给了他,“自己去打饭,吃多少打多少,不要计划的。不供应菜的,吃白饭,白吃饭,哈哈,这是我们这里的叫法。”

翟先华朝夯子点点头,表示明白。

大家一拥而上,以很快的速度打到了自己的第一碗饭。翟先华也从拥挤中的人群里挖到了满满的一碗饭。可是,当他吃完了第一碗饭,再去添第二碗的时候,木桶里早已是空空的了。于是,他只得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心有不舍地放下了那只碗。

“吃饱了?”夯子凑近翟先华问了一句。

“饱了。”翟先华笑了笑。

“你骗鬼吧,一碗饭就能把你这家伙填饱了?耍谁?”夯子接着说,“要么你像是那些刚下放下来的知识青年吧,啊。他们刚下来那会,都只要吃一小碗,真的,就这么一小碗。”夯子比划着说,“哈!没过几天,一个个没有三大碗就都填不饱了!都是干重力活,吃不饱饭哪行么。”

“真的,队长,饱了。”翟先华被夯子问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露着尴尬。

“你看你吧,还嘴硬。教你个法子,这个法子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全都知道了就不灵了……”夯子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神秘地说,“第一碗饭,不要打满的啦,最好只挖大半碗。第一碗吃完,你再去添第二碗,这时候保证木桶里不会空的。第二碗你把它狠狠地压紧了,装满了,呵呵。你下次试试看,我每次都是这样的,这样是不会饿肚子的,干活不就是为了吃饭么,吃饱饭也是为了干活的啊,你说是不是。”

听了夯子说的,翟先华佩服得连连点头。

一天,夯子忽然把翟先华拉到了离工地不远的一丛矮树底下,把他按着坐在了地上,并把两只手掌窝起来做成一个喇叭状,朝那边的工地高声喊叫着,“我在这边让秀才给算一算土方,大家伙再加把油,好好干那,可别老想着偷懒!”

夯子朝那边刚喊完,就蹲下身子窃窃地笑了起来,“呵,呵呵,真是懒人看不得人歇,馋人看不得人吃,这话一点儿也不错。”

翟先华不知夯子为什么要说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来,一时也给他说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好奇地问了一句,“队长,你这是说谁呢?”

“哈哈哈!你说我说谁呢,我是在说我自己!”夯子重新站起身子探头朝树丛外边的四周看了看,对翟先华笑着说道,“我是把你拉到这里来躲个懒的啦,算土方,扯蛋吧,算什么算,擦!这么点鸟工程,都干了个把月了,再有一个月也干不完的。”

翟先华认为夯子说出这话有些大言不惭。于是,他只是咧嘴朝着夯子笑了笑。

“你笑什么笑,我看你在家准是个没有干过活儿的愣头青。你总是那样地傻干,死卖力气,像你这样干,大家伙能受得了?再说了,你又不要记工分,为什么要那样卖力?是吃了这里的饭不好意思什么的。你这样干,知道大家都在背地里说你什么了么?”

“队长,你们不会是让我走吧?”翟先华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十分现实而又很严重的问题,他想,如果夯子真的叫他从这里离开了,就很有可能再也找不到一个跟这里一样能干活混饭吃的地方了。那样,娘给他带出来的那些钞票也就不能留住了。

“队长,你是不是要我让走?”翟先华眼巴巴地看着夯子。

夯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谁说让你走啦?我是劝你不要再那么卖力!说出来我也不怕你外乡人笑话的,大家那样一天天地把工程拖着捱着,都是为了多吃集体几顿饭的呀,工程晚一天完工,就能多吃集体一天的饭。你小子,这会懂了吧?”

“嗯,我明白了。”翟先华点了点头,喉咙口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难受。

说着,夯子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片小树林子,“你看,那边,出出进进都是拉屎撒尿的,有那么多的屎尿么。都是想着法子去偷懒的,他们都像我俩一样的那,还算土方呢,算他娘个球吧!哈哈哈!”

真想不到,为了不违拗娘的意愿,这次远行,翟先华竟遇上了不少的怪人怪事,虽然想起来心里有那么一些酸楚,可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给自己找到了一点平衡。因为,娘为他攒下来的血汗钱总算还是被他留下了,而且,回家的时候,他还想到了对付娘的一个善意的谎言:外面不大太平,儿子差一点把命都搭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