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半山吟

第六十六章 风骚蛇村里掀风波 翟家庄平地起事端

半山吟 天上一口 2442 2012-11-19 17:38:36

  姜小翠算是翟家庄上姑娘中最漂亮的了。白里透红的肤色,浑身透出一股健康和风骚,眉毛弯弯,眼珠明亮,红红薄薄的嘴唇,让人一看就觉得她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姑娘。最有特征的,就是她那条“水蛇腰”了,走起路来涨鼓鼓的屁股随着腰肢一扭一扭的,撩拨得村子里的一些小伙子都为她神魂颠倒,想入非非。

姜小翠的漂亮,在左近村子也是有些名气的,上门为她提亲的,在她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络绎不绝了;然而,因为翟先华的原因,姜小翠始终没有在父母的面前松一点口气,她回答爹娘说的就只一句话,“我不愿意,要去你去”。

姜小翠常常暗想,自小跟先华玩在一起,两小无猜,两人要成为恋人是很自然的事,就是走向婚姻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这个翟先华人越长越大,心气也越来越高。他对她总是爱理不理,她也猜不透他的心里究竟想些什么。

姜小翠的心里藏着翟先华,她一直都在默默地期待着翟先华的主动。

可是,姜小翠痴痴地等待,最后等来的还是父母对她的婚姻的一个无情判决;她终于没有摆脱爹娘预谋的圈子,最终还是同意订婚了。

爹娘思忖着,姑娘迟早都是别人家的人,闺女这样整天疯疯癫癫,留在家也不是个事情。所以他们也顾不了许多,就一口把小翠的婚事答应给了严家堡的严家。

那还是去年农历的冬月里,那阵子,村里还没有知识青年这一说。她娘考虑到严家隔三差五地来人登门也都这么多趟了,就跟小翠他爹姜光组商议,“她爹,我看严家那娃的条件挺不错的,你看,是不是我们就答应了人家。”

“闺女大了!是也该给她找个人家了,可是……这闺女,你说。”姜光祖露出为难的口气。

“听说小伙子还会木匠的啦,小翠若是同意嫁过去了,小两口今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小翠的娘希望姜光组能爽快地表个态。

“俗话说三年饥荒饿不死手艺人。现如今虽然不准手艺人单干,可是,掌握着一门手艺就是怀上了一技之长,保不定哪天允许手艺人自己出来干,哪,手头的活钱都由着自己花了。只是,这闺女……她不同意,你有什么法子?”

“他家就这一个儿子,家底子听说也是蛮厚实的……”小翠的娘怂恿着姜光组。

“说一千,道一万,雀儿也不能赶上树枝上做窝,闺女不愿也是没有办法那!”姜光组有些泄气。

“我就知道,这死丫头心里就是装着死鬼翟忠石家那小子的。那小子识几个字,有文化派什么用场,能当饭吃?有文化的多着呢!你有那个命么。”小翠的娘像是在瞎唠叨,其实,她是想借姜光组在女儿心目中的威望,希望他把小翠教训教训让她死了那道心。

“她做梦!忠石家那小子,哼!是全村穷出名的。人家说穷,大半都是装穷,他可是明摆着的是真穷。我把闺女扔屎坑里,也绝不会同意嫁给他的。再说了,他翟家跟我们姜家一直都是那样,向来就害着个小肠气,能联亲么,呸!”

“她爹……”小翠娘见火候已到,突然跟姜光组提出,“你说,哪天,是不是就叫严家那娃过来让小翠见见面,怎么样?没准闺女就看上他了呢……”

按照小翠爹娘的意思,严家木这天就来了小翠家。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五官端正;他又是走南闯北吃四方饭的,能说会道很是机灵。小翠一见,心里也是暗暗地喜欢。没等爹娘冠冕堂皇地劝上两句,她也就从心里把翟先华给抹去了。

不几天,严家下了聘礼,事情算是铁板钉钉地定下来了。从此,两家你来我往地走动,甚是亲昵。严家木和姜小翠两人更是甜蜜无比,就只差着把那红本本领到手了,成为合法夫妻了。

其实,姜小翠与严家木未婚同居的事,也只是瞒着外人。严、姜两家的爹娘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严家木的娘,想法很现实。她认为,儿女之间的这些事不必管得那么宽,那么多。两人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呀。再说,小翠是送上门来愿意给我儿子睡的。小翠肚子一旦弄大了,只要顺水推舟把她娶过来,盖过了红盖头,羞事也就成了喜事了。

这一年,知识青年下放到了翟家庄,村里原有的一些格局随之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吃过了晚饭,翟先华照例钻进了他的半间屋里。忽然,塞住了窗洞的草团子,轻轻地动了动,“先华,先华,你在么?”

翟先华听出是三楞子的声音,他故意不理睬他。“先华,别装了,灯亮着,我知道你在里面。”

“又来捣乱,我正看书呢。”隔着草团子翟先华没好气地对三楞子说道。

“村里正演着好戏呐!你不去看?我是特地来叫你的!”三楞子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对着窗口说,“风骚蛇闹着要退婚啦!她家的院子都快被挤破了!全村人差不多都围在那看热闹的。”

“真的?”翟先华一把拽去了塞在窗洞里的那个草团子,表现出一种抑制不住的惊讶对着窗外边的三楞子,“造谣,你怎么知道的?”

“鬼骗你?严家木家来了很多人的,吵得好凶啦!”

“走,看看去!”翟先华塞上了手边的草团子;三楞子没有料到,翟先华今晚会这样爽。

翟先华来不及跟娘打招呼,就风快地跟三楞子一道朝姜小翠家跑了去。

远远地,就能听到姜小翠家的院子里传过来一片嘈杂声。

“乡亲们,你们给评评这个理,好好的,他姜家就悔婚啦!她小翠对我们严家早就熟门熟路了呀,也是三天两头地往我们严家跑惯了的,她要么不去,一去就住好几天的呀!大家伙说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说不愿意就不愿意啦?不愿意哪有这么容易那!”这是严家的一位妇女的在向着姜家隔空喊话。也许这就是严家木的娘。

“姜小翠!既然不同意,你早些说呀,都两三年下来了,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说不同意,是有意害我们严家吗?你要给我们说清楚,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哪里是心里有鬼,是心里有人那!”人群中,不知是谁插嘴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引得院子里爆发出一阵狂笑

在翟先华影响当中,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着。因为人们已把院子挤得水泄不通了,他和三楞子只能在院子外面伸长颈脖看着热闹了。

翟先华隐隐地听到,村里看热闹的一些人也都在议论着姜家的诸多不是——

退婚也要讲个理由的呀!就好比,有些个骚娘们偷汉子,跟野男人睡了,一开始倒是快活,说是自愿的;可是,后来一翻脸就说是人家强*奸她了,说她是一开始就是不自愿的了,哈哈哈!这不是害人么,不地道啦!

莫非这水性杨花的风骚蛇,还惦记着先华?

哪里呀,是那个叫司徒什么的知青,有人看见他俩手牵手,晚上经常去半山的。

这个疯骚蛇,姜家做出这样的事来给翟家庄丢人那,伤风败俗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