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五十一章 半间屋晚间做二用 三哥们时常抱一团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361 2012-11-11 20:53:48

  夜晚人静,村前池塘里的三两只青蛙偶尔传来几声“咕呱”、“咕呱”的鸣叫。在时断时续的蛙鸣声中,翟先华总是习惯把自己关进了这半间屋。

正当他在蛙鸣声里对着窗外的漫天星斗遐想时,窗洞口忽然探着一个头来。

“先华,先华……是我,三愣子。”三楞子的声音很低。

“搞什么鬼?天这黑了,扒窗户,不吓人?!”翟先华也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但让三楞子听了感觉很严厉。

“先华,你出来!我跟存水商量了的,他让我过来叫你去他那的……”

翟先华坐在竹床上,身子斜侧着,仍然伏在抽屉桌上翻看着他最近喜欢看的那本小册子。竹床的两头用土墼码了支着,屁股一动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斑斑驳驳的老式抽屉桌挨紧床沿放在靠着土墙的床头。透过黑褐色的桌面和桌身还可以辨看出,桌子原先大概漆的是赭红色。如今,这张桌子算是翟家最像样的一件家具了,把它摆在这个房间供翟先华专用,也算是翟先华的娘对儿子的一种优待和饱含着的一种期望。

在三楞子一再骚扰下,翟先华不情愿地合上了手上的红封面小册子。然后站起身来,抬手把它插进书架上的其它书本当中,理整好,放齐了。这个书架,其实就是用一块一米来长、窄窄的废弃木板做成的。土墙上钉两根钉子,木板的两端用绳子箍着,将绳子往钉子上一挂,便是一个简易书架了。

这半间屋子,既做了卧室又当了书房,里面有床,有桌,有书架,桌子上还摆放一盏一个人独享的煤油灯。关起门来,这里就是翟先华的一统天下。

屋子的窗洞距离地面也就只有三愣子这么高,三愣子抻着脖子探进

窗子洞,“先华,你就别再磨蹭了么,快收拾好你那些宝贝书走吧!”

“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么急?”翟先华顺手操起床头边的一个草团子,把它塞进窗洞,算是把这间屋子跟外面隔开了。然后,他一口吹熄了桌子上的油灯,对着窗口轻声叫道,“好了,三愣子,我这就出来。”

娘听出了堂间翟先华的动静,忽然问话了。翟先华知道,娘和姐早已经睡下了,未料想他的动作,惊动了娘。

孩子,都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

娘,队上说有点事情,大概是明天派工的事。他们派人来找我。我去去就回。

都这么晚了,还派什么工?没有明天了么,也不安心地多看看你的那些书……

娘,我刚还看过的,您放心,我不会胡来的。

唉!你知道就好,去吧,去去就快回。

“先华,怎么我好像听着是三愣子的声音。”姐姐春柳是跟娘共睡一张床的,她的声音也从漆黑的房间里传了过来,“他真的是队里派来叫你的?今天下午村里开会,三愣子跟存水说的那些话多难听。先华,你可不要老跟他俩瞎混一起呀,啊。”

“姐,真的是队上派三愣子来叫我的呀。姐你放心好了,当说什么不当说什么我会注意的。”翟先华依着姐和娘看不到他,他竟对着房间做了个鬼脸,“姐,你也知道的吧,上次山枣让我写批判稿斗争姜瘸腿他爹,我不是推脱了么?山枣队长还硬说我小小年纪不听话,还吓唬我说要扣我工分的。你还记得吗?姐。”

“那倒是,我们不跟人家瞎哄哄,本本分分挣工分就行了。”春柳好像还是有些不放心翟先华,她叮嘱说,“先华,还有呢,你可不要跟着他们叫小翠疯骚蛇啊,人家疯,那是人家的事,少管人家。”

翟先华被门口三愣子的咳嗽声紧紧地催促着,他只得立即停止与春柳的对话,“是了,姐,我知道了!”

屋子的门敞开着,屋里昏暗的煤油灯被外边吹进来的风压得鬼火似地忽闪忽闪的。翟存水焦急地眨巴着小眼睛,不时地朝门外探头张望,看翟先华是否到来。

今晚的这个想法,翟存水是始作俑者。随后他跟三愣子一商议,两人便一拍即合。

他俩一致认为,要想实现这个计划,如果没有翟先华的参加是无论如何也行不通的。因为,在整个翟家庄,像翟先华这样有文化的青年人,除了翟先华还是他翟先华。

“存水!先华来了!”三楞子一边嚷着一边风风火火进了门。

“别高声嚷嚷好不,不能让别人听到的,要不,被更多的人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们还商议个屁!”翟存水自我感觉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智者,指责着三愣子的鲁莽。

在数落三愣子的同时,翟存水招呼着翟先华进了门。他神神秘秘地朝门外张望了一下,然后把门关上,栓好了,“先华,你是大忙人,晚上要看书,不像我们这些人一吃过晚饭就上*床,睡觉,做梦……”

翟先华被翟存水拉着坐在靠桌边的杌凳上。凑近了灯光,他一下子像不认识翟存水了。

翟先华上下打量着翟存水,惊讶地几乎叫起来“呀呵!怪不得要急着让三愣子去叫我,原来存水今天有喜事那!你看,衣服也换干净的了,头发也理了,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了,精神多啦!哈哈哈,存水,你今天这是怎么啦,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喜事?”

翟存水被翟先华说得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辩解道,“先华你,我,我这不过是散会后去剃了个头,吃过晚饭洗了个澡,把那几件脏衣服换下了。我能有什么喜事。”

翟先华看了看翟存水,又朝跟翟存水同坐在一条长凳上的三愣子扫了一眼,“那么,你两个说说,这么晚了叫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我敢肯定,你们一定有事情的,你们那点小九九,别的人不知道,我还能猜不出?”

三愣子用胳膊肘撞了撞翟存水,“存水,还是你跟先华说说吧。”

“呵,呵呵,下午村里开会,从雷支书的话里面,你听出什么了?”翟存水眨巴着小眼睛看着翟先华。

“动员呀,要求二十天之内建好屋子迎接知识青年啦。”翟先华不耐烦地简要地概括了一下会议精神。

“雷支书不是说知识青年下放的事情了么?”翟存水像是追问又像是重复地强调说。

“是说的知识青年下放呀,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我们着哪门子急!”翟先华打断了翟存水的话,“我就猜着了,存水今晚打扮这么光鲜,是为了准备迎接城里的知识青年,是不是?你是生怕人家城里人下来了看不起我们?城里人也是人么,他也不比我们山里人多个鼻子,多只眼睛。那些个知识青年下来了,还不都跟我们一样需要参加劳动。我看,不消多久,他们也会跟我们一样的。”

翟存水和三愣子听了翟先华的这番话,相互对视了一下。

最后,还是三愣子忍不住,终于说出了今晚他跟翟存水商量的究竟是一回什么样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